娛樂透視
2019.09.17 06:23

遊戲改編電影像「被詛咒」 《返校》只有台灣人可以做

【台灣電玩改編電影2】

文|項貽斐     攝影|楊兆元    影音|洪偉韜 李政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徐漢強(左)首次拍劇情長片,但無論在影像敘事的掌握,或是對電玩遊戲的認識,都堪稱是《返校》電玩改編電影的導演不二人選。(影一製作所提供)
徐漢強(左)首次拍劇情長片,但無論在影像敘事的掌握,或是對電玩遊戲的認識,都堪稱是《返校》電玩改編電影的導演不二人選。(影一製作所提供)

電影版《返校》導演徐漢強雖然是首次拍劇情長片,但無論在影像敘事的掌握,或是對電玩遊戲的認識,都堪稱是《返校》電玩改編電影的導演不二人選。徐漢強在2005年、未滿24歲,就以《請登入線實》獲金鐘獎單元劇最佳導演,成為金鐘獎史上最年輕的獲獎導演。之後想拍電影,雖機緣未成熟,不過一直在儲存拍片能量。

曾是機造影片團隊AFK Pl@yers的成員,做很多遊戲動畫短片,因此對遊戲圈滿熟,遊戲圈不少人也都看過他的作品。電玩《返校》上線首日,徐漢強就下載來玩,他表示,「《返校》這個遊戲不只完成度很高,當時讓我最驚訝的是台灣遊戲產業之前已沈寂一段時間,雖有些很不錯的獨立廠商,但始終找不到一個屬於台灣遊戲的特色。」

導演徐漢強認為,電玩《返校》是具有台灣特色的遊戲,只有台灣人可以做,而且完全是以台灣人為出發點,這點非常難得。(翻攝自《返校》遊戲)
導演徐漢強認為,電玩《返校》是具有台灣特色的遊戲,只有台灣人可以做,而且完全是以台灣人為出發點,這點非常難得。(翻攝自《返校》遊戲)

「我們很容易看出日本做出來的遊戲長什麼樣子、歐美的長什麼樣子,甚至後來可以看到韓國做出來的長什麼樣子,但好像始終看不到台灣自己的樣子。《返校》是很少數,讓我看到這個故事、遊戲只有台灣人可以做,而且完全是以台灣人為出發點,這是非常、非常難得的。」徐漢強也說,「它的故事相當深刻,一開始玩家可能當成恐怖遊戲在玩,沒有想到後面發展這麼揪心。以前從沒人在遊戲中處理過台灣這段歷史。」

徐漢強是遊戲迷,從小看遊戲改編電影長大。他笑說,不少人認為遊戲改編電影好像被詛咒,因為太難了,說故事方式完全不一樣。儘管好萊塢將電玩改編電影已有一段時日,但始終在摸索如何改編才能在市場奏效。

徐漢強曾是機造影片團隊AFK Pl@yers的成員,做很多遊戲動畫短片。
徐漢強曾是機造影片團隊AFK Pl@yers的成員,做很多遊戲動畫短片。

在改編《返校》的過程,徐漢強同樣面臨難題。「電玩說故事的方式是一開始你知道學生被困在學校裡,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你的角色動機很單純,就是要通過各種阻礙、靠解謎打開門鎖,離開學校。解謎過程中,會秀出一些回憶片段、文件或日記,一點點拼湊當年發生什麼事。但電影如果照樣把這些放進來,採遊戲的方式解謎,就會像看人家玩遊戲的實況,不是看電影。」

更新時間|2019.09.16 17: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