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9.23 06:58

【傘運五週年1】傘運是香港民主啟蒙 撐起傘就不放手

文|陳虹瑾    攝影|林俊耀 鄒保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反送中運動延燒,2019年8月16日晚間,香港大專學界聯同連登「我要攬炒」團隊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英美港盟,主權在民」集會,港人高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標語。
反送中運動延燒,2019年8月16日晚間,香港大專學界聯同連登「我要攬炒」團隊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英美港盟,主權在民」集會,港人高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標語。

2014年9月28日香港爆發「雨傘運動」,79天後以失敗收場。傘後這些年,社運低迷、「占中九子」全部被判有罪,示威者今年在反《逃犯條例》修訂、後續的逆權運動裡捲土重來,不斷修正策略。6月9日百萬人上街以來,抗爭已經超過百日。

港人如水,卻也不得不如水。他們拾起傘運的遺產與教訓,和理非、勇武派示威者逐漸拓寬對運動的想像,更持續探討暴力的定義、邊界和必要性。在法治受到挑戰、警民暴力持續升高、政治與言論自由日漸緊縮的今天,他們還在高唱「願榮光歸香港」。

雨傘運動之後第5年,雨傘、催淚彈又成為香港街頭即景,港人沒有放棄在煙霧中抱緊自由。

2014年9月26日,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率領群眾衝進公民廣場,二天後,醞釀多時、為爭取真普選的「占領中環」運動爆發,警方以催淚彈展開驅散行動,示威者以傘擋催淚瓦斯的畫面,讓這場行動亦被稱為「雨傘運動」或「雨傘革命」。是年12月15日,歷時79天的運動,在前線示威者共識不足、警方強勢清場之下,最終以失敗收場。

2014年9月28日,香港「雨傘運動」爆發,和平抗爭者占領中環,爭取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落實真普選。(達志影像)
2014年9月28日,香港「雨傘運動」爆發,和平抗爭者占領中環,爭取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落實真普選。(達志影像)

所謂「雙普選」,指的是香港特首與所有立法會議員都由「一人一票」普選產生,這雖是《基本法》中的最終目標,但附帶諸多條件。例如,2014年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其中香港特首選舉方法為:提名委員會人數為1,200人,按原有四大界別選出;特首參選人須獲得半數委員提名;提名委員會只能選出2至3名候選人等。《基本法》並未闡明「提名委員會」含義,港人憂心恐遭親北京的建制派控制。

 

有老少有百業 大家都來了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於2013年在專欄提出「要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可能要準備『殺傷力』更大的武器—占領中環」,當時他主張以非暴力抗命方式違法占領中環,以癱瘓香港的政經中心,要求北京和港府落實真普選。積極參與這場運動的「占中三子」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系副教授陳健民、牧師朱耀明,以及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李永達等九人,今年被以「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判決有罪。

鄧小平「馬照跑,舞照跳」言猶在耳,如今北京早收回2007年承諾的「2017年香港特首可實行普選,立法會議員可由普選產生」時間表,中國幾乎把維穩模式搬到香港。5年來,傘運人士遭打壓,高壓手段包含DQ(撤銷資格)泛民議員、審判占中九子、拘捕、騷擾。港人沒忘記傘後的低迷,戴耀廷回憶:「這幾年大家過得很辛苦,遊行都沒有人來。」陳淑莊也說:「投入傘運的人覺得運動失敗,所以離開政治場域。」她又說:「但是這次,我相信他們回來了。」

提倡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的占中發起人戴耀廷。
提倡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的占中發起人戴耀廷。

今年6月以來,反《逃犯條例》運動帶動民情升級,香港社運逐漸走出傘運後的低潮。夏天以來,上街人數一再刷新,中學、大專院校、各工作界別自發動員,數萬、數十萬、一百萬到二百萬人民上街,數字超出所有組織的預期。事實上,傘運是不少香港青年的政治啟蒙—正如戴耀廷所言:「論(傘運)訴求制度改革,我們是失敗的;但論喚醒大眾對民主的追求,其實非常成功。」「22歲的黃之鋒現在可能都是『老人家』了。因為,現在很多十多歲就出來(街頭)了。」

 

不割蓆不堵灰 靠群眾智慧

彷彿是傘運失敗留下的遺產,港人不斷修正抗爭策略,「不割蓆(切割)、不堵灰(指證罪魁禍首)」,不只是口號,而是原則。

更新時間|2019.09.20 18:3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