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9.23 06:58

【傘運五週年番外篇】曾經歷香港最風光年代 陳淑莊:年輕人覺得沒有未來

文|陳虹瑾    攝影|林俊耀 陳虹瑾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從陳淑莊的辦公室望出去,可以看見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大廈。
從陳淑莊的辦公室望出去,可以看見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大廈。

公民黨議員陳淑莊的辦公室走一個混搭風,書堆和文件旁是玻璃罩著的小王子的紅玫瑰,玫瑰附近有棵小金桔樹,旁邊是藍色頭髮演出舞台劇的她的肖像照,再一旁是紀念六四的自由女神石膏像。從自由女神腦後的窗戶望出去,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大廈。

我們在立法會採訪她的這一天,走在香港街頭,低頭都能看出分歧的民意。幾張海報印著陳淑莊、鄺俊宇、郭秀英、張超雄等泛民主派議員頭像,搭配斗大的「亂港暴徒廢青名錄」「禍港議員」「出賣港人」的大標題,幾腳汙泥踩在頭像上,被狼狽地黏在地上牆角。

陳淑莊當然無所謂。就如同黎智英在去年出版的新書中公開的2014年9月28日「傘運日記」:「毫不畏縮的還有在催淚彈煙霧中滿場飛呼籲群眾的悍將陳淑莊,這女人拿著mic一躍而上站立在石墩上更是一條好漢!」

香港泛民主派議員們的臉被印上海報,寫著「亂港暴徒廢青名錄」、「禍港議員」。
香港泛民主派議員們的臉被印上海報,寫著「亂港暴徒廢青名錄」、「禍港議員」。

 

自由在褪色 我們不退後

陳淑莊的父母在她7個月的時候就分開,「我爸爸有3個老婆,3個女兒,6個都不用他養,哈哈哈哈,很幸福對不對?」早年她的父母因不同的原因,分別從大連、寧波到了香港,離異之後,媽媽曾一人打兩份工,曾嘗試做商店櫃台、裁縫、各種生意,把陳淑莊拉拔大。七十多歲的老母親一直做到6年前才退休。

小時候陳淑莊曾經一心想念政治系,「媽媽卻覺得女孩做專業的最理想,一生都會比較平穩,又覺得我小時候牙尖嘴利,什麼都要反駁,念法律比較好。」她照母親意志念了香港大學法律系,興趣廣泛的她做過銀行業、曾報名港姐選拔(還進了第一輪面試)、參與舞台劇演出,取得大律師資格,繞了一圈,還是回到17歲時嚮往的政治場。

「我剛出社會的時候,想做什麼都可以。」她想起80、90年代初,金融風暴之前,那是香港最風光的年代,「有很多朋友和家人去移民,去其他地方讀書,但他們讀書之後也是回香港發展,香港每個地方都繁榮。」「那時什麼都好,我們相信什麼都有可能,自己打拚都會有成果。」

「但是現在不是了。」她說,「他們(年輕人)有的就是這麼少的東西,其實香港的很多自由已經慢慢褪色……,我覺得真的不能低估香港年輕一代。」「他們(抗爭者)可能沒有錢,gear(裝備)也很少,有些人的工作也丟了,和父母意見也不一樣,健康和心理壓力都很大。說起來好悲哀的,其實他們好多是覺得沒有未來......如果現在這條路走下去,香港是沒有未來,所以他們要創造他們的未來。」

她和許多受訪者一樣,認為從雨傘運動到港人的逆權運動,香港年輕人不停在進化,有錯就改,不停修正。她尤其發現,與5年前的傘運一役相比,街頭的年輕人變多了、女孩也變多了。「運動裡面,應該不分男生女生。我看見這次這麼多女生在前線,發生這麼多事情,她們也沒退後。我覺得也是應該的,因為整個社會就是有男有女。她們有她們的重要性。」

陳淑莊的衣著也混搭。受訪這天,她一襲合身的湖水綠底花鳥洋裝搭配一整串瑩白珍珠項鍊,她曾穿著同套衣服和「占中九子」的所有被告一同面對公眾。

事實上,占中九子開庭以來,陳淑莊身為唯一女性被告,在各種程度上都受到矚目,網路上甚至出現名為「Tanya審訊穿搭日誌」的粉絲頁,以時尚角度詳細記錄陳淑莊每次出庭的服裝色系、款式和配件,更新審訊進度,又分析她每次搭配衣著背後延伸的精神,詳細程度連她衫上的圖騰紋路等細節都不放過。她也注意到這網頁,被問起時不大好意思:「我要穿得漂亮一些,而且每次開開心心去上庭,我覺得這種開心,也可以感染其他人。」

更新時間|2019.09.23 14:3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