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運五週年5】不糾結運動傷害

文|李桐豪    攝影|鄒保祥
黃之鋒特意選在香港總部旁受訪,拍照就站在總部大門,毫無懼色。

8月最後一週,黃之鋒和我們在香港添馬公園訪問。他選在此處受訪實在太故意。5年前,他所屬的學民思潮與周永康的學聯發起重奪公民廣場行動,他被捕,大批市民上街聲援,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驅散人群,為長達79天的雨傘運動揭開序幕,那個香港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就緊鄰著我們訪問的添馬公園。

那一年,黃之鋒17歲,一躍成為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人物,更被選為當年25名最具影響力的青少年。他說雨傘運動是香港年輕人對社會運動的第一次嘗試,如果沒有傘運,這個夏天,香港人也不會這樣團結。

傘運那年,17歲的黃之鋒成為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人物,更被選為當年25名最具影響力的青少年。(達志影像)

 

未留社運創傷 持續衝鋒

從一開始反送中到爭真普選,五大訴求已經變成全民共識,整個夏天,大家在街頭抗爭,抗爭讓香港人變成了共同體,「現在不是藍與黃的區別(黃、藍為香港社運二大陣營,黃色為運動抗議者,藍色是保守建制派),只有黑白之分,良知與否的分別。大家都擔心解放軍會來香港,但香港本來就有6千個解放軍常駐在這裡,香港每一場抗議都有解放軍在旁邊,大家也不當一回事,這就是香港。」

不怕嗎?「其實我現在比一些年輕人的位置都還安全很多,比起坐牢坐6年的梁天琦,比起那個眼睛被打爆的女孩,我付出的代價真的很少。」才說安全,8月30日上午,他便在前往地鐵站的路上被警察公然帶走,指控黃涉嫌「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組織未經批准的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等3項罪名。

不過要真的怕,也不會選在這麼敏感的地方受訪、拍照了,他雙手握拳往港府總部的門口一站。他的名字來自《聖經》詩篇:「你的箭鋒快,射中王敵之心,萬民仆倒在你以下。」你,是指上帝。他的父親是虔誠基督徒,希望他成為上帝手中的利器,去傳福音,未料凌厲的箭鋒會在社運射向當權者。

相較於其他社運戰友,他並未感受到太多運動創傷的影響,曾有媒體問他是何緣故?他說:「我知道我說自己沒有創傷可能挺奇怪的,我也會想:究竟是我自以為沒有,還是我有問題?是不是應該有運動創傷,會更多一點反省?」但他想了想,決定不在這個問題鑽牛角尖,「沒有就是沒有。既然沒有,那我就繼續做下去了。」

更新時間|2019.09.23 01:0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