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10.19 05:13

【全文】《陽光普照》金馬11項提名 鍾孟宏擦亮演員魔幻時刻

文|項貽斐     攝影|李鍾泉
人到中年的鍾孟宏,看到上一代老去與下一代成長,對家庭的存在很有感觸,促使他醞釀編寫並拍出新片《陽光普照》。
人到中年的鍾孟宏,看到上一代老去與下一代成長,對家庭的存在很有感觸,促使他醞釀編寫並拍出新片《陽光普照》。

「把握時間、掌握方向」是《陽光普照》中男主角陳以文工作場所的標語,但用來形容編導鍾孟宏近年的拍片態度,竟也貼切。

近3年來,鍾孟宏接連監製《大佛普拉斯》《小美》《腿》等新銳作品,新片《陽光普照》以詳細田調為基礎,精準聚焦市井家庭成員的愛憎糾葛,演員角色與環境營造契合,更在金馬獎獲最佳影片、原著劇本與男女主角、配角等11項提名。

鍾孟宏 田調下苦功
  • 1965年出生於屏東
  • 學歷:國立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芝加哥藝術學院電影製作碩士
  • 重要經歷:
  • 2017年《大佛普拉斯》金馬獎最佳攝影
  • 2016年《一路順風》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兩岸華語電影
  • 2013年《失魂》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攝影
  • 2010年《第四張畫》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情長片、金馬獎最佳導演
  • 2008年《停車》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金馬獎費比西獎
  • 2006年《醫生》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

「我在2016年金馬獎結束那天,告訴自己,『鍾孟宏,我再也不要拍廣告了。』」廣告導演出身的鍾孟宏,那年電影《一路順風》在金馬獎上除了美術設計獲獎,其他7項入圍全槓龜,「技不如人,就是那麼簡單。」當時已過知命之年的他自問:「創作力可能就是這8年、10年,還能做什麼?」他毅然放下20年的廣告導演工作,專心製作電影。

導演鍾孟宏(右三)同時以「中島長雄」之名身兼攝影,在現場捕捉演員許光漢(右一)與温貞菱(右二)的演出。(甲上提供)
導演鍾孟宏(右三)同時以「中島長雄」之名身兼攝影,在現場捕捉演員許光漢(右一)與温貞菱(右二)的演出。(甲上提供)

鍾孟宏謝絕廣告後的第一部電影《陽光普照》,類型從《失魂》的心理驚悚、《一路順風》的公路黑幫,轉到親情犯罪,一貫的黑色幽默元素也適時浮現。他坦言,人到中年,看到上一代面臨老去、下一代面臨成長,對家庭的存在很有感觸,加上先後聽到兩個真實故事,促使他醞釀編寫《陽光普照》。

第一個故事主角是鍾孟宏的國中同學,他20歲時和朋友拿開山刀把一個人的手砍斷;第二個故事是一位4歲小孩,總要媽媽騎腳踏車載他,1、2個小時都不肯下來。這兩段情節,後來融入《陽光普照》,發展成家庭故事,呈現親子、夫妻在一個屋頂下生活、經歷的各種難題。

巫建和(右)與劉冠廷(左)同台飆戲,分別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與男配角。(甲上提供)
巫建和(右)與劉冠廷(左)同台飆戲,分別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與男配角。(甲上提供)

《陽光普照》由鍾孟宏與鏡文學編劇統籌張耀升合作編劇,從田野調查到劇本完成,將近1年。過程中常針對每個角色特質,蒐集資料和認識不同背景的人,一點一滴拼湊真實的全貌。

 

劇本從田野調查到完成近1年,針對每個角色特質,蒐集資料和認識不同背景的人,一點一滴拼湊真實全貌。

張耀升指出,為了替片中柯淑勤飾演的媽媽設定特別的職業,想了好一陣子。後來從《鏡週刊》一篇林森北路美髮師的報導得到靈感,讓角色成為替酒店小姐打理髮型的美髮師,這工作平凡又獨特,且有一定的自由兼顧家庭。此外還與少年犯、洗車工等接觸,甚至訪問失去一隻手的人,以了解「幻肢痛」的感覺。

電影中少年犯的審訊、服刑與出獄後生活都很寫實,更獲准於彰化少年輔育院實地拍攝。鍾孟宏透露,原先劇本寫服刑期間發生暴動,申請時當場被少輔院打槍,對方說:「已經沒這些事了,我們是學校,他們是學生,只是不能出去。要拍暴動去外面搭景,隨便你們拍。」鍾孟宏不希望仍停留在監獄片的刻板印象,決定刪除暴動戲,改成少年犯情緒爆發,接著與輔導員敞開講心裡話的戲,感覺反而更對。

鏡文學編劇統籌張耀升與鍾孟宏共同編寫《陽光普照》劇本,進行深入田野調查。(張耀升提供)
鏡文學編劇統籌張耀升與鍾孟宏共同編寫《陽光普照》劇本,進行深入田野調查。(張耀升提供)

全片預算4,400萬元,在監製葉如芬與鍾孟宏努力下,除了獲得1,400萬元國片輔導金,並由本地風光、華文創、捌捌玖電影、鏡文學、聯聯看娛樂共同出資。鍾孟宏之前拍《停車》與演員張震熟識,此次張震也因喜歡劇本,以他的捌捌玖電影公司加入。

《陽光普照》是鍾孟宏電影中主要演員最多、戲分最平均的一部,他說,「我通常想重用一個演員,一定會找他試一場戲,先了解一下。」監製電影《小美》時,身兼攝影師的他已在構思《陽光普照》,並藉此觀察鏡頭前的演員陳以文、柯淑勤、巫建和與劉冠廷。「有人會說,怎麼都找《小美》的演員?沒有,是因為我本來就要找這些演員。你不要搞錯。」

 

國際影展光環其實對電影票房或產業幫助有限,台灣電影應把劇本、演員、各部門完整統合,做出好電影。

片中演員表現亮眼,但鍾孟宏表示,「演員對我來講,演戲不是最重要的,是那個樣子、個性是不是我要的。什麼是我要的?是看到他的第一個感覺,最重要是抓住那個感覺,抓回當初認識他、喜歡他的那個樣子。」鍾孟宏導戲除了演員基本的角色功課,像陳以文演駕訓班教練,要去實習觀察;柯淑勤是美髮師,必須上一連串美髮課程,此外,一不讀本、二不彩排,直接讓演員進入搭設好的環境。

 柯淑勤(左起)、巫建和、吳岱凌、陳以文與許光漢在《陽光普照》中共組家庭,各自藏有心事。(甲上提供)
柯淑勤(左起)、巫建和、吳岱凌、陳以文與許光漢在《陽光普照》中共組家庭,各自藏有心事。(甲上提供)

「很奇怪,所有演員進到那個環境,就知道怎麼演。那是一個魔幻時刻,你沒有特別講,但自然就有一種場景、燈光的魔幻,讓他們往那邊走。」也因為鍾孟宏同時是攝影師,更能準確捕捉演員動人的瞬間。

拍電影以來,鍾孟宏都以「中島長雄」掛名攝影。「我知道怎麼捕捉演員,因為攝影機鏡頭在走的時候,我不會像一般攝影師看Finder(觀景窗),我把焦距放心交給劉三郎(跟焦師),只看到攝影機運動,而且雙眼打開,等到給演員特寫的時候,如果發現某個人的反應很好,我會自動搖過去。」

「把握時間、掌握方向」是《陽光普照》中男主角陳以文工作場所的標語,編導鍾孟宏也將美術組製作的牌匾掛在工作室。
「把握時間、掌握方向」是《陽光普照》中男主角陳以文工作場所的標語,編導鍾孟宏也將美術組製作的牌匾掛在工作室。

影片拍多了,鍾孟宏體悟到「劇本、拍攝,都有按表操課的常理,但最重要的是現場要靈活。現場會看到比在桌前或想像中更好的東西,要及時拍下來。你和攝影師溝通半天,攝影師聰明還好,不聰明怎麼辦?」他的親力親為,成了保障。

鍾孟宏2010年以《第四張畫》拿下金馬獎最佳導演,該片也獲頒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東方IC)
鍾孟宏2010年以《第四張畫》拿下金馬獎最佳導演,該片也獲頒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東方IC)

鍾孟宏是國際影展常客,第一部電影《停車》就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陽光普照》也接連獲邀參加多倫多與釜山等影展,但他體認到影展光環其實對電影票房或產業幫助有限。他舉例,「《寄生上流》不是得到坎城最佳影片,才賣那麼好,是因故事與拍攝都好,影展只是臨門一腳。」台灣電影無論想拍商業片,或偏向導演個人想法的電影,應把劇本、演員、各部門完整統合,慢慢抓出方向。

鍾孟宏監製、攝影的黃信堯電影《大佛普拉斯》由陳竹昇(右)、莊益增(左)主演,在金馬獎表現出色。(甲上提供)★鏡週刊關心您: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鍾孟宏監製、攝影的黃信堯電影《大佛普拉斯》由陳竹昇(右)、莊益增(左)主演,在金馬獎表現出色。(甲上提供)★鏡週刊關心您: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這3年鍾孟宏陸續監製黃信堯執導的《大佛普拉斯》、黃榮昇執導的《小美》與張耀升執導的《腿》,以行動參與台灣電影。不少人認為台灣電影市場小,但他反問:「韓國也只有5,000萬人,人家賣成這樣子、拍的影片這樣深,我們是不是可能找更多人一起,把它做成一個樣子,讓台灣有好電影,讓觀眾來看。而且相信我,唯有把技術、所有的東西拉到最高之後,你的藝術就會回來。」

更新時間|2019.10.14 05:5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