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9.10.22 10:55

【頭家開講】齊力濾金 旭然國際董事長吳玲美、執行長何兆全

文|呂明潔    攝影|陳俊銘    影音|吳偉韶
何兆全(左)與吳玲美(右)既是夫妻又是事業夥伴,攜手將旭然打造成全台最大工業用液體過濾設備與耗材製造商。
何兆全(左)與吳玲美(右)既是夫妻又是事業夥伴,攜手將旭然打造成全台最大工業用液體過濾設備與耗材製造商。

創業起因於被房貸壓得喘不過氣,何兆全與太太吳玲美34年前創立旭然國際,如今是台灣最大工業用液體過濾設備與耗材製造商,台積電、美國頁岩油開採及日本福島核電廠都不能沒有它。

遇競爭對手削價搶客、惡意挖角,何兆全夫妻靠著誠信留住員工與客人的心。總為客戶拚搏的他們,曾為幫豐年果糖趕貨給可口可樂,冒著高溫燙傷的風險趕裝設備。對於能在過濾設備界不斷開疆闢土,夫妻倆都歸功對方,力量果真1+1大於2。

採訪當天清晨適逢地震,旭然國際董事長吳玲美一見我們就問:「你們沒事吧?還好大家都沒事。」媽媽式的關懷是吳玲美一貫風格,進辦公室又叮嚀員工保持熱忱,她笑說:「我A型嘛,很仔細、很執著,就是要做到最好。」

相較之下,擔任旭然執行長的先生何兆全,則是員工口中的嚴父。當攝影記者架設燈光設備時,吳玲美先與我們確認採訪問題,何兆全則處理工作到最後一刻,直到拍攝機器完全就位,他才放下工作入座。員工私下透露,向執行長報告要說重點,如果簽核格式寫錯,他會直接回:「你知道這個浪費我多少時間!」

化工出身的何兆全很要求技術,濾殼與濾心同時製作,服務更完整。
化工出身的何兆全很要求技術,濾殼與濾心同時製作,服務更完整。

旭然耗時2年、在2017年成為全台首家完成高階濾心關鍵材料PES(聚醚碸樹脂)薄膜研發的公司,讓何兆全體認到精進技術的重要,去年他攻讀淡江化材所博士班,今年又錄取台大化工所博士班,他已習慣精準掌控時間,「常人都能分配時間,週末可以上課。做薄膜技術很深,要成為國際級公司,一定要控制原料,不能都跟人家買。」

 

客戶跨產業 多過邦交國

以往PES薄膜皆仰賴歐日進口,主要應用於工業領域,旭然預計最快今年底自產,挾著成本優勢,明年進攻民生飲用水市場,也正在研發應用於廢水處理、各類製程液體分離等的PVDF中空纖維薄膜。

濾袋成本較低,符合經濟效益,從旭然創業初期至今仍持續生產。
濾袋成本較低,符合經濟效益,從旭然創業初期至今仍持續生產。
濾袋仍需靠人工車縫,可用於壓差低、高流量的產品過濾。
濾袋仍需靠人工車縫,可用於壓差低、高流量的產品過濾。

旭然客戶橫跨眾多產業,不僅有台糖、台啤,半導體大廠台積電的純水系統、冷卻水與回收水,都得仰仗旭然的產品過濾,連美國頁岩油開採過程也採用旭然設備,而擁有全球最大空中衝浪池的澳門銀河酒店「天浪淘園」、中東海水淡化處理、日本福島核電廠的冷卻水系統,都用旭然產品。何兆全自信地說:「每次公司開代理商會議,來的國家都比台灣的邦交國還多。」

不同於一般台灣過濾廠多拿歐美高階濾材整合後賣給客戶,旭然是少數自行研發生產濾殼、濾心及濾材薄膜的過濾設備商,產品皆具有高階奈米、微米的過濾技術,能夠精密過濾高階產品,例如生化方面的化妝品、藥品與血液分離,提供客製化一條龍服務及多樣選擇,是台灣最大工業用液體過濾設備與耗材製造商,目前外銷遍及五大洲40個國家,2018年營收4.9億元,毛利率高達45%。

折疊式濾心過濾面積較大,能減少更換濾心的次數。
折疊式濾心過濾面積較大,能減少更換濾心的次數。

 

太座管業務 遇震照樣拚

何兆全說,生產設備與耗材、薄膜是完全不同的製程,「我等於同時開3間公司,但合併一起,能比較快解決顧客問題,服務更即時到位。」

吳玲美回憶,20年前,他們仍是過濾設備代理商時,即便在地震夜晚她重心不穩撞到桌角,仍冒著餘震風險,堅持到辦公室打越洋電話給美國廠商,只因客戶緊急要貨。

望著太太,何兆全眼裡滿是欣賞,「一般老闆娘都管錢,我們董事長不管財務,她管業務,我管技術,因為她是非常仔細的人,只要她跟進的客人,客人好像不買都不行。」吳玲美會先瞭解客戶所需,「對公司來說,客戶耗材換越快越好,但我會替他們著想,推薦適合他們的耗材,節省成本。」

吳玲美(右2)習慣用媽媽式的關懷關心員工,在員工眼中是慈母的角色。
吳玲美(右2)習慣用媽媽式的關懷關心員工,在員工眼中是慈母的角色。

太太不只是何兆全事業的好夥伴,也是生活中最佳幫手。二人因舞會相識相戀,當時何兆全是從台南北上淡江念書的土氣大學生,大他一歲的吳玲美在台北貿易公司上班,隔年何母親罹患尿毒症,為了讓何兆全安心讀書,吳玲美辭職在醫院照護一年多。

何兆全感動地說:「我媽病床旁的小床鋪都是她睡,我每週五學校下課後到三總看媽媽,媽媽會叫我們出去看電影,2人才有時間約會。」吳玲美聞言溫柔抱怨:「但從沒看過電影啊!」在愛情裡,付出有時更幸福。採訪多數時候,吳玲美都是靜靜聽著先生講,讓明星在舞台上閃耀光芒。

 

為房貸創業 意外轉代理

何兆全大學畢業那年與吳玲美結婚,原因很實際,母親過世,百日之內必須完婚。擅長念書的他經特考進中石化上班,後因薪水考量,陸續擔任過中鼎建廠設備副工程師、啟台貿易專案經理,太太則在家照顧2個女兒。何兆全決定創業的動力也很實際,「那時我們買了棟146萬元的房子,貸款利率是14%,工作那麼多年了,繳完房貸存款接近零,才想做小生意。」

2003年何兆全(右)與吳玲美(左)主導旭然從代理邁向生產,提供一條龍式的客製化服務。(旭然提供)
2003年何兆全(右)與吳玲美(左)主導旭然從代理邁向生產,提供一條龍式的客製化服務。(旭然提供)

沒有資金的2人靠標會,1985年以20萬元創立旭然,初期做水處理工程,但工程現金周轉壓力大,何兆全常向朋友借錢度難關,雖有賺到錢,但想找現金收入多的生意轉換跑道。3年後他收到一封傳真詢問:「聽說你離開啟台,願不願意賣我們的產品?」那是他在啟台貿易接待過的美國過濾設備商Filterite,「那不是我負責的案子,但每次外國人來,其他人沒有技術能力,董事長都叫我去報告,所以外國客戶不認識負責的業務,反而認識我。」使命必達幫何兆全贏得人緣與生意。

但何兆全不想影響老東家,美國客戶答應他,先讓啟台消化庫存,90天後再轉移代理權給他。也因何兆全飲水思源,啟台事後甚至派業務協助何兆全承接代理,「我離開公司後5年內,每逢生日,董事長都會叫祕書送蛋糕給我。」耗材濾心替換需求量大,確實滿足了何兆全收現金的願望。

2002年Filterite遭美國公司併購,旭然與新經營者理念不合,隔年終止代理,自創品牌Filtrafine,初期請國外廠商代工,同時建構自家工廠。沒想到該公司大舉挖角旭然員工;面對來勢洶洶的大敵,何兆全夫妻毫不畏懼,「他出雙倍薪挖我們副總,甚至要出錢開公司給他當老闆,連倉庫人員都挖,想知道我們貨出到哪,但都沒挖走。」

 

二招固客源 無懼價格戰

對此,何兆全解讀,大概是信任凝聚了員工,「我們會讓員工參加代理商會議,接觸原廠,但一般老闆不喜歡這樣,會擔心員工跟原廠熟悉後,離職把代理帶走,但我信任他們。」吳玲美也笑誇員工聰明,「他們知道國外公司容易被併購,也會擔心未來。」

面對對手降價三成搶生意,竟有八成客戶選擇繼續跟旭然合作。何兆全認為,旭然提供快速服務與庫存,是讓客戶不變心的關鍵。

玻璃纖維濾心適用於高流量、高溫的嚴苛環境,例如海上鑽探頁岩油,彩色網殼則是便於辨識,節省更換時間。
玻璃纖維濾心適用於高流量、高溫的嚴苛環境,例如海上鑽探頁岩油,彩色網殼則是便於辨識,節省更換時間。

他舉豐年果糖為例,當初豐年為供貨給規格嚴謹的可口可樂,請旭然幫忙量身設計濾心,再請美國廠商製作緊急空運來台。為了搶出貨速度,豐年果糖董事長派出自己的賓士車,由何兆全押車到機場裝貨,連夜運到台南安裝,「因為隔天早上馬上要生產,果糖溫度很高,我們脫掉襯衫,穿著內衣,趁停機時趕快裝,副總還燙到滿手水泡。」有些情誼是金錢無可取代的,會在低谷時拉你一把。

進攻家用濾水市場將是旭然明年的目標,何兆全甚至為打自有品牌,計畫開設旗艦店。
進攻家用濾水市場將是旭然明年的目標,何兆全甚至為打自有品牌,計畫開設旗艦店。

也因客戶幾乎全是工廠,何兆全明白,過濾影響良率控制,缺貨會導致客戶停工。當競爭對手規定客戶簽長約才能留庫存時,何兆全自動幫客戶庫存,「我們幫客戶庫存3到4個月,讓他安心,雖然價錢比對手多5%到10%,客人會覺得服務的價值超過這價錢。」

 

強化研發力 橫向擴版圖

從代理到生產,何兆全慶幸自己是技術出身,做過研發,也有建廠經驗,甚至在代理時期就會設計濾心,因此問題不大。

隨著台灣產業從食品轉型到石化、電子、半導體,何兆全也力求公司全方位發展,研發人員占了15%,走到實驗室樓層,他驕傲介紹:「我們這層,非博(士)即碩(士)。」也因研發實力堅強,在不同產業都能看到旭然的產品。

旭然為研發濾材薄膜成立實驗室,何兆全(左2)驕傲地說,員工非博即碩。
旭然為研發濾材薄膜成立實驗室,何兆全(左2)驕傲地說,員工非博即碩。

早期半導體業廠務設備皆從日本進口,半導體大廠聯電到旭然驗廠好幾次才決定合作,何兆全說:「有時電子業景氣不好,想要cost down(節省成本),也會在台灣找合格的供應商。」機會永遠是給準備好的人。

旭然自製濾殼,降低成本,也更能符合客戶需求。
旭然自製濾殼,降低成本,也更能符合客戶需求。

旭然除了掌握原料到銷售的垂直整合,也很早布局海外,橫向擴張版圖,2008年開始,陸續成立新加坡、中國、美國與日本分公司。目前雲林、昆山皆有工廠,也預計在越南、美國設廠,何兆全還是那句服務至上的老話,「在我們這行,客人要貨時,要很快供貨,所以越靠近客人越好。」專注於過濾與分離的研究開發,旭然近2到3年也推出壓縮空氣過濾設備及紫外線殺菌設備,後者還賣給台大癌醫中心。

擴廠加上業務增加,讓吳玲美壓力大到身體出問題,容易暈眩,16年前2個女兒在澳洲讀完碩士後回旭然工作,不僅照顧媽媽,也負責管理與國外業務。小女兒何宜瑾說,嚴肅老爸唯有面對老媽,才會展現溫柔;這時,何兆全引用《西遊記》比喻,「董事長是我們家的『定海神針』,沒有她就會天搖地動,但只要打下去,一切就很穩定。」不需言情說愛,他們的愛情是不能沒有彼此的安全感。

執著妻 吳玲美
  • 出生:1952年(67歲)
  • 家庭:已婚,育有2女
  • 現職:旭然國際董事長
  • 學歷:政大EMBA碩士
  • 經歷:中華貿易公司退稅組組員
  • 休閒:閱讀、散步、電影
  • 座右銘:慈、悲
  • 經營心法:誠、信
效率尪 何兆全
  • 出生:1953年(66歲)
  • 家庭:已婚,育有2女
  • 現職:旭然國際執行長
  • 學歷:台大EMBA碩士、淡江化材所、台大化工所博士研究生
  • 經歷:中石化化學工程師、福聚制法工程師、中鼎建廠設備副工程師、啟台貿易專案經理
  • 休閒:慢跑、騎單車、看書
  • 座右銘:積跬致遠(緩步不怠惰,終能行千里)
  • 經營心法:誠信正直,員工就是一家人

將太太吳玲美(右)比作能穩定軍心的「定海神針」,何兆全(左)的浪漫不言情說愛。
將太太吳玲美(右)比作能穩定軍心的「定海神針」,何兆全(左)的浪漫不言情說愛。

後記:1朵玫瑰完勝99朵

何兆全與吳玲美於公於私都是分不開的夥伴,2人早已不過紀念日,但平常何兆全看到適合太太的東西就會買,只是常被吳玲美打槍。

吳玲美坦言說:「我比較節儉,不用浪費錢。其實他追我的時候曾送一朵玫瑰花,比起一大束,那是最浪漫的禮物。」此時何兆全也放閃,「送妳99朵玫瑰花,但我的心不在,跟只有一朵,但是我的心全在裡面,妳認為哪一種比較好?」

更新時間|2019.10.21 09:4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