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10.22 21:58

【死囚蓄髮有洋蔥2】「我是壞人但頭髮不是」 他為癌童抗爭2年

文|顏凡裴    攝影|陳毅偉    影音|影音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蕭仁俊看了紀錄片《九三病房》,心疼癌童化療掉髮,決定蓄髮捐贈。(翻攝兒童癌症基金會臉書)
蕭仁俊看了紀錄片《九三病房》,心疼癌童化療掉髮,決定蓄髮捐贈。(翻攝兒童癌症基金會臉書)

「我是壞人,但我的頭髪不是。」死囚蕭仁俊因強盜殺害即將結婚的律師,遭判死刑定讞。他想蓄髮捐贈給癌症病童,但礙於規定遭台北看守所拒絕。但為了行善,蕭不放棄,2年多來積極爭取,才終獲同意,「我現在每天起床,看著自己的頭髮,就覺得自己正在做一件善事,心情很好。」

蕭仁俊說,他2、3年前在看守所中,看完《93病房》紀錄片,就曾和獄中管理員及長官表達蓄髮捐癌童的想法,起初多收到支持與認同,「我原本以為應該沒有問題,但不知道更上級的長官是不是有什麼顧慮,後來就跟我說不行,我想說那也沒辦法,就按照規定將頭髮理掉。」

留著略長頭髮、鋸齒狀瀏海的蕭仁俊。
留著略長頭髮、鋸齒狀瀏海的蕭仁俊。

直到前年,他透過冤獄平反而出獄的徐自強介紹,得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或許能夠幫助他達成心願,他將蓄髮做善事的想法寫成信寄到司改會。後來司改會協助他申訴,但2度申訴都遭駁回,司改會原本已經預計替他提出行政訴訟,所幸今年6月終於獲得台北看守所同意,獲得蓄髮許可。

經友人的描述,蕭仁俊在會客的說話過程中,可能因還不習慣頭髮的長度,時常不經意撥弄頭髮,但 談起蓄髮相關的事情時,蕭仁俊似乎心情特別好,他向友人分享,捐髮給癌童規定最少必須要有30公分長度,「但我希望可以留到40公分,能留就盡量留」。

23年前蕭仁俊遭逮時,還眼露凶光,如今卻被認為是死囚模範生。(東森新聞提供)
23年前蕭仁俊遭逮時,還眼露凶光,如今卻被認為是死囚模範生。(東森新聞提供)

蕭仁俊向友人說,現在長度還不算太長,照護不需要花太多心力,雖然可以申請購買吹風機,但使用完又必須交給長官保管,實在有點麻煩,所以他還是選擇讓頭髮自然風乾,「我現在就是每天早上在廁所用冷水洗頭,然後用毛巾擦一擦,反正裡面也沒有妹子,造型不重要,而且我是笨蛋,不會感冒啦,哈哈,洗冷水也對身體好啊。」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他還提到已經申請購買護髮乳,希望能好好保護要捐給癌童的秀髮,並預計著等頭髮長一些,要綁成馬尾或小辮子。蕭仁俊不斷說著未來的計畫,神情愉悅,似乎忘記自己是名「正在等待執行槍決」的死囚。

更新時間|2019.10.22 11:1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