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10.26 23:28

【全文】坐監性需求權遭否決 死囚破天荒獲准蓄長髮

文|顏凡裴    攝影|陳毅偉    影音|影音組
台北看守所受刑人都是三分頭或光頭,留著略長髮型的蕭仁俊,在其中顯得格外顯眼。
台北看守所受刑人都是三分頭或光頭,留著略長髮型的蕭仁俊,在其中顯得格外顯眼。

「我是壞人,但我的頭髪不是。」因殘殺律師9刀遭判死刑定讞的死囚蕭仁俊,偶然間看見癌童紀錄片,起心動念想蓄髮捐贈,但礙於法規,男性受刑人只能留三分頭,行善心願一度受阻,今年6月終獲矯正署同意。

蕭仁俊之前曾爭取「死囚性需求權」,但遭監所駁回,還被指定與捷運無差別殺人犯鄭捷住同一舍房而躍上媒體版面,如今得以在等待執行槍決期間,在獄中蓄髮捐贈癌童,讓他成為台灣首位長髮死囚。

蕭仁俊小檔案

出生:1970年,現年49歲

犯行:犯下多起強盜案,1996年與廖家麟潛入律師周德勝的事務所搶劫,勒昏周再連刺9刀奪命

現況:2010年遭判死刑定讞,目前關押在台北看守所

特殊事件:

  • 寫信至矯正署爭取「死囚性需求權」
  • 曾和捷運殺人犯鄭捷是同房室友
  • 獲北所特約牙醫師陳政弘的愛心,免費裝設全套式的活動假牙

「台北看守所重刑犯接見室中,風扇吹出微微徐風,稍稍吹動蕭仁俊的髮絲,加上他額頭上的鋸齒狀瀏海,讓他的外表格外顯得和一旁受刑人不同。」探望死囚蕭仁俊的友人轉述說。

 

看紀錄片 憐憫無髮病童

該名友人透露,蕭仁俊說起當初他蓄髮的動機時,露出略為靦腆的笑容說,早在2、3年前他就已起心動念,當時從看守所電視中,看到紀錄片《九三病房》,對片中罹患癌症的病童,小小年紀就必須接受重重治療,產生憐憫之心,他很激動地告訴友人:「我覺得他們好可憐,很想幫他們做點什麼。」

蕭仁俊看了紀錄片《九三病房》,心疼癌童化療掉髮,決定蓄髮捐贈。(翻攝兒童癌症基金會臉書)
蕭仁俊看了紀錄片《九三病房》,心疼癌童化療掉髮,決定蓄髮捐贈。(翻攝兒童癌症基金會臉書)

但蕭仁俊在監獄中沒有任何收入來源,連零用錢都是家人送進去的,捐錢似乎無法真正表達他的心意,之後他想起片中癌童因做化療而沒了頭髮,讓他們除了身體病痛外,還需面對外界異樣眼光,「我後來想到,可以捐頭髮給他們,我想這應該是我被關在裡面能做到的。」友人轉述蕭仁俊的說法。

蕭仁俊說,他當時就曾向獄中管理員及長官表達蓄髮捐癌童的想法,起初收到眾多支持與認同,「我原本以為應該沒有問題,但不知道更上級的長官是不是有什麼顧慮,後來就跟我說不行,我想說那也沒辦法,就按照規定將(留了一陣子的)頭髮理掉。」

留著略長頭髮、鋸齒狀瀏海的蕭仁俊(左圖),和23年前被捕時的模樣(右圖)相差很大。(東森新聞提供)
留著略長頭髮、鋸齒狀瀏海的蕭仁俊(左圖),和23年前被捕時的模樣(右圖)相差很大。(東森新聞提供)

直到前年,他透過冤獄平反而出獄的徐自強介紹,得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或許能夠幫他達成心願,因而將蓄髮做善事的想法寫成信寄到司改會,後來司改會協助他申訴,但二度遭到駁回,司改會原本預計替他提出行政訴訟,所幸今年6月終於獲得台北看守所同意,獲得蓄髮許可。

 

招認壞人 但頭髮未作歹

最高法院2010年維持蕭仁俊死刑原判,等待死刑執行的這9年期間,蕭仁俊曾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也請胞姊到醫院簽署同意,沒想到申請程序完成了,政府修法卻將死刑犯從「器官捐贈候選人」名單中刪除,蕭仁俊遺憾地說:「本來想說槍斃之後,可以捐贈器官,做點善事。」

友人問蕭仁俊:「是什麼契機讓你開始積極做善事?」蕭仁俊眼泛淚光,語帶哽咽地回答:「以前壞事做太多了,現在希望能盡可能彌補一點,雖然我也明白,其實什麼也彌補不了。」

20來歲就因強盜殺人被逮的蕭仁俊,一生中有近半時間都在台北看守所度過。
20來歲就因強盜殺人被逮的蕭仁俊,一生中有近半時間都在台北看守所度過。

蕭仁俊接著說起,他確定可以蓄髮後,已經跟接受捐髮的癌症希望基金會聯繫,獲得對方的許可,「我不擔心人家接不接受我的捐髮,因為我是壞人,但我的頭髮不是。」

友人描述,蕭仁俊在會客過程中,可能因還不習慣頭髮的長度,時常不經意撥弄頭髮,他因此詢問蕭仁俊,蓄髮是否會造成生活不便,蕭仁俊一派輕鬆地說:「不會啦,我現在每天起床,看著自己的頭髮,就覺得自己正在做一件善事,心情很好。」

 

冷水洗頭 想留40公分

只要談起蓄髮的事時,蕭仁俊似乎心情就特別好,他向友人說:「捐髮給癌童規定長度最少要有30公分,但我希望可以留到40公分,能留就盡量留,現在長度還不算太長,照護不需要花太多心力,雖然可以申請購買吹風機,但使用完又必須交給長官保管,實在有點麻煩,所以我還是選擇讓頭髮自然風乾,我現在就是每天早上在廁所用冷水洗頭,然後用毛巾擦一擦,反正裡面也沒有妹子,造型不重要,哈哈,洗冷水也對身體好啊。」

蕭仁俊告訴友人,他已經申請購買護髮乳,希望好好保護要捐的秀髮,並預計等頭髮長一些,要綁成馬尾或小辮子。蕭仁俊不斷說著未來的計畫,神情愉悅,似乎忘記自己是「正在等待執行槍決」的死囚。

外傳蕭仁俊曾申請購買充氣娃娃遭駁回,但蕭仁俊解釋是誤傳,他是向矯正署爭取「死囚性需求權」。(翻攝露天拍賣)
外傳蕭仁俊曾申請購買充氣娃娃遭駁回,但蕭仁俊解釋是誤傳,他是向矯正署爭取「死囚性需求權」。(翻攝露天拍賣)

除了替自身爭取權益,蕭仁俊還曾替獄友爭取「性需求權」。蕭仁俊認為,受刑人都是成年人,有性需求是很正常的事,但看守所對於這類事物太敏感,無論書籍、雜誌或漫畫,只要女主角穿著稍微清涼,就完全禁止,「畫的也不行,這樣太誇張了啦!」

蕭仁俊認為,一般受刑人只要忍耐個幾年就出去了,但死囚不同,應該用不一樣的方式管理,因此去年底他曾寫信給矯正署,希望官員重視此事,「但不知道為什麼事情傳到媒體那邊,變成我要申請買充氣娃娃,還說會自己洗,我看到電視報導這事,整個傻眼。」蕭仁俊苦笑地說。

 

受洗信教 曾與鄭捷同房

當年蕭仁俊被捕入監後,接受牧師黃明鎮輔導,經過信仰的頓悟感化,成為基督徒,在獄中傳福音,被認為是死囚模範生。

2014年發生駭人聽聞的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造成4死20傷的鄭捷住進死囚房時,北所特別選定蕭仁俊與鄭同住。

捷運殺人犯鄭捷(圖)入獄後,台北看守所安排蕭仁俊當他室友。(東森新聞提供)
捷運殺人犯鄭捷(圖)入獄後,台北看守所安排蕭仁俊當他室友。(東森新聞提供)

蕭仁俊從羈押至今,已被關押23年,死囚的身分讓他注定在獄中度過餘生,他這輩子已有近半時間是在牢籠裡度過,而造就如此結局,全因他年輕時錯誤的決定。

1995年間,當時25歲的蕭仁俊因強盜及擄人勒贖案件假釋出獄不久,就又因缺錢花用,和先前一起犯案的同夥廖家麟,陸續在台北縣市、嘉義縣市,犯下12起診所劫財案,行徑十分囂張。

在看守所內表現良好的蕭仁俊,疑似擔任班長的角色,負責整隊。
在看守所內表現良好的蕭仁俊,疑似擔任班長的角色,負責整隊。

隔年1月,蕭仁俊接受廖家麟邀約,前往曾和廖家麟胞姊有金錢糾紛的律師周德勝事務所劫財。二人分工合作,由廖家麟在樓下把風,蕭仁俊則持刀闖入,並搶走周的玉佩、手錶等財物,之後因為蕭仁俊遲遲逼問不出周德勝的存摺下落,等得心急如焚的廖家麟衝上樓幫忙,身分因此曝光。

 

殺準新郎 遺屬恨意難消

蕭仁俊和廖家麟擔心日後遭周德勝指認,竟一不做二不休,決定殺人滅口,先合力用窗簾繩勒昏周,再由蕭仁俊用西瓜刀狠砍周的頸部及胸部九刀,周德勝最後因失血過多死亡,而案發這一天,正是周德勝準備迎娶美嬌娘的前夕。

滿心期待辦喜事的周家父母,突然接到寶貝兒子遭人殺害致死的噩耗,完全無法接受。全案14年審理期間,每次開庭,高齡80多歲的周德勝老父都堅持到庭,一心希望能替兒子討回公道。

23年前蕭仁俊遭逮時,還眼露凶光,如今卻被認為是死囚模範生。(東森新聞提供)
23年前蕭仁俊遭逮時,還眼露凶光,如今卻被認為是死囚模範生。(東森新聞提供)

儘管有牧師替蕭仁俊說情,稱蕭因信仰因素,已抹去眼中的凶光,對小孩特別有惻隱之心,甚至發願出獄後賺錢開孤兒院行善,顯見他已有悔改之意。但歷經13次判處死刑後,2010年高等法院仍以「罪證明確,手段凶殘且泯滅良心」等理由,判蕭仁俊以及廖家麟死刑定讞。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國內一直有廢除死刑的聲音,雖然短時間內很難有定論,矯正署似乎已看到死囚的人權,已逐步檢討放寬,蓄髮或許只是第一步。

更新時間|2019.10.22 11: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