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9.10.28 12:01

【時光機】從美術設計到電視名廚 Soac爆:廚藝節目的菜八成不好吃

文|鄭進耀    攝影|王漢順
廚藝電視節目這幾年不再流行了,Soac嗅到了改變,開始自稱「廢寶」在YouTube上成立頻道,拍攝的短片輕鬆耍廢,很有他的風格。
廚藝電視節目這幾年不再流行了,Soac嗅到了改變,開始自稱「廢寶」在YouTube上成立頻道,拍攝的短片輕鬆耍廢,很有他的風格。

如果有時光機,你會想回到什麼時候?

Soac:

我想回到中學的時候,希望自己不要一直摳臉上的痘痘,現在留下滿臉痘疤。我是一個務實的人,因為做電視,痘疤有點難遮,如果不是做電視的話,我應該也不在乎這些了。

採訪這天,金鐘獎剛過,34歲的Soac開口就說:「這次又沒得到啦,我很貪心,獎座不嫌多的。」本名劉永偉的他,以TLC頻道的《雙廚出任務》出道,2015年以此節目獲最佳綜合節目主持人獎,今年以公視實境節目《我們仨》再次入圍。和過去斯文、拘謹的形象不同,現在的他自稱愛耍廢,酒不離手,滿嘴幹話,在YouTube上拍的做菜頻道還會偶而開黃腔:「上電視時,會化妝遮痘疤,今天拍平面的我想就算了,如果痘疤太嚴重,你把照片傳給我,我幫你們修,我學過電腦修圖。」

他大學念的是資管,舊照裡的他是大學時,在路上的隨意自拍,身材清瘦,眼神有點廢廢的,和「雙廚」時期乾淨形象有些差距。他原本是做美術設計,學了一堆軟體,最後卻只會排版:「當我接到案子要求做一個主視覺,我發現我腦袋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沒這方面的天份,做這個會很辛苦。」

大學時的Soac在街上的自拍。(Soac提供)
大學時的Soac在街上的自拍。(Soac提供)

大學時,他最常做的2種菜是:泡麵和火鍋。他自稱當時是假掰的文青,所以還曾照著當時出版的村上春樹小說食譜書做過義大利麵。這就是他僅有的飲食履歷,卻在23歲那年,原本打算出國念行銷,先在一家廚藝教室打工存學費。怎料廚藝課程賣太好,而剛好內部的員工離職:「老闆就叫我上場,先是幫忙主持、翻譯,跟廚師設計菜單,後來就變成我也開課了…。」

這才是Soac做菜的開始:「我也不知道老闆怎麼敢用我?我只是單純的想:機會來了,就要好好把握。」十多年前,Soac工作的廚藝教室是台北唯一針對上班族開設的異國料理教室,每堂課幾乎秒殺。半路出家的Soac一開始接手是司康的課:「這個比較簡單,食譜固定,失敗率很低,我開課做了一百多次,現在看到司康都不想碰了。」

機會就這樣天下掉下來,Soac在這個突如其來的機運裡發現自己的天份:「要我做視覺設計,我腦袋一片空白,但要我做一道菜或一頓晚餐,我發現我有很多想法。」他當時最大的興趣就是讀各種食譜,工作讀,睡前也讀,但畢竟是半路出家,心中還是有些不踏實:「以前有人叫我廚師,我都會很不好意思,因為我不是。」那現在呢?「現在做菜開心就好,叫什麼也不重要了。」

在廚藝教室工作了5年,另一個機會又天上掉下來了:「TLC頻道要開節目找主持人,我投了履歷,連試鏡都沒有就錄取了。」於是就這樣展開了電視生涯,因為不是科班出身,為了拍起來好看,他還特別練了刀工:「做菜好不好吃跟刀切得快不快無關,但電視上看你刀工很厲害,就會以為你是一個厲害的廚師了。」

廚藝節目主持人更需要的是視覺效果:「很多廚師是沒辦法邊做菜邊講話,這一點我剛好在廚藝教室有訓練過。」他坦言,廚藝節目做出來的菜八成是不好吃的,因為要擺拍,等要入口時幾乎都冷了。有時為了拍好看的灑鹽鏡頭,還得一道菜重複多次下鹽。電視的本質就是表演,不只菜是「演」的,人也得演:「我很愛聊天,可是上電視是另一回事,還要練習怎麼面對鏡頭、怎麼笑。」

出生台中沙鹿的Soac,家裡做飲料批發生意,家有一兄一姊:「我媽搞不清楚我到底在做什麼,都跟親戚說:『弟弟在台北教人煮飯。』直到我拿了金鐘獎,她才比較放心我的工作。」不過,他回老家是不做菜的:「我媽有控制狂,會在旁邊唸你東西亂放,很煩。」如今他在廚房裡似乎也遺傳了媽媽這個性格,做菜時會不時邊收東西,連採訪一半,看到地上有紙屑也不自覺低下身去撿。

菜如其人,他做的是異國料理,連名字Soac(索艾克)聽起來也有歐洲味:「我這名字是亂取的,大概是中學玩線上遊戲取的帳號,很中二,根本就不算是個名字。」廚藝節目這幾年退流行了,Soac好像也脫離了框架開始做自己,做菜、受訪都在喝酒:「我媽看我的網路節目,打電話來唸,弟弟你做菜可不可以不要再喝酒了。」

最近,他還一反過去常做的西式料理,出了一本《Soac的台灣菜》裡面羅列了各種台菜的食譜,「西餐再怎麼做,能做得贏西方人嗎?這幾年開始流行從自己文化出發的飲食,我現在愈來愈少做西式料理了。」書裡連皮蛋豆腐也是其中一道菜,做法就只是切一切擺在一起而已。看起來很鏘很鬧,但也很有Soac的風格:「誰說簡單就不能是有特色的菜呢?」

說起來,Soac一路上有各種突如其來的機會,他說:「我好像過了考大學之後,人生並沒有特別努力去追求什麼,一路上就是機會來了,就不要錯過。」大概就像很瞎很鬧很沒技巧的皮蛋豆腐,適合的材料放在對的位子,就是一道有特色的菜了。

更新時間|2019.10.28 11: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