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9.10.29 09:55

【癡漢夜襲正妹2】酒精放大精蟲衝腦想藉精神鑑定脫罪 法官一句話狠打臉

文|林俊宏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黃嫌一度以酒後行為能力降底,辯稱自己精神狀況差,但被法官查明後駁回。圖為高院。
黃嫌一度以酒後行為能力降底,辯稱自己精神狀況差,但被法官查明後駁回。圖為高院。

黃嫌當時喝茫,酒測值達0.79毫克,辯護人雖聲請傳喚王姓友人及查獲的楊姓警員到庭作證,並聲請對被告進行精神鑑定,欲證明黃在案發前、案發時的酒醉狀態及精神狀況,已達不能辨識行為違法,或行為能力已顯著減低,不過,法官認為犯罪事實已相當明瞭,以沒有必要為由,一句話就駁回被告請求。

法官認為,黃嫌欲對被害人強制性交犯行時,知道要將被害人拖入無燈光的公寓樓梯間內以避人耳目,且能明確喝令對方:「你知道我可以把妳弄死嗎?妳如果再吵你就會死」、「再亂動、亂叫的話,我會把妳弄死」等語。

此外,黃嫌在有人持燈光照射時,還能立即以是男女朋友等語回應,意圖掩飾犯行等情,顯見被告在案發前縱然有喝酒情形,但案發時的精神知覺反應狀況,與常人並無明顯差異。

判決指出,黃嫌曾在去年間因酒後駕車公共危險、傷害案件,判決有期徒刑5月、拘役40天確定,已易科罰金執行完畢,被告多次因酒誤事,觸犯公共危險罪,或與人發生行車糾紛,被告藉酒氣才觸法,顯然是推卸之詞,具有特別惡性。

法官認為,黃嫌對於在案發時的感受能力、言行舉措、行為過程及犯罪動機等均能清楚認識,並未喪失,亦能判斷,其明確知道告訴人拒絕親吻、不願與其發生性關係,發現被害人以電話報警時,還知道要離開現場躲避,難認被告有何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而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能力。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新時間|2019.10.29 09: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