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視角遊靜岡6-1】法國女舞者尋尋覓覓的天女羽衣 三保松原的現代傳說

文|林亦君    攝影|葉琳喬
傳說中天女脫下羽衣掛在三保松原的老松樹上,連接羽衣之松與御穗神社的,便是這條500公尺長的「神之道」。

地處東京與名古屋之間的靜岡,在台灣人印象中或許只有小丸子、綠茶與富士山,在日本人心中卻是催生大文豪之地。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井上靖、夏目漱石、三島由紀夫,都曾在這裡留下足跡。

我們一邊聽作家朱嘉雯說故事,一邊漫遊靜岡,從三保松原海邊的神話傳說、大文豪在溫泉鄉發生的初戀故事,一路聽到戰國大名豐臣秀吉與他的黃金茶室,當旅行染上文學氣息,縱使眼前颱風肆虐,腦中景象卻毫無侷限,衍生出無窮趣味。

「御穗神社」供奉的三穗津媛命是女性守護神,羽衣御守的功能是「才色兼備」。
作家朱嘉雯在神社前淨手,準備參拜御穗大明神。

超級秋颱登陸伊豆半島前夕,我們來到靜岡,彼時仍然風平浪靜,作家朱嘉雯走進「御穗神社」參拜,再穿過長約500公尺、被松樹覆蓋的「神之道」來到海邊。7公里長的海岸線上,種了3萬多棵松樹,被稱為「三保松原」,從《萬葉集》開始,自古以來便是諸多東洋神話上演的背景舞台。

此時天色已暗,海風強勁,朱嘉雯說,這是日本神話中天女下凡,在松樹上垂掛羽衣的現場。背靠富士山的古老神社裡,據說還存放著當年羽衣的碎片,而連結神社與海邊的神之道,便是眾神來往世間的通道 。

神之道的兩旁有許多木牌,寫著歷代文人以此地為靈感寫的詩歌。

海邊被木柵欄圍起的「羽衣之松」已經是第三代了。第一代的松樹據說在日本寶永4年(西元1707年)富士寶永山噴發時,不幸沉沒海中。第二代松樹則撐了650年,因為太衰弱而黯然退場,由如今的第三代的老松取而代之。松樹旁邊便是御穗神社的離宮「羽車神社」,許多人會專程來參拜。

2013年6月,三保松原被登錄為富士山世界文化遺產的構成資產的一部份,每年10月,在松樹前會演出三保羽衣薪能,2019年3月,靜岡市還在這裡新建三保松原文化創造中心,展示富士山、三保松原、羽衣傳說與日本眾多藝術創作的關連。

老松旁是御穗神社的離宮「羽車神社」,許多人虔誠參拜。
日本古老謠曲「羽衣」便是源於這片可眺望富士山的神話海岸。

神話中的天女以一舞換取被漁夫藏起的羽衣,多年之後,有法國女舞者戀慕天女舞的傳說,甚至傾盡生命,只求完成一舞。這個真實故事的女主角Hélène Giuglaris,西元1916年出生在法國布列塔尼,從小學習現代舞,尤其喜愛日本能劇中的羽衣傳說。

20世紀初期的法國,交通不如現代便利,關於日本的資訊極難取得,更遑論冷門的能劇、謠曲了,但Hélène不畏艱難,灌注全部熱情在羽衣謠曲的研究上,終於完成了舞劇「羽衣」,1949年在巴黎吉美美術館舉行公演並獲得極大成功,隨後獲邀到各地巡迴演出,但Hélène已然耗盡心力,3個月後便倒在舞台上,2年後不幸去世,得年僅35歲。

熱愛羽衣傳說的Hélène,終其一生未曾造訪過日本,她過世後,夫婿H.Marcel Giuglaris帶著她的衣物來到三保松原,在海邊埋下衣冠塚,讓神話有了延續,更添淒美。

更新時間|2020.03.06 06:5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