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11.07 16:55

【鏡大咖】導演的修練 藍正龍

文|翁健偉    攝影|何姵嬅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嚴鎮坤、劉耀勻 
一向給人酷酷、話不多、 頹廢印象的藍正龍, 其實他真的就是那樣。
一向給人酷酷、話不多、 頹廢印象的藍正龍, 其實他真的就是那樣。

當了爸爸的藍正龍,提到自己就是那種沒生小孩前,沒什麼耐性的人。這句話一說出口,還帶著自嘲的苦笑,但苦笑中又有點得意,因為他以導演身分拍完了電影《傻傻愛你,傻傻愛我》。這部片的男主角是真正的唐寶寶蔡佳宏(Leo),就像他回憶殺青那天,蔡媽媽躲在遠處卻忍不住哭了。因為一百多場戲即使硬著頭皮,也是拍完了,這個世界再也不能用什麼理由來挑剔這群特別的孩子。

耐心成就Get 藍正龍

1979年3月1日生,以電視劇《大醫院小醫生》成名,主演電影《雞排英雄》揚威賀歲片檔期,成為日後豬哥亮賀歲片班底。2015年以電視劇《妹妹》 拿下第50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最新作品為電影《傻傻愛你,傻傻愛我》,也是他首度轉戰導演。

回憶起自己是哪來的勇氣,居然拍出一部以身心障礙人士為主題的電影,還找真正的唐寶寶當男主角?藍正龍覺得自己是很有信心的,他講話速度有點慢、語氣也很平順,就像是在講一件雲淡風輕的往事,「剛開始我覺得,沒關係,我們就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好好拍。就是萬事起頭難,一階一階像樓梯踩上去,總有一天可以把它完成。我覺得拍什麼都好,只是劇本裡面剛好有動物跟小孩一起出現。」

 

越級打怪 有話說不出

拍戲的前輩總是諄諄告誡,戲裡有小孩跟動物,是最難控制的。藍正龍偏偏自找麻煩,找了蔡佳宏不說,還跑出一隻狗,直接挑戰大魔王等級的關卡,「那天剛拍沒多久吧,戲裡面有狗、男主角(就是唐寶寶),當時被弄到一個不知道怎麼辦。雖然他已經二十幾歲,但心智上是個小孩。我倒不覺得說他有什麼問題,當然他拍戲起來可能沒那麼順暢,但你就是,嘖…」

不管是演員、導演、還是監製的身分,藍正龍總希望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不管是演員、導演、還是監製的身分,藍正龍總希望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說不出口的到底是嘆息還是抱怨?反正電影都拍完了,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但藍正龍是怎麼從一個對小孩沒耐性的人,最後居然可以跟唐寶寶一起拍戲也不發怒呢?他又開始慢慢地說話,好像有些抽離、放空,「2015年我有了孩子,接下來這3年我陪伴小孩的時間也滿多的,儘量選擇在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等到開拍時,內心已經非常健全。」說完他又笑了,那個不知該怎麼解釋的「嘖」又冒了出來,以為藍正龍想到什麼讓他血壓飆高的狀況,但他又恢復平靜地說:「還OK。」

《雞排英雄》在2011年賀歲檔期衝出好票房,讓大家以為藍正龍就是標準台客。(福斯電影提供)
《雞排英雄》在2011年賀歲檔期衝出好票房,讓大家以為藍正龍就是標準台客。(福斯電影提供)

「踩樓梯」「爬101」常常被藍正龍拿來形容拍戲時碰上困難,終究能一一克服的比喻。意思就是,再怎麼大的困難,總是可以過去。但他也承認,真正碰上讓他快崩潰的狀況時,內心也忍不住反問:「為什麼要找自己麻煩?」

 

拍出火氣 導演搞中離

那天拍一場很簡單的戲,劇情是發生在陽金公路下面的小吃部,翹家的蔡佳宏發現自己上了新聞,藍正龍要帶著他落跑。因為蔡佳宏平日有睡午覺的習慣,但拍戲時沒有多餘的時間睡午覺,導致他小小的情緒不穩,狀況又多,「拍了十幾遍,我拍拍他的背說:『你要加油。』『好好拍。』『幾個鏡頭而已。』我心想,再拍一下,如果不行就算了。」

藍正龍看起來超酷,但碰上小孩就不酷了,會變成很有耐心的大哥哥。
藍正龍看起來超酷,但碰上小孩就不酷了,會變成很有耐心的大哥哥。

最後終於過關了,看回放時,藍正龍赫然發現背景有個臨演阿伯在吃飯,「他吃飯的動作是,湯匙沒有碰到食物,嘴巴就開始嚼了。」藍正龍說:「我那時真的快崩潰,我跟阿伯講,真的不想吃的話,就不要吃、去看電視;要吃的話,就要吃進去、慢慢嚼都沒關係。阿伯說好,再拍十幾次才成功。但一看回放,阿伯嘴巴居然沒動。」總之,這個烏龍可大可小,說不定觀眾看電影也不見得會發現,但那一天的事與願違,終於讓藍正龍從拍攝現場落荒而逃。

藍正龍(中)在拍片現場指導蔡佳宏(右)演出。左為演員樊光耀。(華映娛樂提供)
藍正龍(中)在拍片現場指導蔡佳宏(右)演出。左為演員樊光耀。(華映娛樂提供)

「我走出去,在陽金公路往新北金山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我想說,『天呀,我到底為什麼要做這些啊?』『真的有人在乎嗎?』」雖然也可以用導演的身分大發脾氣,但執導一部希望社會大眾平等看待唐寶寶的電影,似乎更不該把怒火發洩到無辜的人身上。氣呼呼地走出去,又回到工作現場面對,「蔡佳宏很可愛,他說:『導演,你剛剛生氣吼。』我沒講話,只回『嗯嗯。』最後還是拍完那場戲。」藍正龍自己都笑出來,「很多事情把你擊倒,但還是要告訴自己,應該還可以的,再來吧!」

 

尺度限縮 保證不搖奶

從演員走到導演的位置,藍正龍也要學著顧慮演員的心情,就像女主角郭書瑤一開始不太想接演《傻傻愛你,傻傻愛我》,擔心被貼標籤。「因為原本的劇本尺度非常大,包括援交的一些過程。但那不是重點!」藍正龍說:「必須站在演員的立場,替他們著想。其實你說,台灣的風氣很自由,但其實大家還是很保守的,對於身體的部分、演員尺度到多少,我覺得還是有一定的社會責任。」

前後將近10年,藍正龍拍出想講的故事,「每天想的、每天踏出的那一步,它是值得的。」
前後將近10年,藍正龍拍出想講的故事,「每天想的、每天踏出的那一步,它是值得的。」

「我記得那時候提到她以『殺很大』的廣告出道,她有一點在意大家會不會又拿來炒作話題。我跟她說尺度真的不會裸露到哪裡,但是妳扮演援交妹,一定會有這些過程,我保證不會讓妳『搖胸部』。」藍正龍並解釋拍片的初衷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看到,所以尺度上不用擔心,不會變成限制級。「經過那次開會,大家都很有誠意,把自己的問題說出來,劇組也很有誠意地回答。」

 

換位思考 釋放可能性

另外一位被他找來演出的張庭瑚,很妙的是,他剛出道時被稱為「小藍正龍」。正牌的藍正龍有什麼想法嗎?他說,當初王小棣拍電視劇《刺蝟男孩》,大家稱男主角張庭瑚為「小藍正龍」做宣傳,「王小棣跟我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叫他小藍正龍?我覺得一點都不像!』」後來兩位「藍正龍」因為一起演出電視劇《妹妹》,反而漸漸熟了起來,「不管戲裡戲外,我都是大哥哥,之後一起打球、聊天就變得比較熟。其實晚點(訪問完)還要跟張庭瑚打球,生活上他真的蠻像我的弟弟。」

藍正龍應該有點小小的得意,畢竟他以新導演的身分,挑戰棘手的題材。
藍正龍應該有點小小的得意,畢竟他以新導演的身分,挑戰棘手的題材。

歷經了各種考驗,藍正龍完成當導演的第一部戲,接下來還想做什麼?「我覺得台灣是一個很多元的地方,我們經歷很多事情。比如說早期,幾百年前是荷蘭人統治,或日本人、或國共內戰,現在開始有新住民的議題,讓我覺得它是一個有文化衝突的地方,所以我覺得台灣適合很多題材。」藍正龍講話還是那樣慢條斯理,好像若有所思,但又有些深思熟慮,「我覺得故事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事, 不應該設限我要做什麼,比如我當導演、演員,我就一定要怎麼樣。而是說生活的同時,有沒有辦法站在別人的角度去看,不管以前、還是以後,這都是我想做的事情。」

場邊側記

大多數第一次執導電影的導演,談到作品都是滿腔熱血的,但只有藍正龍用很平順的口吻,解釋自己不過是走完了天梯、踩上了最後的目的地。與其說他充滿了成就感,還不如說他想讓世界知道,再特殊的孩子依然是我們的孩子。

造型:李詩文 化妝髮型:潘倫琳 服裝提供:Prada、Bottega Veneta 場地提供:Switch Space

更新時間|2019.11.05 16: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