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11.07 06:26

拍電影竟會手軟發抖流冷汗 特戰部隊出身讓他由黑翻紅

【錄音斜槓紀錄片2】

文|項貽斐     影音|張匡皓 余孟儒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1992年湯湘竹(右)跟著師父杜篤之(左)在福建拍攝《戲夢人生》。(湯湘竹提供)
1992年湯湘竹(右)跟著師父杜篤之(左)在福建拍攝《戲夢人生》。(湯湘竹提供)

獲頒今年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湯湘竹,是資深錄音師、也是紀錄片導演。以錄音助理踏入電影圈的湯湘竹,1990年起跟著前輩錄音師杜篤之工作,雖然滿腔熱情,但起步階段也受到一些挫折。尤其新手默契與經驗不足,現場遇到狀況師父難免口氣不好糾正錯誤。湯湘竹笑說,當年師父杜篤之可能覺得怎麼收了這樣的徒弟,不過到了1992年拍侯孝賢導演的《戲夢人生》時,湯湘竹卻成了師父的得力助手。

湯湘竹透露,自己剛入行時,杜篤之跟錄音老搭檔楊靜安、楊師傅很有默契,新加入的他相較之下,動作或配合度都沒那麼熟練,所以只能一點一點慢慢累積。拍侯導《戲夢人生》時,為到中國大陸福建長期拍攝,杜篤之因為對湯湘竹的能力沒把握,因此又找一個比較熟練的組員。

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湯湘竹除了是資深錄音師,執導的紀錄片也曾獲金鐘、金馬獎肯定。
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湯湘竹除了是資深錄音師,執導的紀錄片也曾獲金鐘、金馬獎肯定。

「那時器材沒那麼好,侯導每個鏡頭膠卷都是1000呎跑完、大概10幾分鐘,那時廣角鏡頭多、麥克風又重,舉boom(收音麥克風的吊桿)非常辛苦。那位組員不到10天,手都抬不起來。沒辦法,我就上場了。我舉boom能力不錯,以前是特種部隊,吃過很多苦,那不算什麼。」通過這關,湯湘竹的工作態度與能力漸受肯定,但他說,「我常在一個鏡頭拍完後,在旁邊流冷汗,全身發抖。」

「那段時間台灣電影都流行長鏡頭,所以那時候被磨練得滿厲害。」幸好湯湘竹喜歡慢跑,藉此可以鍛鍊體力。他說,「在大陸拍《戲夢人生》時,附近有個學校,我常會在那跑步。那時剪接師廖慶松、廖桑負責側拍紀錄片,他看到我跑,也下來跑,結果他跑一跑後來比我還瘋狂,還體悟出『跑步是動態的打坐』,分享慢跑心得。」

如今湯湘竹回頭看跟著杜篤之工作多年,覺得學習到很多,「尤其是追求好品質的堅持,這部分很棒。」

更新時間|2019.11.06 18:2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