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11.01 17:43

宥勝前進南極曝如廁很「蛋疼」 尿袋變不可缺的床伴

文|娛樂組    攝影|陳仁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宥勝(中)提到遠征南極時,睡覺要記得抱尿袋,身為極地教練的陳彥博(左)以及負責全程拍攝的導演楊力州(右)。
宥勝(中)提到遠征南極時,睡覺要記得抱尿袋,身為極地教練的陳彥博(左)以及負責全程拍攝的導演楊力州(右)。

經過2年的籌備,以2個月的時間完成台灣第一支南極長征隊,越野滑雪的方式抵達南極點。然而背後的長征各種祕辛,像是隊員都被食物所打敗等,全被紀錄片導演楊力洲所拍下。經過了一年的後製,完成了《前進南極點》,在11月4日晚間10點在Discovery頻道向大眾揭露。

南極長征隊這次的冒險過程中,遇到了天氣惡劣路線更改、糧食補給等各種人為及非人為的問題,這些阻礙讓挑戰的難度超出大家預期。擁有多次極地挑戰經驗的教練陳彥博提到:「在險峻的環境中,思鄉的情緒是可以讓人崩潰的!」

他回想起長征南極的旅程中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來自台灣的家鄉食物,「補給糧食困在智利海關非常多天,隊員們整整1個月都吃不到真正的食物,所以當帶著濃厚台味的肉乾送到面前時,有種重獲救贖的感覺,還有人激動到眼淚都掉下來了!肉乾不僅是蛋白質的補充來源,更是一解相思的最佳好味道!」聽完陳彥博的分享,一旁的南極長征隊大夢青年吳昇儒也激動點頭補充:「在往南極點前進的路上吃的都是太空食物,後來吃到台灣肉乾時,也是激動到不行,感動到忘記一路的艱辛!」

擔任南極長征隊夢想導師的宥勝,招認冒險途中最讓人崩潰的事情,就是上廁所。他提到「方便不方便」,讓人非常崩潰,由於氣候嚴峻、冷風逼人,上廁所時甚至要注意風向,讓起初不在意生活細節的他,直呼:「經歷了人生最蛋疼的時刻!」他更提到在這場南極挑戰中最不可或缺的「床伴」,就是自己幾乎每晚都抱著的「尿袋」!他解釋,因為晚上帳篷外實在太冷,無法出去上廁所,但尿袋就算放在帳棚內也會結冰,所以大家都抱著尿袋睡覺。曾經有一次忘記把尿袋放入睡袋,讓半夜想上廁所的他面對結冰的尿袋不知所措。

在南極現場以滑雪前進的宥勝。(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在南極現場以滑雪前進的宥勝。(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整個旅程中最囉嗦的人竟是領隊劉柏園,但也因為他的堅持忍受腰痛,讓大家更有毅力往下走。在一片白雪皚皚的世界裡,可能出現幻覺及恐懼。再加上天氣惡劣臨時改變路線為難度較高的高原路線,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更艱鉅的挑戰。全隊唯一的女生語萱以不斷為自己加油打氣,靠著錄有親友祝福的音檔讓自己撐下去。擔任極地教練的陳彥博說:「以前比賽都是自己一個人,只要調整好自己就好,這次擔任教練,除了調整自己外也要顧到其他隊員。我要負責當開心果,帶大家從虛幻的心情中抽離,帶大家成功完成目標,把大家平安帶回家。」

「惡劣的天氣、團隊的磨合和器材的保護,都是很大的挑戰。」 負責拍下冒險全程的導演楊力州說:「攝影器材準備非常完整,最擔心的是電池的電力問題,所以準備了很多之外,到極地氣溫很低,電池都貼在身上,是很特別的經驗,也幸好有準備太陽能電池,原本擔心的部分就沒有問題了。」 他也提到說:「團隊彼此扶持、互相鼓勵很重要,那份在每個人心中追求夢想與冒險的熱情也非常重要,這些就是支撐我們完成夢想的最大動力。」

除了在電視節目《前進南極點》公開珍貴的冒險影像紀錄,另外也會在松山文創園區四號倉庫舉辦《去你的南極Go!Go!South Pole》特展,從11月30日至12月8日,展出南極長征隊的專業裝備,還有互動體驗空間。

更新時間|2019.11.01 17: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