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11.18 21:58

【我在台灣走著瞧3】坐牢後和兒子「互相放生」 山東老家已對她節哀順變

文|曾芷筠    攝影|鄒保祥    影音|陳建彰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10月25日,寇延丁搭機離開台灣,飛往海南島繼續種田。
10月25日,寇延丁搭機離開台灣,飛往海南島繼續種田。

她坦言台灣經驗有挫折也有失望,但走著走著,她轉了一個彎,找到新的可能。2017夏天,她走到宜蘭深溝村,發現這裡的小農都用友善土地的方式耕種,力圖改變生產消費方式以及人們對土地、食物的觀念,覺得有趣。這裡的農友社群雖然有「老大」,學者楊文全發起「倆佰甲」,標榜用開放社群理念培育新農,提供代耕訊息;創辦「穀東俱樂部」的農友賴青松則幫忙介紹田地、租房資訊。但這裡的老大「不管你的死活生計」,寇延丁眼睛亮起來:「開放社群強調自由進入、自主退出,每個人完全為自己的行為負全責,我認為這是人類未來組織的型態。我一定要搞懂是怎麼回事,為了這個,我才來種田的!」

背著背包,租了二分田、一間老農舍,買了農具、釀酒桶,從什麼都不會,跟老農夫學採種育秧,到現在可以靠著自己的糯米收穫實現自給自足。那是全然的自由,第一次可以靠自己的雙手賺取生活,她笑得好開心:「今年開始,我手頭只留新台幣10萬元現金,支付田租、房租、水電、打田代耕費,到現在我手裡的錢有20多萬元,自己印的書、種的糯米全都賣完了,還賺了一點。一個什麼背景都沒有的新農夫,可以活得下來。」

晴耕雨讀,種田釀酒,每天的生活始於清晨5點下田,到9點太陽大曬的時候回家洗漱休息、吃早午餐,下午無所事事,或者讀書、釀酒,傍晚再下田。晚上寫字、運動,或者去田裡抓福壽螺,9點早早上床睡覺。她不用衛生紙也不用牙膏,只用手帕和水做清潔工作,洗澡、洗碗都用自製的酵素。

她的朋友、同在宜蘭慈林基金會上公民培訓課程的同學蔡宜汶說,以前對寇延丁的印象是上課時拿著筆電劈里啪啦打字、問問題時聳著肩、還會跟老師辯論中國現狀、讓人覺得是批判性重、難以親近的人。2年農耕生活讓她的生命得以緩慢下來,蔡宜汶有天主動對她說:「扣子,妳變柔軟了。」

在台灣嘗試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對寇延丁來說是一場反思現代化人類文明的革命。
在台灣嘗試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對寇延丁來說是一場反思現代化人類文明的革命。

離台前4個月,寇延丁已在海南島預定好土地與租房,準備繼續種田釀酒、過自給自足的生活,「如果不回去,我就是一個流亡者,恐懼的囚徒。」

急著回去,難道是期望看到兒子結婚生子?「那是他的事,我們母子已習慣互相放生,爸媽對我已學會節哀順變了。當我對自己愈來愈接納,對父母、兒子也愈來愈少要求,每個人都做自己,這樣的生活更好。」兒子目前在深圳當電腦工程師,父母在山東老家,她笑稱自己已是個「有色人種」,難免遭到關切,或許也怕牽連家人,這趟回中國,她選擇遠離老家生活。

 

坐牢後 人生都被清零了

「坐牢那次生死體驗,讓我所有東西都被清零了。那時候我就知道,我全都沒有了,你說不傷心、不痛苦嗎?也傷心、也痛苦。但是那一次經歷之後,我又從頭開始活了。」2年台灣土地學習,讓她確認了有能力靠自己的雙手活下去。

10月25日,我們前去送機。她依然一身颯爽滔滔不絕,興奮地說著明年將要在台灣出版的新書《世界離民主只有五天》,講她2016年在貴陽陪伴十幾個未成年孩童學習議事規則的經驗…中國內部控制越來越嚴,問她不怕嗎?她看起來有點傻,笑說身邊的朋友都比她擔心,只有她自己像處在暴風眼中心一樣寧靜,「還能比上次糟嗎?」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她揮揮手,頭也不回地大步向前。

更新時間|2019.11.19 08: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