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鳳凰3】被母暴打留下的陰影 讓她失婚2次仍然渴望愛

文|陳函謙    攝影|楊子磊 賴智揚    影音|梁莉苓
璩美鳳說自己生活簡單,平日不用保養品也不化妝,時常腦袋空空,讓自己不去想負面的事情。

她身邊總有各種關於男人的傳聞,大部分遭否認。2005年她與小14歲的大陸留英學生Simon結婚,僅維持4年,「我很像他媽媽,要認真賺錢、工作,承擔很多責任。我也需要有人呵護,所以認為應該要結束。」

2011年,她再嫁年長12歲的台商余双崙,育有一子現居香港,2人去年離婚。余双崙之女乃知名網紅「冏星人」,曾公開談及父親是如何嚴厲冷漠、惡言傷人,璩美鳳只說:「我很怕孤獨終老,一直提醒自己可不可以忍耐。」

不像一般媽媽三句不離兒女,璩美鳳避談8歲兒子,最愛聊的除了政治就是8旬老母。她的財務一直由母親掌管,不論住在新北淡水、新竹或高雄,她都留房間給母親同住。我想側訪璩母,但未獲同意。

璩美鳳(左)過去愛穿白衣,擔任新竹市文化局長時與蔡仁堅(右)合影。(聯合知識庫)

我們去了璩美鳳與母親的高雄住處,高樓層配大片落地窗,遠眺愛河綠意水景,室內寬敞整潔如樣品屋,冰箱冷飲字樣朝外排排站,櫥櫃中每項物品都像國慶閱兵,步伐一致,連吃剩的零食包裝袋都洗得乾乾淨淨,摺成同樣尺寸備用。「我很熱愛勞動工作,藉由環境的潔淨,心靈也變得清爽潔淨。」

父親強調長幼有序,母親又重男輕女,璩美鳳是家中最沒地位,負責跑腿打雜、煮飯灑掃的么女,至今仍習慣手洗衣物、跪擦地板,「心靈的黑洞永遠距離我很近,我只能讓自己很累很喘,就會一直呼吸,就不會想歪了。」出外為生計奔波,回家又因家務勞累,她經常腦袋放空,痛悔煎熬也就當成不存在了。

夜幕低垂,攝影記者調暗了燈光,璩美鳳回憶起童年時母親常為細故發怒,將她綁在梁上暴打:「我覺得媽媽不愛我,而且很自卑,擔心同學看到小腿的傷痕會笑我。」上高中後她才不再挨揍,「所以我的自我價值感非常低,有時會有點怯懦,缺乏安全感,也特別渴望愛。」

年過五十返台定居,她鼓起勇氣問母親:「為什麼小時候要對我這麼凶?」母親答:「妳爸常不在家,我壓力很大,眷村很多小孩不學好,凶一點妳才不會變壞。」

璩美鳳(左)小時候與母親(右)合照。母親個性強勢,對她的影響甚大。

但母親卻不曾那樣毒打2個哥哥。她忍不住再問:「我出國這麼多年,為什麼妳打電話都只說哥哥遇到什麼問題,需要我幫忙,從不問我過得好不好?」母親答:「因為妳從小就很能幹,不用我操心。」璩美鳳不願傷母親的心,點頭接受,「我總不能說你們不夠愛我吧?這可能是事實,自己領悟就好了。」

小時候那個不受重視、說話台灣國語、滿臉青春痘、身材微胖、菜市場名的美鳳,長大後名利雙收又暴跌谷底,她並無違和感,「像電影一樣,你演過就算了。我臉皮比較厚,可以勇敢面對失敗和出糗。」混搭了哀傷與豁達、自卑與自誇,她擺盪在自我否定與自我膨脹之間,試著將悲劇英雄的心情提升至佛之境界,「如果罵我可以讓人發洩和療癒,我也算日行一善,同時幫我消業障。」

人活著就該貢獻社會,她像小學生般態度虔誠:「如果有人憂鬱脆弱,需要支持,歡迎來找我!臉書上都找得到我。」人生路上越挫越勇,璩美鳳不怯戰,即使只剩下自己一個觀眾,仍堅持不斷電地敘述這一則非典型的勵志故事。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更新時間|2019.11.09 12:5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