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11.14 16:58

【鏡大咖】內斂最痛的祕密 李心潔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不是演員的人,會很理性的去分析人的表演。」李心潔說表演是抽象、內在的。
「不是演員的人,會很理性的去分析人的表演。」李心潔說表演是抽象、內在的。

對李心潔的印象,還停留在那個大聲唱著〈自由〉的女孩,在《見鬼》裡頭跟阿飄不斷擦身而過的主角,眨眼之間,她成了《夕霧花園》片中飽受戰爭創傷症候群折磨的倖存者。她不再驚恐尖叫,也沒有怒吼,但所有的肢體動作跟眼神,都在告訴觀眾,她有一個很深沉的祕密。

以前的李心潔比印象中過去任何一個時期的她,都還要來得穩重跟成熟,雖然她在訪問前一度驚呼,「這些問題是誰擬的?!」在那個片刻,活潑的本性冒出來了,但也只有那一下下。

李心潔是大家記憶中的「鬼后」,但她已經不斷往前走,交出另外一個讓人驚豔的表演。
李心潔是大家記憶中的「鬼后」,但她已經不斷往前走,交出另外一個讓人驚豔的表演。

「其實我讀第一稿劇本的時候,感覺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但是我沒有在第一稿的劇本裡面看到。所以那時候我就決定去看原著小說,因為小說裡面有的資訊,應該是最詳細的。」李心潔提到《夕霧花園》的背景在二次大戰剛結束的馬來西亞,這裡曾是英國的殖民地,也一度被日本占據。戰火雖然消失,但遺留下來的人卻無法遺忘被戰爭摧殘、仇恨紋身的痛苦。

故事是虛構的,但歷史卻是真實的,更耐人尋味的是,這樣一本細膩的小說卻是出自律師陳團英之手,而且還是用英文寫作。「我自己英文程度不是很好,要花一個月的時間,很認真的把它看完。我看了以後非常感動。當時就是覺得,很激動。」

超自然演技 李心潔

1976年1月31日出生,1996年進軍歌壇,一曲〈自由〉打出知名度。以《見鬼》一片拿下第39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第2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以《鬼域》入圍第43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最新電影《夕霧花園》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從讀者到演員 成了考驗

以一個單純的讀者來分析,李心潔覺得故事吸引人的地方,在於男女主角各自屬於交戰的雙方、本該誓不兩立,但是當戰爭結束後,他們的生命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淘空,「他們各自有各自的創傷,在戰爭的時候經歷不為人所知的一些事情。但他們如何帶著這種民族的仇恨,然後把兩個人的愛昇華。這是非常有深度的,講述的人性面有很多層次,而且它的歷史背景是很浩大的。」

怎麼演出五〇年代的時空背景,李心潔說:「很清楚感覺到我就是她,然後覺得從那天開始,沒有一種演的感覺。」
怎麼演出五〇年代的時空背景,李心潔說:「很清楚感覺到我就是她,然後覺得從那天開始,沒有一種演的感覺。」

當讀者是容易的,但是要化身為劇中人的演員,那就是考驗了。李心潔說這是她頭一回用英文對白演出,「但以我的英文能力來說,是需要下很多功夫的,請了兩個英文老師來做指導。然後在那段時間,真的是密集提升英文程度,因為我要講的是,當時上流社會、比較英式的馬來西亞英文。」

同時李心潔也要理解二次大戰結束後的時空,「我看了很多紀錄片,還有馬共(馬來西亞共產黨)的紀錄片。比較深入的去了解這些歷史背景,從紀錄片的畫面還原,讓自己盡量能引起更多真實的感受。」

但這些也只是表象,更深層的是必須探索主角張雲林的痛苦,那些埋在記憶深處的不堪,「人在經歷這些事情後,內心的痛苦,對我來說,要把自己的慘痛經歷整個放大,真的要做到,感覺自己真的經歷過這個事情。當我能夠這樣子被洗禮之後,變成歷史的一環,我覺得就沒有想那麼多了。」

 

花時間做造型 讓人信服

回到故事背景的50年代,說是容易、也是困難,她覺得很多時候都是靠外在,像是造型做得好不好、場景像不像,「這些東西都是很重要的,能不能夠很細膩的呈現出來,讓觀眾相信『你們就是這個年代』。所以我在開拍之前,花很多時間去研究這個造型,然後持續去試衣服。因為我必須要做到,讓我有一天能感覺到張雲林。試了好多好多次,有一天,我認為的樣子出來了,就是穿這樣的衣服,弄這樣的頭髮。」

馬來西亞始終都是多元種族,一起生活的地方,李心潔說相較之下,沒有那麼刻板,「在這之下,不管演什麼年代,你的創作空間都比較大。」
馬來西亞始終都是多元種族,一起生活的地方,李心潔說相較之下,沒有那麼刻板,「在這之下,不管演什麼年代,你的創作空間都比較大。」

再來就是細膩的場景,讓所有人都覺得非常真實,「他們給我很大很大的幫助,讓我絲毫不用費力告訴觀眾,『我在這個年代』。而其實不管在哪個年代,你講的就是人性,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李心潔上一回演出大馬電影,是2010年的《初戀紅豆冰》,屬於80年代的懷舊風情。(甲上娛樂提供)
李心潔上一回演出大馬電影,是2010年的《初戀紅豆冰》,屬於80年代的懷舊風情。(甲上娛樂提供)

過往對李心潔的表演,都脫離不了大量視覺特效輔助的驚悚效果,像是《見鬼》《鬼域》。到了《夕霧花園》,她的表演又到了另外一個層次,只是從她嘴裡說出來,也頗為超自然,「我記得在拍戲時,有一天突然在小屋裡面就覺得,我是張雲林!那個感覺是很強烈的,而且是我演了那麼多年也沒有過的經驗。很清楚感覺到我就是她,然後從那天開始,沒有演的感覺,就覺得我做什麼就是張雲林。就是要出門、要說話了,她的心情就是這樣的。」

 

反入侵角色魂 我就是她

這個過程聽起來有些驚悚,好像被角色給附身。但李心潔講起來不會害怕,而且整個過程是倒過來的,是她進入了角色內心,「不是演員的人,會很理性的去分析人的表演,可以問很多理性的問題,『你是怎麼詮釋這個人的角色?』但其實真的,就是一種很內在、抽象的感覺。感覺好像是,突然侵入張雲林的靈魂。」

《夕霧花園》聚焦在被戰火摧殘的人們,如何從倖存者的陰影中走出來,而非只是單純地區分「加害者」「受害者」,李心潔提到在原著小說裡頭,有一幕讓她非常感動,就是張雲林跟著日本人中村有朋去爬山。

李心潔在《夕霧花園》飾演張雲林,在二次大戰的馬來西亞,經歷被日本統治,戰爭結束後,卻始終無法忘記戰火帶來的摧殘,必須透過替過世的妹妹圓夢,讓自己內心平靜。(甲上娛樂提供)
李心潔在《夕霧花園》飾演張雲林,在二次大戰的馬來西亞,經歷被日本統治,戰爭結束後,卻始終無法忘記戰火帶來的摧殘,必須透過替過世的妹妹圓夢,讓自己內心平靜。(甲上娛樂提供)

「其實第一稿劇本,沒有這場戲,張雲林的過去不是這樣子的。但是我看小說時很感動,因為我覺得當中村問雲林,她的過去時,他已經決定一起承擔這個痛。這是一個很愛你的人才會做出來的事,所以雲林就是感受到他接納的胸懷,讓我覺得雲林真的可以把她生命中,唯一的傷痛講出來。那場戲很重要,就是讓他們之間的愛提升到很驚人成績的層次。」

在塞滿工作的一整天下來,李心潔的晚餐還沒來,但她還是侃侃而談,讓人差點以為她是鐵打的,「我覺得她深深的愛上這個男人,但是也覺得這男的非常陌生、從來就不容易理解。因為一個很強悍的女人,能夠在這樣的經歷後站起來,還很堅強的活著。她是一個非常固執、很成熟的女人,生命的事情是很清楚的,但遇到哀痛的時候,她完全沒有辦法。而這個日本男人非常有趣,用他的智慧和他的這份愛,把雲林從以前的痛苦帶出來。」

講完非常有深度的答案,李心潔其實有一個迷妹版的答案,終結了這個很有深度的訪問,「因為飾演中村有朋的是阿部寬,他很帥,所以會愛上。」

 

場邊側記

這個訪問真的沒有那麼嚴肅,李心潔在開工前閒聊,提到馬來西亞的中文口音,會把「了」唸成「瞭」;所以「我知道了」,在當地就是會發音「我知道瞭」,她的小孩也就滿口「瞭」,她都不厭其煩糾正要唸成「了」。偏偏全家人就只有她是用台灣口音,家人還是大馬口音,所以小朋友永遠都「沒完沒了」。

化妝:翁靜貞 髮型:Joanna簡舒華 場地提供:誠品行旅

更新時間|2019.11.12 17: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