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11.14 06:30

出獄盡孝卻發現高齡老母失智 驚把洗潔精當水喝

【親愛的陌生人2】

文|項貽斐     影音|洪偉韜 林雅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呂雪鳳以《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呂雪鳳以《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導演張作驥繼《醉.生夢死》之後,時隔4年推出新片《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該片雖是家庭故事,但包含有失智、更生人、同志、隔代教養等題材,而張作驥認為所有的內容其實圍繞著「記憶到底是什麼」打轉,所以片中一開始就設定一個罹患失智症的角色。「我本來想談失智,探討記憶這個事情,但人算不如天算,最後我母親竟也失智。」

構思《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故事時,張作驥正在服刑。恢復自由身後,張作驥原想盡速開拍新片,但不久母親罹患失智症。他回家時發現飲水機裡的水竟然都是洗潔精的味道,當下覺得不對勁,接著母親又摔倒,身體也日益衰敗。身為獨生子的他,在籌拍工作與照顧母親間兩頭奔忙,後來更因母親病情嚴重,不得不中斷半年。

母親去世後,張作驥重新修改劇本,並在去年夏天開拍。片中重要的母親角色一開始就是為演員呂雪鳳量身打造,她曾以張作驥電影《醉.生夢死》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在新片中則飾演照顧失智丈夫與年幼外孫的歌仔戲團員。但張作驥只簡單告知呂雪鳳角色背景,每場戲演出前她才知道接下來的劇情。

呂雪鳳(右)在片中細心照顧張曉雄(左)飾演失智症的丈夫。(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呂雪鳳(右)在片中細心照顧張曉雄(左)飾演失智症的丈夫。(張作驥電影工作室提供)

呂雪鳳說,「導演只簡單告訴我,妳演一個媽媽,老公是外省軍官後來得失智症,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是更生人,留下一個外孫給妳帶,出獄回來母女產生衝突。其他細節沒有講,我也無從準備。」

「演《醉.生夢死》時,導演讓我準備的是『驚恐』。他很成功,因為他內心對母親死亡的恐懼,也造成我很大的恐懼。這次對我來講,就是『慌』。拍片狀況跟以前不大一樣,他釋出的訊息愈來愈少。以前拍完戲會說,哪裡可以稍微調整,這次他在玩魔法,你永遠不曉得他要什麼?」但張作驥解釋,「她在戲裡的狀態就應該這樣無助,她不能知道。」

更新時間|2019.11.17 17:5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