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11.28 16:58

【鏡大咖】鏡頭前七情六欲 楊雁雁

文|翁健偉    攝影|何姵嬅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嚴鎮坤 
從小幻想可以在表演中 流露自己的七情六欲, 但成了演員後, 楊雁雁才發現喜歡躲在角色背後。
從小幻想可以在表演中 流露自己的七情六欲, 但成了演員後, 楊雁雁才發現喜歡躲在角色背後。

既是剛出爐的金馬影后,又是享譽星馬的演員,楊雁雁提到表演時,卻常說:「躲在角色後面」。我以為上台不就是要展現自我嗎?為什麼又要躲在角色後面?是在後面做什麼?

「躲在角色後面」是她形容以本我面對大眾時的心態,但為什麼會踏上表演之路,楊雁雁曾說過,因為她想在眾人面前好好哭一場。

磨十年,戲約爆發一檔又一檔

在沒有網路、沒有DVD的年代,錄影帶跟錄影機就是觀看電影的最佳管道,楊雁雁的外婆家就有錄影機,每次放電影,左鄰右舍都會湊過來看。某天看到電影最煽情、最催淚的部分時,小小年紀的她觀察前後左右,大家頂多只敢眼眶含淚,不好意思在眾人面前放聲大哭,唯有劇中人能哭出傷悲,這讓她不禁心想,「如果可以成為電視機裡的人,就可以好好哭一哭了。」

希望嚮往鎂光燈下的生活, 楊雁雁曾一度拍了電視劇, 才發現空有熱情卻不懂表演, 回到戲劇學校打掉重練。
希望嚮往鎂光燈下的生活, 楊雁雁曾一度拍了電視劇, 才發現空有熱情卻不懂表演, 回到戲劇學校打掉重練。

結果真正當了演員,才發現自己的七情六欲,要在舞台上赤裸裸展現出來,其實並不是那回事。「角色可能有我,我可能有這個角色、也可能沒有。我在角色背後,我說的話其實是替角色說的。當我站在台上,我是一個角色,就不是楊雁雁。」在新加坡實踐劇場訓練與研究課程(TTRP),她受到整整三年的紮實戲劇訓練,就是學著當個指導老師所說的「萬事通」,要觀察眾生相、學起來,才能在舞台上勝任各種人物。

演了十年舞台劇後,楊雁雁才受到邀請,開始進入電影、電視的領域。曾在金馬影展造成轟動的新加坡電影《881》是她的處女作,隔年開始接拍電視劇,頭一回當女主角的《女頭家》,就得到大馬金視獎最佳女主角,開啟了她風光的電視劇人生。果然接下來戲約不斷,一檔又一檔,把她推向顛峰。

電影《第九分局》片中,楊雁雁戴上特製的隱形眼鏡,演個大魔王,狂妄又囂張。(甲上娛樂提供)
電影《第九分局》片中,楊雁雁戴上特製的隱形眼鏡,演個大魔王,狂妄又囂張。(甲上娛樂提供)

但是楊雁雁現在回頭檢視,這段埋頭拍電視劇的歲月,儼然也是自己最迷失的時候,「全部身心投入在工作,沒有一件事情是我在意的。所有的朋友都跟我幾乎脫離關係。那段日子我忘記照顧自己、照顧他人,只是完全投入工作跟角色,把自己身體搞垮,我覺得那就是一種迷失吧。」

入產房,讓導演拿攝影機進來

就像奪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熱帶雨》,她扮演的阿玲老師也迷失了,不管是工作、生活,乃至於家庭,都進入了一種沒有自覺的迷濛狀態,甚至爆發了無法見容於社會的師生戀,無論在劇情或表演上,都挑戰觀眾的底線。

楊雁雁怎麼看這樣一個爭議的人物,做出等同「壞人」般的行徑?「我覺得人都有可能迷失,阿玲在這段時間裡面,人生很多部分都跌入谷底。在那一刻阿玲是不是把學生當作她的先生,補足她很想擁有的溫暖?我們也是有很多事,好像都在補足什麼。人都有迷失的時候。什麼時候把自己拉回來,可能有些人很快,有些人慢一些。」

電影《爸媽不在家》 讓楊雁雁拿到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好像從此之後找她的角色, 也都要演媽, 「其實在我還沒當母親之前, 我已經演過很多媽。」
電影《爸媽不在家》 讓楊雁雁拿到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好像從此之後找她的角色, 也都要演媽, 「其實在我還沒當母親之前, 我已經演過很多媽。」

拿到第五十屆金馬獎最佳影片的《爸媽不在家》,無疑是楊雁雁演藝生涯的一大轉捩點,她以本片奪下最佳女配角,成為第一個拿到金馬獎的大馬女星。她不僅在懷孕時挺著大肚子拍片,進產房生女時,還讓導演陳哲藝拿著攝影機跟進來,拍下她生產的畫面,戲裡戲外同時都升格當媽。

「演員很多時候是會一直在想『我』,『我自己』『我跟角色』…就一直纏繞在自己身上。我當了母親之後才發現、才懂得什麼叫無私的愛。」楊雁雁笑說自己還沒當媽之前,接到很多角色就是要演媽,等到真的當媽了,還是很多人要她演媽,「就是完全專注的,為了小孩去做事情、去考慮。在這方面,她幫助我抽離自己,再重新審視。可能母親身分對我的表演有幫助。因為演員終究也是在扮演人,我們表演到最後,只是為了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演講約,想了一個禮拜還是怕

當了母親之後,小孩子的純潔、純真,也讓她重拾想像力,「在成長過程中,為了要成長,為了要應付很多實在的事情,我們就變得很實在,那個想像力開始消退。在表演學校,反而是慢慢的將『實在』,慢慢的把它退掉。把你的想像力,再把它抓回來。所以小朋友身上永遠都可以帶給我們最好、最純粹、最直接的感覺。」

在鏡頭前生子,不怕;在鏡頭前演師生戀,不怕。總是一頭短髮的楊雁雁,笑說自己從小就像男孩子性格,偏偏最怕在大眾面前呈現自己,所以才會選擇當演員,躲在角色後頭面對大眾。即便如此,去年她還接受TED Talk的邀請,做了一場演講。「我最怕演講,因為演講是將自己放在大眾面前。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在表演,然後講的很多話,其實都是角色要說的,等到我自己要上台去面對這麼多觀眾,其實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壓力。」

喜歡大剌剌的笑、男孩子般的性格,楊雁雁說這才是真正的她。
喜歡大剌剌的笑、男孩子般的性格,楊雁雁說這才是真正的她。

「因為我害怕,所以我要挑戰,知道他們來邀約我的時候,我怕得不得了。想了一個禮拜,因為太可怕了。」

楊雁雁嘴巴上說很怕,最後還是答應了,因為想給自己一個挑戰,「在演戲的時候,我是將角色。還有部分的我,血淋淋的放在鏡頭面前。而當我站在台上,將我的經歷說出來,那是將完整的我血淋淋、赤裸裸放在台上。我要說什麼,我要從何切入?也不要說得太過專業,讓聽眾聽不懂。我希望它跟生活是有關聯的。」

表演總有謝幕的時候, 楊雁雁說: 「我站在台上,我是一個角色, 我就不是楊雁雁。」
表演總有謝幕的時候, 楊雁雁說: 「我站在台上,我是一個角色, 我就不是楊雁雁。」

楊雁雁特別提到「對望」這件事,因為在表演的時候,無論是舞台劇還是電視劇,常常會有人與人的對望,但現實中反而忘記做這件事,還會想辦法閃躲。

「沒有語言,也沒有猜測,就是兩個靈魂之窗在互相交流。那個對望其實是很珍貴的,非常純粹的。把它變成一種表演藝術的時候,我們常做這件事情,可是在生活中,我們卻忘了。」現在她反而常跟女兒對望,「可能只有母親跟孩子能夠理解這件事,我們長大就忘了。想要把它分享給大家,希望可以嘗試一下。深沉的交流,是很美好。」

場邊側記

楊雁雁說出道以來,總是用短髮示人,甚至說這輩子留長髮的時間,全部加起來頂多就兩年,「對長髮,沒有什麼依戀,也不會打理,所以我一直都沒有留長頭髮。還有我覺得短髮太方便!」

楊雁雁(左)在電影《熱帶雨》扮演阿玲老師,重複著忙碌的日常、沒有自覺,失去了對自我人生的主導權而迷失。(台北市電影委員會提供)
楊雁雁(左)在電影《熱帶雨》扮演阿玲老師,重複著忙碌的日常、沒有自覺,失去了對自我人生的主導權而迷失。(台北市電影委員會提供)

偏偏《熱帶雨》讓她變長髮,而且是導演陳哲藝的點子,「他覺得阿玲老師這個角色要有一頭長髮,其實我在接戲的時候曾經跟他提過,『要不要來試試看,用短髮?』他堅持說不行。」於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尋找合適的假髮,「把它染啊、剪啊,然後靠近我的頭型。」加上自認個性跟阿玲老師天差地遠,不如就靠著這頭長髮,繼續躲在角色後面。

大馬來的害羞小姐 楊雁雁

1977年2月20日生,在馬來西亞柔佛長大,演出舞台劇10年後,開始接拍電視劇。以電視劇《女頭家》拿下大馬金視獎最佳女主角。電影《爸媽不在家》拿下第50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電影《熱帶雨》榮登第56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造型:李詩文 化妝髮型:BONG Kian Fong 

服裝提供:Vivienne Westwood 場地提供:君品酒店

更新時間|2019.11.27 14: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