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12.02 22:58

【醫療奉獻獎杜元坤2】熱愛開刀就像藝人站上舞台 替父親動刀卻等不到一句「謝謝」

文|簡竹書    攝影|鄒保祥    影音|陳建彰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杜元坤(右)常直白笑說自己就是脾氣大、嘴巴毒。
杜元坤(右)常直白笑說自己就是脾氣大、嘴巴毒。

剛當醫師時他為了練習開刀,曾在住家頂樓養一堆白老鼠,瘋狂練習,妻子發現後驚嚇不已。他回憶,高中時曾拜師小提琴名師李淑德,但當他驕傲拉著熱愛的浪漫派曲目,李淑德竟要他先好好練習巴哈,「我覺得那好無聊,可是李老師說這是基本功。後來手術時我就常想到李老師講的,一個音稍微不準,你就永遠追不回它,基本功一定要苦練。」

他熱愛開刀,熱愛到離奇,「開刀對我是一種冥想,我在開刀房任何人不能有一點聲音,我會分心。我的心智完全集中在病人,甚至能聽到病人血管跳動的聲音,我照著我的計畫,把這人的病痛治療好。當我完成一台刀,心裡就非常快樂。」

聽起來怎麼像邪教在山洞施法術,或者,像拉一組高度炫技的小提琴曲。聽起來開刀相當紓壓呢?「非常!非常!只要讓我上手術台,整個都安靜了。」

醫療奉獻獎得主杜元坤常至醫療不發達的國家義診,每月並固定率隊去澎湖駐診一整天,他說,如此澎湖民眾便不必舟車勞頓、還要花高額機票與住宿費用來台看病。
醫療奉獻獎得主杜元坤常至醫療不發達的國家義診,每月並固定率隊去澎湖駐診一整天,他說,如此澎湖民眾便不必舟車勞頓、還要花高額機票與住宿費用來台看病。

他也幫父親開過刀。通常醫師再高明也不太敢親自替家人動刀,杜元坤相反,「給我一把刀,就像藝人站上舞台,你知道我為什麼跑27個國家開200多台刀,我喜歡鎂光燈,我開刀一定要在大型醫學會,live,麥克風戴著,解釋為什麼這個刀這樣開。我父親糖尿病後期腳爛了要截肢,那時我在美國,飛回來幫他開。」

 

陪父看夕陽 扛債九千萬

他聊到,與父親的關係其實一直有點緊張、疏離,因為從小便感受到父親差別對待,「我讀公立小學一路到公立高中,可是三個弟弟妹妹都讀貴族學校,我爸爸每天開車載他們,他們穿漂亮的海軍領制服,我穿得破破爛爛走路上學。」父親會出席弟弟妹妹的頒獎典禮,卻沒出席過任何一場他的頒獎典禮,也幾乎沒稱讚過他。

那年,已成名醫的他替父親成功手術,「開完刀他也沒謝謝我,只說『在你身上花的錢總算沒白費』,多ㄍㄧㄥ啊,你也感謝一下你的醫生吧。」當全世界都讚美他了,唯獨父親,依舊吝於讚美。杜元坤隨後又喃喃道:「我習慣了。對我來講,他那句話其實也算是讚美了。總算到我爸最後過世,腳都沒有截肢。」

杜元坤與父母、小妹合影,他說父親是台大法律系、母親是台大外文系畢業,至今仍認為沒考上台大愧對父母。(杜元坤提供)
杜元坤與父母、小妹合影,他說父親是台大法律系、母親是台大外文系畢業,至今仍認為沒考上台大愧對父母。(杜元坤提供)

父親過世前,某天在病房中忽然說:「阿坤,來陪我看一下夕陽,這可能是我這世人最後一次跟你看夕陽。」閒聊幾句後,父親說:「你知道為什麼我從小對你那麼嚴格嗎?因為我們家太有錢,我寵你,這個家就敗了。」

他是長子,父親期望特別深。父子大和解,劇本若至此,就太美好。可惜,「他跟我講這些時,家裡已經負債,但我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我想他另一個用意是化解我的心防吧,要我準備扛起債務。」父親過世,他才知道父親晚年因疏於管理公司,母親又被騙去投資,家中已負債9000萬元。他陸續將父親的公司轉賣,再賣掉閒置房產,花12年才償清債務。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那場夕陽談話,聽起來宛如二度傷害。父親心機好重?「醫生跟律師本來就是心機很深的人啊。那些債務後來我弟弟妹妹沒有背,我一個人背。」你也太苦了吧?他答得更像自我安慰:「挫折才能成長啊,不然我怎麼會懂如何把房子包裝後賣掉、把公司賣出去,都是後來學的。」也無怨言。親情的複雜滋味,他嘗得很透。

更新時間|2019.11.29 11:4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