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12.02 21:58

【捧鐵飯碗好累2】書記官值夜班時薪70元 值班費不如小七店員

文|呂苡榕    攝影|姜永年 楊子磊 吳貞慧 賴智揚
新進書記官每月手上會有上百件案子,從早忙到深夜11點才能下班。
新進書記官每月手上會有上百件案子,從早忙到深夜11點才能下班。

2017年底曾任台中、台北地檢署書記官的陳建曄主動向服務機關——台北地檢署申請值班日的加班費。申請加班費未果後,陳建曄隨後向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以下簡稱保訓會)提起復審。

書記官的工作勤務與法警雷同,都得在夜間、假日輪流值班,且值班時薪一樣70元的,有時工作繁重只得加班處理,卻因碰上值班日,無法申請加班費。

在中部某地檢署擔任書記官超過10年的小利(化名),剛到職的第一年,專門處理已結案的案件。「一個月手上會有200件案子要處理。每天做到11點才下班,六、日進來加班,就這樣過一年。」

根據統計去年地檢署新收案總數約200萬,案件爆量,「但很多濫訴,有人天天來提告『外星人侵佔地球』,也有吵著要提告『卸任總統』的。」小利一臉無奈。

 

半夜出勤 帶小孩睡警局

這幾年中部不少地檢署主動出擊偵辦食安、詐欺等大案,這類大規模的「專案」有時一次逮捕上百位嫌疑人,帶回一卡車的證據資料。和檢察官配合的書記官,便得陪著檢察官漏夜在警察局等待嫌疑人做完筆錄,再帶回地檢署開庭到隔天清晨,接著繼續上班一整天。

「有些同事的家人不能諒解,覺得你不是公務員嗎,工作時間應該很固定,為什麼半夜還要出門去工作?還有單親的書記官,半夜小孩沒人顧,只好帶著一起去警察局,小孩就睡在局裡。」小利說。

公務員每個月加班時數上限20小時,小利常常一週加班時數便超過這上限。「而且當你工作太多必須加班,當天又剛好輪值值班,就不能申請加班費,只能拿值班費70元。」曾擔任台中、台北地檢署書記官的陳建曄說,這規定的不合理性在於,明明是加班,勞務所得卻被迫打折,

「如果你事情真的就這麼多,卻只有這些人能做,那你好歹給大家足夠的錢吧。」對陳建曄而言,因為工作量過大而得延長工時,不論是不是在值班日,都應該核實給予加班補償,怎能因為是值班日就不給加班費。

發燒、捉鰻都找119 淹水還得載議員發便當

比法警和書記官慘的,則是消防員與監所管理員。以消防員為例,一次勤務24小時,「做一休一」或「做二休一」。

這幾年重大消防公安導致消防員殉職,凸顯整體人力資源不足。
這幾年重大消防公安導致消防員殉職,凸顯整體人力資源不足。

2015年桃園新屋大火唯一的倖存消防員黃鈺翔解釋,24小時裡,8小時是正常工時、8小時是延長工時(加班),剩下的8小時算備勤,消防員得待在機關內,應付隨時而來的天災人禍。

但消防員的加班費經費來自中央補助和地方預算,每人每月的加班費上限都是1.7萬元,其中中央補助1.2萬元,其餘由地方政府支出,「如果碰到地方政府沒錢,那就只有中央給的1.2萬元可以申請。」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秘書長朱智宇苦笑。

用每月1.7萬元的加班費上限、最低俸點的新進消防員來換算,一個月大約可申請100小時的加班費。但消防員每月加班時數超過120小時是常態,朱智宇無奈地說:「超過的20小時,等於奉獻給國家,頂多記嘉獎給你。」

至於算作備勤的8小時工時,更是完全沒有加班費或計薪方式的黑數,公然被吃掉。

2015年,桃園新屋大火燒死6名消防員,讓消防資源問題上了媒體版面。
2015年,桃園新屋大火燒死6名消防員,讓消防資源問題上了媒體版面。
2015年,桃園新屋大火燒死6名消防員,讓消防資源問題上了媒體版面。
2015年,桃園新屋大火燒死6名消防員,讓消防資源問題上了媒體版面。

加班費、人力皆不足額,但近年業務不減反增。根據消防署統計,2018年119救護車出勤總計110萬1350趟次,相較2007年的81萬1914增加了28萬9436趟次。成長率高達35.6%,裡頭卻有不少烏龍案件,高達二成是「空跑」。黃鈺翔曾遇上當事人僅發燒或頭昏,卻不願自行就醫,堅持找救護車接送,「因為他們覺得消防員送比較安心。」

也有隊上學長遇到民眾請消防員到府幫忙捉蛇,「結果弄半天抓到一條鰻魚——民眾自己買了鰻魚忘記了,鰻魚溜走,民眾誤以為看到蛇。」說完黃鈺翔也忍不住笑了。(編按: 2017年1月起,「捕蜂捉蛇」業務在中央層級已回歸農委會,地方層級則屬各縣市的農業處跟動保處))

還曾有颱風天,全台消防員停休執勤,一位議員吵著要消防隊員開橡皮艇載他到淹水地區發便當,「而且不是每戶都發,票有投給他的才發。邊發還邊握手,要對方記得下次投給他。」一名中部的消防員沒好氣地埋怨。

2012年高雄市消防員徐國堯等人爭取加班費,揭開公務員工時戰爭序幕。
2012年高雄市消防員徐國堯等人爭取加班費,揭開公務員工時戰爭序幕。

2012年,高雄市消防隊員徐國堯、張家偉帶頭爭取加班費,揭開消防員工時、工資計算的荒謬,以凸顯根深柢固的人力缺口問題。只是當徐國堯二人提起加班費的訴訟,最高行政法院卻在2014年駁回,理由是「未領加班費的時數,已給予一支記功獎勵」。「很荒謬啦,我們是要休息,要記功幹嘛!」黃鈺翔苦笑。

就連保訓會的官員私下也認為僅用「記功」作為加班補償,雖合法,「但太不合理了啦,而且大家都有『記功』,不就等於沒有嗎?」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當年提起訴的徐國堯,隨後遭到高雄市消防局以42支申誡懲處免職,爭取勞動權益的下場竟是如此,讓人心冷,「很悲哀,現在只有遇到出事,我們才能有空間爭取更多人力和權益,但這並不是消防員樂見的狀況。」朱智宇無奈嘆道。

更新時間|2019.12.03 01: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