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12.02 21:58

【捧鐵飯碗好累3】拗太凶變世界奇觀 監所管理員一天執勤「25小時」 

文|呂苡榕    攝影|楊子磊
每逢消防員殉職,主管機關才願意正視消防人力與設備不足的困境。
每逢消防員殉職,主管機關才願意正視消防人力與設備不足的困境。

監所管理員的工作模式與消防員相似——整日上工,其中穿插的備勤算作休息,只給時薪70元。特異的是監所管理員一次執勤以「25小時」計算,且明明工時極長,卻還會「欠工時」,得補班還監所。

擔任管理員一職23年的獄政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呂宗倫笑著解這道神秘的數學習題:監所管理員的勤務編排多屬「做一休一,接著做一休三」,每次執勤,中間穿插9小時的備勤時間,且一次執勤需做滿兩天的工時——16小時,「16加9,就是25。今天早上8點上班,隔天上午9點下班。」

 

日夜執勤 監所管理員竟還「欠工時」

「備勤」這一模糊的字眼,正是監所管理員勞動權益的癥結。備勤的9小時裡,雖號稱可讓監所管理員稍事休息,不過這9小時得分拆成三次:2、3、4小時,等於中斷了管理員的睡眠時間,呂宗倫說,「躺下不可能馬上睡著,等你好不容易有睡意,就又被叫去執勤。」

且即便休息仍處於機動狀態,一有狀況立馬需要上線支援。在女監工作的阿文(化名)說,深夜戒護外醫的狀況相當頻繁,像她任職的監所總共有三處簽約的外醫醫院,「婦科、身心科甚至不在同一個醫院裡,所以沒辦法集中在同一處戒護。」遇上多人戒護外醫時,一個受刑人陪同兩名戒護人力,內部的執勤人力馬上出現缺口,備勤人員就得立即補上,甚至休假同仁都要叫回來加班。

被看作「在機關待命休息」的備勤,每小時一樣只有70元薪資,且即便隨時協助勤務,也只能換「內補休」,「上面的說法是:因為這段時間你本來就是要在監所內休息,只是被叫去支援,所以還你一段『在監所休息』的時間,稱之為『內補休』。」小文語氣無奈地說。

明明長時間待在監所工作,但監所管理員還會「欠工時」。呂宗倫解釋,因為和一般公務人員白日工時8小時、一週工作5天,工時40小時相比,監所管理員「做一休一,接著做一休三」,且「備勤不算工時」的排班方式,5天工時只有32小時,工時不足,就得補班。「換算下來,一年大約要補上班17天。」不想補班,只得拿自己的年假去請特休。

沉重的工時讓第一線人員健康出現問題,2017年桃園女監疑似過勞死,今年澎湖監獄同樣出現相似案例,而阿文自己也曾在陪同受刑人戒護外醫時突然昏倒,「事後要去申請職災,還被質疑『又沒斷手斷腳,怎麼算職災?』」聽得阿文心寒。

模糊不清的「工時認定」與「計薪方式」讓人力需求被低估,也讓矯正體系可以長年以不足人力來維持全天候的運作。

要求加班費 主管嗆 「告贏了強制執行」

付出的勞務與所得不相稱,讓基層公務員這幾年陸續槓上主管機關。先是2012年高雄市消防員徐國堯、張家偉向高雄市消防局申請加班費或加班補休未果,一路訴訟到最高行政法院,後遭高院駁回。

2017年則有台中地方法院法警簡嘉達、台北地檢署書記官陳建曄分別向所屬單位申請加班費,遭拒後隨即向保訓會申請復審。而保訓會也陸續做出決議,認定主關機關應核實給予加班費,不能只以值班費打發。

集體爭勞權的背後,是國家功能轉變,行政機關勤務增加,擠壓了有限的人力和資源。同樣的情形並非台灣獨有,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舉例,和台灣行政體制接近的德國,90年代就已出現公務員罷工,近年因國家預算有限,公務體系的福利縮水,勞動保障遠低於一般勞工,但公門業務爆增,讓基層公務員的勞資爭議益發浮出檯面。

林佳和以近期德國警察一樁訴訟為例:運動賽事裡有一個專有名詞——同城德比(Derby),指的是同一城市的兩支球隊進行對戰。遇上這樣的賽事,往往伴隨瘋狂的球迷暴動。「最近便有德國警察因這樣的對戰衍生暴動,讓警察勤務增加,因此控告足球球團。判決結果,法院認定警察勝訴,要求球團給付勤務支出。」

但在台灣,訴訟之後卻未必改善現況,保訓會決議需核實給予法警加班費後,地檢署礙於經費問題,仍未給付法警加班費。

當彰化地檢的法警詢問高檢署,得到的回覆是:「能編的預算就這麼多」「我今天有錢,還需要在這裡被大家盯」,甚至要法警去提告,「告贏了強制執行嘛」。

今年中,法警再次集體爭取加班費,告到保訓會去,也因此有了11月初這份決議,「最近法警的案子是我們手上的大宗。」看著湧入的案量,保訓會官員也狐疑,同是司法單位,為什麼已有判例,還要讓第一線的工作人員透過法律途徑爭取?這番耍無賴的姿態讓陳照中無言:「執法單位怎麼如此不守法。還整天要我們去上兩公約的課……。」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相較公部門在值班、備勤問題上仍顯得保守,今年3月勞動部廢止1985年的函示,2022年起值日夜勤從事收文、接聽電話、巡邏等工作,雇主不能只發津貼,得算作加班,回歸工時計算。這讓第一線公務員感到憤憤不平,質疑公家機關難道不該帶頭改善勞動條件?行政體系不願面對工時爭議,以後怎麼要求民間企業?

更新時間|2019.12.02 17: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