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訂單富商翻臉2】凌嘉科衰到爆 連踩二次雷被迫下興櫃

文|劉曉霞
凌嘉科是國內半導體設備廠,日月光、矽品等都是他的客戶。(凌嘉科提供)

「上月底(10月底),我們已經向上市公司致茂的子公司威光,正式提出民事損害反訴,要求威光清償3台貨款139萬美元,以及合約中載明的保證3成利潤685萬美元,共計824萬美元(約新台幣2.5億元)。」11月中,半導體設備商凌嘉科總經理洪鏗評向本刊控訴,上市公司致茂旗下的設備廠威光積欠貨款,只好循法律途徑解決。

這個看似二家台灣科技廠商的欠款官司,實際上卻與中國大陸最大的太陽能薄膜廠漢能有關。洪鏗評指出,2015年5月,漢能爆發第一次財務危機,在香港停牌,當時凌嘉科就吃過一次虧,被拖欠貨款逾6,000萬元,從此不管漢能招牌再大,凌嘉科就把這家公司列為拒絕往來名單。

未料,2年後漢能竟找上另家台廠威光,由威光出面下單給凌嘉科,洪鏗評說:「我們已經吃虧一次,知道威光是供貨給漢能,所以簽約格外小心,威光除了貨款之外,另給3成利潤,還向我們拍胸脯保證,由威光出面洽談,不用擔心貨款。」

事實上,威光不僅是漢能的核心供應商,還曾拿下漢能最佳供應商金獎,凌嘉科因此和威光簽約,拿下24台自動化設備機器、價值2,336萬美元(約新台幣7億元)的訂單。

「凌嘉科在2017年底交付21台設備,其中19台出貨到天津港口,漢能迄今仍有12台設備沒有清關。我們要安裝設備、檢測的成員也無法協助,由於威光與漢能簽約時,若無法準時交貨,將會罰款3成,因此雖然還沒收到尾款,我們仍然出貨。」洪鏗評詳訴交易細節。

洪鏗評表示:「由於凌嘉科在交貨後,數度向威光催討貨款未果,凌嘉科董事長陳連春去年中還曾親自去中國北京拜訪漢能,希望能解決欠款問題,當時漢能集團副總裁徐曉華先向陳連春表達歉意,並當場向威光通電話表達,希望能解決此事。」

未料,威光以出貨不齊、未安裝設備為由提出違約告訴,去年6月底對凌嘉科假扣押,凌嘉科因此遭停牌、下興櫃,直到今年10月才解除假扣押。回首來時路,洪鏗評說:「整個過程很辛苦,一開始超氣憤的,後來還遇上銀行抽銀根,只能面對、苦撐,靠著精簡員工,重新接單,才撐過來。」

更新時間|2019.12.10 03:3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