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12.10 06:58

【美食外送員2】年少貪玩愧對家人期待 他冒雨外送像贖罪

文|陳函謙    攝影|鄒保祥    影音|鄒雯涵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林俊文送美食維生,自己則在超商買零食、泡麵打發晚餐,想存錢帶太太去日本玩。
林俊文送美食維生,自己則在超商買零食、泡麵打發晚餐,想存錢帶太太去日本玩。

來自宜蘭五結的林俊文是家中長子,曾讀四年輔仁大學,卻因貪玩未能取得畢業證書。木訥不擅表達,加上無技術專業,他多半從事保全工作。前途茫然,他輾轉遷居新竹、台中,又回到台北,任意刷卡買3C,累積百萬卡債:「就迷惘吧…不定性變成自暴自棄。」2年前認識比他更內向、做清潔工的太太,才結束了有錢就離職,沒錢刷卡債的單身生涯。

他今年9月加入熊貓外送,每早9點跑到晚上9點,一週7天不排休,可賺近6萬元。太太則在保全公司上大夜班,晚上7點到早上7點,月薪近4萬元,夫妻倆工作一早一晚,見面機會少,但共可賺10萬元,是過去無法想像的高收入。然而生活開銷至少7、8萬元:卡債、車貸1.5萬元,房租、停車位1.5萬元,吃飯1.5萬元,給父母5000~10000元,加上油錢、保養、雜支,其實能存的也不多。

林俊文對借了200萬元讓自己讀大學的父母充滿愧疚感,也無顏面對留在宜蘭老家幫自己還債、至今未婚的弟弟。
林俊文對借了200萬元讓自己讀大學的父母充滿愧疚感,也無顏面對留在宜蘭老家幫自己還債、至今未婚的弟弟。

談到鄉下借200萬元供他讀書的家人,他一臉羞愧:「以前父母的希望都在我身上,沒錢不敢跟他們聯絡,怕被唸。」家裡全靠弟弟送貨支撐,「他還沒結婚都是因為我。」做外送收入變高,林俊文總算能補貼父母一點:「現在家裡狀況很糟,到處漏水,像貧民窟。」逃不開的責任壓在心上,他努力工作像贖罪,暴雨也咬牙出門:「心裡還是會掙扎一下啦。」

更新時間|2019.12.09 20:2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