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12.10 06:58

【美食外送員7】只盼盡量多賺錢 外送員真的不在乎勞動權益?

文|陳函謙    攝影|鄒保祥 楊子磊    影音|鄒雯涵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林俊文收工後清點代收的鈔票、零錢,偶爾有人付款不找零,5元、10元都成為他的小確幸。
林俊文收工後清點代收的鈔票、零錢,偶爾有人付款不找零,5元、10元都成為他的小確幸。

今年10月起,連續發生多起外送員車禍意外,引起社會關注。外送平台業者是否該納入勞基法管理,各界討論不斷。林俊文3個月前剛上線就曾擦撞計程車,急煞車致手指扭傷,還得賠對方3000元修車,「我知道做這個有風險,意外險我保到650萬元。」他的扭傷獲1千多元保險理賠,聊勝於無。

高報酬的代價是高風險,彈性工時和勞動保障像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受訪外送員多不願被勞基法限制工時,也不太在乎勞動權益,只希望平台不要調降基本車資,不要拉高獎勵門檻。

羊男直言:「政府經濟沒搞好,大家才要去賺錢,不能超時工作等於把人家斷生路。」他的拍片主題之一就是如何抄捷徑,節省紅綠燈停等時間,「搶快最後還是要等紅燈,順順騎就好。」

林俊文秀出手機上,外送系統顯示他當日跑過的路程。這天他跑了6小時、27個地點,共68公里。
林俊文秀出手機上,外送系統顯示他當日跑過的路程。這天他跑了6小時、27個地點,共68公里。

羊男為外送員抱屈,認為媒體以放大鏡檢視:「哪個行業沒有風險?」他認為可以擬法,要求平台為外送員提高保險額度,「但不必強制加入勞保,我個人覺得勞保划不來。」

他亦對工會持觀望態度:「工會發起人操守很重要,會員每月繳費,並非沒有被挪用的風險。」他且認為,為數龐大的外送員,也可能成為工會幹部的籌碼,「今天如果工會幹部去跟平台說,抗爭我幫你擺平,給我抽一趴就好…」

相較於白領階級期待的生活品質、福利保障,受訪外送員普遍只想多掙點錢。生死置之於度外,並不全是因為自私與無知,而是體認到渺小的自己除了靠勞力拚搏,沒有條件與誰談判,也無法期待誰會提供保障。

這天飄起細雨,林俊文晚上9點多收班,吃了一塊香雞排當晚餐,又去超商買泡麵、零食。經不起再三請求,林俊文答應讓我們進入南京東路上的蝸居套房。空氣中有輕微霉濕味和貓砂尿味。二年前搬家打包的紙箱多數未打開,靠牆堆疊一人高:「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搬家,所以不敢拆開。」

室內燈光黯淡,太太去上大夜班,隔天清晨7點才下班,家裡只剩一隻貓陪伴林俊文。他席地而坐,一邊點數送餐代收的鈔票、零錢,一邊說:「我老婆什麼地方都沒去過,只要我開車載她出去玩,她就很高興。現在盡量多賺一點,我想帶她去日本,她從來沒出過國。」硬幣疊在一起發出喀喀脆響,林俊文咧開缺了一顆牙的嘴,腼腆地笑了。

更新時間|2019.12.10 16: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