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9.12.23 06:39

【假新聞禍根】成見扭曲事實 人人都是假新聞製造者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我們擔憂外來的假新聞危害,不過我們也該注意內心的偏見也很容易扭曲事實。
我們擔憂外來的假新聞危害,不過我們也該注意內心的偏見也很容易扭曲事實。

我們抱怨網路假新聞帶風向,指責媒體偏頗操縱輿論。不過,千錯萬錯最大的錯可能在我們自己身上。

美國俄亥俄州大的實驗發現,對於一些有爭論的議題,例如同婚、墮胎、或氣候變遷,即使已提供了確切的數據資料,人們還是會依據對這個議題的既定印象而「記錯」數據。

假新聞害人不淺。不過,我們自己往往就是虛假錯誤訊息的源頭。

美國科學網站phys.org最近公布的一項研究發現,對於不符合我們既定印象的事實,我們看過之後可能仍會記錯。

不只如此,如果他們把自己製造的錯誤訊息傳遞出去,之後這個訊息還會越傳越離譜,距離真相越來越遠。

主持這項研究的俄亥俄州大傳播學助理教授科容諾(Jason Coronel)說,假新聞未必是外來的訊息,也可能是自己心裡生出來的。

他們或許不是故意的,但是他們本身的偏見可能誤導訊息。當他們分享這些自創的假新聞給別人,問題就越來越大。
科容諾,俄亥俄州大學

這個發表在《人類傳播期刊》的研究共進行了兩個實驗。在第一個實驗哩,他們提供110個接受實驗者4則社會議題的訊息,這些訊息都包涵了數字。

其中兩個議題,研究人員在事先的測試中認定訊息裡的數字關係符合一般多數人對這個議題的理解。比如說,多數人預期美國人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比反對的多,而實際上民調的結果也是如此。

另外兩個議題,它的數字則不符合多數人的看法。比如說,多數美國人相信墨西哥移民人數持續在增加。不過實際上的數據顯示,墨西哥移民人數已經從2007年的1280萬人,減少到2014年的1170萬人。

在看完這四個訊息之後,他們被要求寫下這四個議題裡所提到的數字。這個問題出乎受試者的意料,因為事先他們並沒有被告知要記下這些數字。

研究人員發現,人們對於與多數人看法一致的議題,會答出正確的數字關係。也就是說,他們寫下支持同婚比例的數字會大於反對同婚的數字,與真實的狀況一致。

但是對於和多數人看法相反的議題,像是墨西哥移民人數到底是增加還是減少,受試者往往會記錯,與他們可能既有的偏見一致。

科容諾說,實驗中有些人記得正確的數字,也就是1280萬和1170萬,但是卻把兩個數字弄反了。「這表示他們不是胡亂猜的,他們數字對了,但是他們的成見導致他們記成相反。」

研究人員在受試者閱讀訊息時運用了眼部追蹤科技,可佐證受試者確實閱讀了訊息裡的統計數字。科容諾說:「或許你會認為,只要他們對那些不符合預期的數字再多注意一些,他們就比較會把它們記住。不過我們發現結果並非如此。」

「我們可以看出受試者什麼時候閱讀那些不符合他們預期的數字。他們的眼睛對著這些數字來回移動,彷彿在問『這是什麼情況?』在閱讀符合預期的數字時多半不會出現這個狀況。」

在第二個實驗裡,研究人員想知道這些被扭曲的記憶可能被傳播和扭曲的程度。他們設計了一個類似小孩子玩的「傳話遊戲」。

舉例來說,負責傳話的第一個人看到了在美國墨西哥移民正確的變化趨勢(從1280萬人減少至1170萬人)。他們必須憑記憶把數字記下,然後傳給第二個人。第二個人也是憑記憶把數字寫下再傳下去。

結果顯示,第一個人多半會把數字弄顛倒,平均而言他們會說移民數從2007年到2014年增加了90萬人(實際上是減少了110萬人)。

傳話遊戲過程中,離正確數值會越傳越離譜。到了最後,受試者記下的墨西哥移民數變化,平均增加了460萬人。

科容諾說,他們的研究還是有一些侷限。比如說,如果他們能向受試者解釋這些數字不符他們預期的原因,或許他們就比較不會記錯。此外,傳話遊戲和我們真實情況裡的對話並不一樣,在我們正常對話過程裡,或許較有可能限制錯誤訊息的擴散。

不過至少這個結果告訴我們,我們該擔心的不只是在外頭流竄的假新聞。我們內在的假新聞來源可能和外在來源同樣重要。

這或許解釋了為什麼許多人永遠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參與實驗的研究生波爾森(Shannon Poulsen)說:「我們只是偶爾接觸到虛假不實的資訊,不過我們時時與我們自己的偏見為伍。」

參考資料:Phys.org, Nieman Lab

更新時間|2019.12.22 11: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