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9.12.23 10:54

【共享機車番外篇】台灣不容易 連新光三代募資也被拒上百次 

WeMo Scooter創辦人暨執行長 吳昕霈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王均峰 林育緯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作為台灣共享機車的先行者,吳昕霈坦言,早期募資時遇到不少困難。
作為台灣共享機車的先行者,吳昕霈坦言,早期募資時遇到不少困難。

4年前,吳昕霈以共享機車創業,有媒體形容,他為了找資金急白了頭。還有一說,他作風美式、沒拿父親一分錢,壓力大到睡不著,引述資料一一向他求證卻被打槍。「20幾歲就少年白,這幾年更白,是因為老了。」「還是睡得很好,是剛好生2個小孩,睡得少一點。」「父親的投資當然有,但金額最好不要講。」

但創業前幾年確實走得辛苦,公司知名度不高,招聘人員不易,募資困難。「到現在還是在找錢。」吳昕霈說:「創業初期,我們很有自信可以改變台灣的交通,但一開始沒有人認為這是可行的。」

譬如投資人多數不騎車,沒有人知道機車族的痛點。「你在路上明明看到這麼多機車,可是你坐在汽車裡面,你沒有感覺;很多人不知道,原來在台灣有絕大多數的人,是靠機車在移動,所以很多投資人聽不懂機車行業的創新。」

「YouBike成功,誰知道你的共享機車會不會成功?」作為台灣共享機車的先行者,吳昕霈苦笑:「對投資人而言,他會認為,你的不確定因子太高。」

4年前,吳昕霈(右2)以共享機車創業,志在改變台灣的交通出行習慣。
4年前,吳昕霈(右2)以共享機車創業,志在改變台灣的交通出行習慣。

為了募資,吳昕霈至少累積被拒絕了上百次。「我想台灣很多的創業者肯定都經歷過相同的路,因為台灣投資者的思維,相對於海外投資者更保守。」他形容,海外很多早期投資人的思維是,「投10個公司,只要2個公司成功,就達到一定的投資報酬率,但台灣的投資人會希望投10家公司,10家都可以成功、賺錢,因此不會選擇投資風險比較高的行業別。」

一語道出新創行業的困境。吳昕霈說,「我們的天使投資人其實蠻多的,但初期有些本來就是認識我們的人,或者是親朋好友,可是你自己知道,親人看好你的理由,肯定是非專業的。把公跟私混在一起,你會給自己更多的責任跟包袱,壓力會更大。」

吳昕霈說,曾有一個機構投資者在臨簽約前意外破局,後來是父親出手幫忙,才順利度過難關。
吳昕霈說,曾有一個機構投資者在臨簽約前意外破局,後來是父親出手幫忙,才順利度過難關。

曾有一個機構投資者在臨簽約前意外破局,他回憶,「1台電動機車8、9萬元,買1千台車子,錢從哪裡來?後來是我父親主動拿出來,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轉移交通慣性是細水長流的過程。WeMo用4年的時間培養消費習慣,吳昕霈透露,近期開始有海外投資人找上WeMo,明年也將前進東南亞與東北亞等海外市場。「台灣本來就有整合軟硬體的實力,現在WeMo在亞洲也引起一些聲量。」

「初期在海外,我們主要還是服務共享機車,但是跟別人合作,還是我們自己跳下去做都有可能,這就是我們彈性的所在。」他舉例,「我們可以去任何國家,用當地受歡迎的交通工具,例如嘟嘟車做三方結合,透過系統快速複製,都在我們未來的藍圖計畫裡。」

更新時間|2019.12.23 11: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