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20.01.02 06:58

【名家現場施明德5】解決兩岸問題關鍵在中國

撰文︱施明德 
總統制或雙首長制會讓一個人權力大到可以為所欲為的貪腐和獨裁,這是台灣最危險又邪惡的民主體制隱憂。圖為2020年台灣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右起)、宋楚瑜、韓國瑜。
總統制或雙首長制會讓一個人權力大到可以為所欲為的貪腐和獨裁,這是台灣最危險又邪惡的民主體制隱憂。圖為2020年台灣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右起)、宋楚瑜、韓國瑜。

談這麼多,我就是想做這個結論:「和解是台灣唯一的路。」今天台灣的災難不在中國,在台灣內部的敵對和撕裂。這種狀況不利於防衛台灣,也不利於經濟、文化及和諧社會的發展。造成這種情勢的,不是來自中國,主要來自台灣內部不同政黨的奪權言行。如果沒有出現一位有氣度和智慧的總統引領,狀況會持續下去⋯對我而言雖然已是老生常談,仍願國家領導人聽進去。

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北京宣布獨立建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

同年,蔣介石率中華民國的60萬軍民到台灣,迄今已經70年了。

從那個年代起,台灣這個島國上就住著2個記憶體的族群,「中國記憶體」:外來統治集團,及「台灣記憶體」:被外來統治的族群。這2個記憶體的族群問題從統治者、屠殺者、壓迫者、剝削者到省籍對立與仇恨。後來又變成統獨對立及藍綠撕裂。如今,外省二代、三代、四代都誕生了。70年前產生和鑄造的問題,已一一被時間洗禮,被共存交融的事實化解了許多。像70年前「外省人」、「台灣人」的鴻溝幾乎全不存在了。「台灣人」的認同感隨著一代又一代的子孫出生變得又濃又多了⋯。

當下,雖然有些人仍然難忘故國情懷,他們也有權利和機會選擇回歸中國故鄉,或以中國為賺錢的地方,台灣為安居立命的最後堡壘。但是絕大多數留下來的,就像橘逾淮為枳那樣,台灣化了。而原本台灣記憶體的台灣人也相當程度被中華文化同化了。雖然還是有些人想強迫台灣人做中國人,但作用越來越淡。

當年來台灣的第二代會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第三代有很多人會認為自己就是台灣人。等第四代成長,第五代誕生,「恁爸就是台灣人」和「恁祖媽就是台灣人」會在台灣遍地開花。「獨派人士」何必如此焦慮和缺乏信心,一定要強迫「異議者」在此時此刻完全認同屈服呢?在台灣空喊台獨口號,遠遠不如在美國的「台灣人公共事務會」耐心遊說美國國會及政府對台灣的實質貢獻,該會值得台灣人民深深感念。

時間是站在台灣這邊的。尤其當中國恃強驕狂,常常口出惡言威脅台灣,只會令台灣人更厭惡,覺得他們沒有文化,沒有敎養。台灣人何必在意海那邊的人士的失態呢?台灣對中國沒有野心,有野心的那方久久無法滿足,自然會有失措的言論。台灣人就該多點氣度,以文明人的禮貌相待吧。

 

台灣獨立已「借殼上市」

台灣不是亞洲大陸邊緣的島嶼,像濟州島、馬祖、金門、東山島、海南島…台灣是遠在中國大陸之外123公里的太平洋島國,比多佛海峽還寛3倍以上。回頭去了解一下:二次大戰的諾曼第登陸戰史,台灣人就會信心百倍,也會領悟到:美中台三方的關係中,團結台灣內部人民,建立公平公義富裕的社會才是台灣總統的天職。

今天我們的國家不管名字叫台灣或叫中華民國,所代表的人民與土地不就是台灣和台灣人民嗎?40年前美麗島軍法大審,已經有人冒死一再在法庭上大聲對那時會要了他的命的獨裁者蔣經國總統說:「台灣應該獨立,事實上台灣已經獨立30年了,他現在的名字叫中華民國。」

隨後,我們台灣內部最大的共識就是沿著這條路線發展的,從李登輝的「中華民國在台灣」,陳水扁的「中華民國是台灣」,再到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中華民國」和「台灣」併存,還可以互用。實際運作下「中華民國」只在台灣有效,「台灣」則通行於全世界,各適其分。

1949年「中華民國」從中國大陸移到台灣,猶如一家惡質公司,董事長(總統)和董事會(國會)永遠不改選。董事長(總統)永遠是姓蔣的,董事會(國會)永遠是那批老賊。董事長與董事會聯手欺壓股民,全面吞食公司的營收還霸凌股民。有一批股民浴血抗爭,付出慘痛代價,終於在1992年全面改選了董事會(國會),1996年董事長(總統)也由股民直接選舉了。從中國大陸搬過來的這家「公司」中華民國只剩它的名字,其他都已經台灣化也合法化了。當初浴血奮戰的股民認為等適當時機才改名,不必只為了改名而毀了公司權益。保留原公司的名號是為了維護台灣內部的族群和諧,及用來對付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主權的無理聲索。這就是主張台灣人民有權利決定自己命運的奮鬥者之遠見與智慧:借殼上市。一步步讓中華民國澈底台灣化了,只有名存。

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派」主張捍衛中華民國獨立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獨立派」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嗎?何必在「我是中華民國派」之後,再加一句「但我反對台灣獨立」?加這句是為了討好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認為他們有權繼承1949年到台灣的那個惡質公司「原中華民國」的「法統」?

這種主張和立場實在不聰明,更不智慧,簡直是愚蠢。因為你說中華民國依然獨立存在,就是明指「二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當下就不會接受你,你討不到北京的好。北京政府當然清楚:「華獨」、「台獨」都是獨!「一中一台」、「二個中國」、「一中各表」對北京政府而言,都是一丘之貉。它不容你有刻意模糊的空間,不要自以為精明。如果你們真的愛台灣、愛自由,「華獨者」和「台獨者」本來是穿同一條褲子的,應該一起來面對北京的。現在卻仍有些華獨者歧視台獨者,台獨者反對華獨者,到底是在堅持什麼?爭什麼?台灣內部的統獨之爭早已結束,勝負也已定。這些人真的不知今昔是何昔。

十幾年前,就有一位有智慧的企業家曹興誠,他提出一個「兩岸和平共處法」,在尊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法律地位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想合併「中華民國」,就必須提出合併的條件,請求「中華民國」依自己的國家機制裁決。條件不符合遭到拒絕,若干期限後,前者可以再提出更好的條件尋找合併,就像兩家獨立公司的合併一般。這是把企業的併購概念運用在國際關係中,很有想像力,現實和理想兼顧,如何立這個法,全由台灣掌握又能維持文明社會的和平。可惜藍綠兩黨迄今都不屑一顧。

智者常常不見容於政治牛肉場⋯。

 

放棄領土野心,爭取勢力範圍

二次大戰結束後,全球的強權只有美國一再對外用兵。美國爭的是什麼?石油?資源?勢力範圍?可能都有。但美國真的從未為擴張領土野心而對外用兵。

要解決台灣問題或海峽兩岸問題,事涉美中台三方。事實上,關鍵棋子握在中國手中:中國下的棋子是要把台灣納入中國領土之內,或是要把台灣和台灣海峽變成它的勢力範圍?兩者差別極大。

美國70年來對台灣沒有領土野心,所以台灣和台灣海峽牢牢成為美國的勢力範圍,並成為美日等國際勢力防堵中國勢力外溢的第一島鍊之環,而且很歡喜甘願。這種心態從老蔣統治時代,迄今沒有改變!

台灣問題的解決,只有等中國政府哪天覺悟了:放棄對台灣的領土野心,它也許才有可能分享台灣海峽的勢力範圍。

台灣,不是中國大陸或亞洲大陸邊緣的島嶼。台灣是太平洋的島國,東出台灣就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誤判台灣的地理位置就會延伸出錯誤的判斷。這就是中國70年只敢喊打而不敢打的主因。洶湧遼闊的台灣海峽不是說打就能打的,更不是游泳滑水可以到台灣的。要恫嚇台灣人民的人,請多讀些戰爭史吧,特別是海戰空戰史。

台灣只要不主動挑釁中國,只要聲稱我們願意以和平方式處理雙方的歧見,如果中國誤判情勢瘋狂到敢對台灣動武,那就是中國共產政權自取敗亡的起點。

最後,我們也應該正告中國:世界公認的最早在台灣建立殖民地政府的國家是荷蘭、西班牙,中國只是後來台灣諸多外來統治者之一。台灣絕對不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這種說法是擴張主義者的政治詞令,方方面面都站不住腳,毫無意義。中國甚至還比不上荷蘭對台灣主權更有聲索權…。

 

請做國家的總統,不要做派系的大頭目

選戰正如火如荼,勝者黃袍加身,雞犬升天。敗者如喪家之犬。所以我不喜歡總統制、雙首長制,我一直較支持內閣制,勝負比較不會全拿全無,也不會讓台灣內部一直讓藍綠撕裂、統獨對立。總統制或雙首長制會讓一個人權力大到可以為所欲為的貪腐和獨裁,更便於分贓,這是台灣最危險又邪惡的民主體制隱憂。

台灣政治領袖們在奪權爭位時,請不要一直撕裂台灣吧。請不要再拿中國來嚇唬我們吧。

請問天天喊台灣獨立的人士,你們真的一定要立刻改國號,死才會瞑目嗎?

請問中華民國派,你們真的相信中華民國的領土還包括中國大陸嗎?

選戰結束應該是引領和解結束內戰內耗的開始,整碗整桌獨享是不可能促進團結的。

「顧主權,護民主」的真諦是什麼?只是奪權的口號?請當選者真誠品味。

請不要當選就是分贓、享受的開始!

請不要再說:「阮哆好運當選了,嘸你嘜按怎?」

總統,請引領我們走向流蜜與乳的地方,請給我們一個國家的榮譽感吧。請讓我們尊您為國家的元首,不只是黨的頭頭,派系的頭目。

 

庶民,請做自己,不要做票奴!

70年了,兩岸仍有敵我,台灣內部不應該再有「你爸爸奪了我爸爸的江山」「你爸爸讓我爸爸失業、坐牢」⋯有恨有怨的人生是悲慘的。

台灣人早該走出這種悲傷了⋯。

台灣早已走出殖民地時代,也脫離獨裁恐怖統治,人們曾經是恐懼的奴隸,如今也該起身成為自己,負起民主的責任。你不是「黨員」卻把自己習慣性地定位為「藍色」或「綠色」,而不敢、不會、不要做自己就是票奴,就依然是自願為奴的人。

每個時代都依舊存在自願為奴者,民主時代裡自願為奴的人,自願做政黨、政客的票奴,其實就是棄守自己靈魂的人,枉費先賢先烈以血淚為你掙來做自己的權利⋯。

台灣,仍然是個有外敵的國家,促成內部的和解、團結如果不能靠政客實踐,就必須靠人民自己培養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這才是真正的民主素養。

寫這篇文章,我內心一直在掙扎:這次該不該去投票?因為我討厭被政客欺騙而懊惱的感覺⋯。

作者施明德
作者施明德
作者施明德
  • 1962~1977年 蔣介石的政治良心犯
  • 1979年 美麗島事件總指揮
  • 1980~1990年 蔣經國的政治良心犯
  • 1993~1996年 民進黨黨主席
  • 2006年 反貪腐紅衫軍總指揮

寫於2019耶誕夜前夕,霪雨霏霏的汐止山谷

施明德

更新時間|2020.01.02 15:0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