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12.30 21:58

神出鬼沒的明星物種! 麥覺明花11年拍出《黑熊來了》

【熊熊遇見2】

文|陳立妍    影音|洪偉韜 余孟儒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麥覺明熱愛登山及戶外活動,長期以影像記錄台灣山林之美。(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麥覺明熱愛登山及戶外活動,長期以影像記錄台灣山林之美。(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以《台灣古道誌》《繽紛台灣再發現》《MIT台灣誌》等節目斬獲5座金鐘獎的麥覺明,在電視圈耕耘多年後也將觸角延伸至紀錄片,除承接林務局、國家公園的委託案,如林務局東勢林區委製的紀錄片《大雪山有熊森林》,也在去年推出首部生態電影《黑熊來了》,紀錄「黑熊媽媽」黃美秀及其研究團隊捕捉繫放台灣黑熊過程的珍貴影像。

聊起和台灣第一位進入深山繫放台灣黑熊的女性學者、現任台灣黑熊保育協會理事長黃美秀結緣的契機,麥覺明說兩人認識超過20年,從黃美秀仍是博士班學生、開始研究黑熊時,就曾主動登門拜訪她。

「當時我跟黃美秀老師提議想拍攝『台灣黑熊』與研究團隊,可是因為那時黃老師主持的是國家公園的一個專案,雖然沒有機會拍攝,但也因此機緣認識黃老師,彼此有了默契。」2008年,黃美秀接下全台灣黑熊分布地圖的調查案,並在2014年重啟台灣黑熊捕捉繫放計畫,麥覺明終於如願近距離拍攝台灣黑熊。

麥覺明(右)與「黑熊媽媽」黃美秀(左)相識逾20年,期盼藉《黑熊來了》喚醒大眾對台灣保育危機的認知。(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麥覺明(右)與「黑熊媽媽」黃美秀(左)相識逾20年,期盼藉《黑熊來了》喚醒大眾對台灣保育危機的認知。(大麥影像傳播工作室提供)

為什麼選擇拍攝台灣黑熊?麥覺明表示:「我想很多喜歡拍片或做節目的人,都會對這個神秘、夢幻的明星物種感到好奇,拍攝過程也是很大的挑戰。」

台灣黑熊神出鬼沒,畫面累積更需長時間,開啟一段長達11年的漫長「尋熊之旅」。麥覺明原預計在2016年推出《黑熊來了》,為積累更豐富的素材及故事,擴大影片的視野格局,決定拉長拍攝時間,包括2018年轟動台灣的「南安小熊」與馬來熊的保育問題,都是後來加入的內容。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麥覺明笑說:「其實我們跟行銷公司簽的合約早就過期,在法律上也失效了,但大家有一個默契,還是照著合約走,他們可能也覺得我們是一家很奇怪的公司吧,怎麼一直拖。」

更新時間|2020.01.06 03: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