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19.12.30 05:59

【時力安心亞專訪3】公務員父餐桌上針貶時局 高鈺婷政治基因早深植體內

文|社會組    攝影|翁睿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高鈺婷認為,現在所追求的人權與黨外時期是不同面向。
高鈺婷認為,現在所追求的人權與黨外時期是不同面向。

其實高鈺婷的爺爺及父親都在菸酒公賣局內上班,,尤其爺爺還是受日本教育的,但2人卻不太像一般人印象中戒嚴時期的傳統公務員,高鈺婷笑說:「對我們家庭來說,講政治是稀鬆平常的事,餐桌上就能邊吃邊聊,當然是在罵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比較多啦!」

高鈺婷回憶說,爺爺會對她訴說日治時代國民黨來台以及228事件的故事,而父親則會提到有關白色恐怖、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陳文成、江南案的所見所聞,讓她政治觀念的認知深受爺爺及父親的影響。

高鈺婷從小就會聽阿公、夫親講黨外故事。(翻攝畫面)
高鈺婷從小就會聽阿公、夫親講黨外故事。(翻攝畫面)

高鈺婷坦言,父親講的黨外故事,比課本上更好聽,實際這些年揭露出來的部分,也跟爺爺、父親講得是一致的;但在318學運之前,她仍只是會關心新聞時事,從未想過要實際行動,318過後才開始成為時力主席邱顯智的志工,但真的讓她決定投身政治的原因,是去年的九合一大選。

318學運後,高鈺婷成為時力主席邱顯智的志工。(翻攝臉書)
318學運後,高鈺婷成為時力主席邱顯智的志工。(翻攝臉書)

「其實去年的地方大選及公投結果,讓我很震撼!」高鈺婷說:「第1個原因是保守勢力的明顯反撲,第2個則是台灣居然有那麼多人,不能接受與自己有差異的人事物,這讓我感到相當驚訝!身為2個孩子的母親,去年的大選結果讓我覺得,不是把自己顧好就可以,想說既然時力給了我機會,那就為孩子的未來努力看看。」

高鈺婷也提到時力找她參選時,她的確也曾猶豫說若因自己參選,而讓藍營得利,是否會跟過去的政治理念相違背?但時力卻用數據告訴她,其實藍綠對手在擔任市議員期間,針對年輕時代所在意的托育及居住正義等政策,是0質詢也0提案。

競選辦公室成立時,包括邱顯智、黃國昌、徐永明等時力要角,都到場為高鈺婷打氣。(翻攝臉書)
競選辦公室成立時,包括邱顯智、黃國昌、徐永明等時力要角,都到場為高鈺婷打氣。(翻攝臉書)

「這個數據讓我覺得,對於年輕世代關心的部分,這些候選人並沒有相同的想法,再來就是就算我不出來選,以目前的選民結構,我也不認為綠營就會獲勝,如果要做1個新時代的民意代表,提出讓人民有感的政策,讓人民願意跟著一起走,才是政治人物該做的,所以我才決定參選。」高鈺婷堅定地說。

對比黨外時期,高鈺婷認為在現今的國際浪潮下,自己比較屬於進步派的年輕媽媽,加上之前是研發科技工程師,因此對於人權的概念,比較注重在科技轉變帶來的社會變遷,諸如:海關人臉辨識系統或車牌辨識系統,是否有侵犯隱私的疑慮,與黨外時期所爭取的人權是不同面向。

更新時間|2019.12.30 05: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