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9.12.31 11:56

【長濱魔獸阿北(下)】醫生說只能再活兩年 「玩《魔獸》讓我忘了罹癌病痛」

文|周文凱    攝影|周文凱
原本在台北從事房屋代銷的林昭辰,正值壯年卻罹癌;他離開職場、遠赴台東定居後,以木雕《魔獸世界》神兵為樂。(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原本在台北從事房屋代銷的林昭辰,正值壯年卻罹癌;他離開職場、遠赴台東定居後,以木雕《魔獸世界》神兵為樂。(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我在台北的工作是房屋代銷,再加上建築設計、裝潢設計、廣告設計,我的工作量其實是巨大的,實在是太累。然後我每一個Case就是幾百萬、上千萬在拚搏,那壓力很大。

我們遇到的人就是建設公司,那種擁有10億、20億、50億、100億(的老闆),那你每天要陪他,不只是告訴他你的東西要怎麼賣,還要陪他吃飯、喝酒、聊天、上酒店、打高爾夫球。老董事長可能60歲、70歲,他是早上4點就起床了,然後就打電話給你,就是說:「6點了,那個北投球場。」「6點,那個美麗華球場。」

事實上我的《魔獸》時間都是把我睡眠時間拿去,因為工作不能不顧。我明明(早上)5點才下副本,然後6點就去打球了;所以我根本沒有在睡覺,只能趁空檔瞇一下。我也曾經打奧山打到睡著;因為奧山要農很久,打到睡著啊!然後我朋友就說:「幹嘛,你是當機喔?斷線嗎?沒有啊!你都一直在那裡啊!」

也是因為這樣子,因為沒在睡覺,睡眠不足是身心靈健康最大的殺手,所以那時候就得了鼻咽癌。

林昭辰受邀參加《魔獸世界》15週年派對,並為活動打造了寬3.5公尺的巨型LOGO木雕。
林昭辰受邀參加《魔獸世界》15週年派對,並為活動打造了寬3.5公尺的巨型LOGO木雕。

有一天就是流鼻血了,去看耳鼻喉科,以為是感冒,然後他(醫生)說不行,你這個要去(醫院)看。一檢查就癌症,那時候已經4公分了,(腫瘤)算很大。後來又去專門治療癌症的醫院,可是我那時候做放療、化療,整個臉都被輻射變得跟石頭人一樣,裂開。就是化膿、然後乾掉又結痂,整個人就是好像土元素一樣;然後脖子又都流膿流湯,臉沒辦法轉,東西也吃不下,連喝個水都好像刀在割。

後來我想說,不對,即便給你醫,癌症沒了,可是整個身體都壞了;然後就決定我不要治療。那時候醫生嗆我什麼?「你們這種病人我看多了,你現在4期已經末期了,頂多就兩年,你再回來就是安寧病房了。」

哇靠,他這樣嗆我;我想說你是有病啊?應該是你要去看醫生吧?

後來我就不管了。

搬去台東其實是太太起頭的,因為我們有一天去花蓮玩,住民宿,她自己在台北工作也很累,她說:「我們要是可以搬到這邊,開一家民宿就好了。」我說可以啊。剛好我後來又生病,就加速實現吧,過一些自己想過的日子。

我就在網路看到一個房子,然後就透過Google Map去看附近的環境。那是一個5、60年的老房子,背山面海,可以看到太平洋,然後看到那個景很漂亮,我坐火車去現場看;心裡有了想法要怎麼改造它,就把他買下來。

我們同時也把台北的一切,房子賣了,賓士車也賣了,直接就過去了。

練7個職業 玩了15年還是有新發現

然後,就繼續玩《魔獸》啊!以前要上班,我現在一整天都可以玩《魔獸》啊,然後我也漸漸就忘記了生病這件事情啊。醫生說兩年,可是我得癌症到現在,已經7年多了,我還活著耶!也沒有人幫我補血,也沒有人幫我治療,我可能自己回復功能跟DK(死亡騎士)差不多,哈哈哈哈哈哈。

我現在是,從早上起床,吃完早餐就開始《魔獸》,因為我現在練了7個職業,滿等,120級。

搬到台東長濱後,林昭辰自己打造了一間小木屋,充滿《魔獸世界》元素。(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搬到台東長濱後,林昭辰自己打造了一間小木屋,充滿《魔獸世界》元素。(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我會練7個職業是因為......一開始我喜歡近戰,就一刀是一刀,不會複雜,也不用唱法,最簡單;然後練了10年以上的戰士。可是後來覺得不對啊,我如果不知道其他職業的功能是怎麼運作,我是沒辦法去把這個副本打好,因為你瞭解什麼樣的職業有什麼樣的技能,你才可以把那個團給handle的很好。

所以我想說:「不對,我只練一種職業不行。」所以我就開始練其他的。先是聖騎士,然後戰士、然後DK、DH(惡魔獵人),然後獵人、術士。最近,因為之前14年都玩聯盟,然後這個月開兩隻部落練德魯伊;我覺得德魯伊超讚耶。所以你看,我練了15年,《魔獸》還是給我非常多的意外,還是有新的發現;而且我練了部落之後,我才發現說,原來我以前只玩了半套的《魔獸》,玩了部落之後,你才可以把整個劇情串得很好。

打造木雕神兵解悶 「我已經沒有debuff了」

做木雕是因為玩《魔獸》嘛,那你一定會看一些YouTube上面有關於《魔獸》的周邊;然後有一天就看了國外他打造那個(武器),我就很希望有一把「霜之哀傷」。可是「霜之哀傷」玩家無法取得,因為掉落之後只有阿薩斯可以用,我就去看網路上有沒有賣;可是一把原尺寸的,在大陸淘寶都要1萬多,而且是模子做出來的。

我那時候剛好整理房子,釘了小木屋,然後剩下一些木頭料,我就想說,乾脆我自己來弄一把好了。我就把剩下釘木屋的材料,湊成了一把「霜之哀傷」。我之前沒有在做木工,買了雕刻刀,就自己玩,玩出來。

林昭辰與他打造的「霜之哀傷」,這也是他第一件木雕作品。
林昭辰與他打造的「霜之哀傷」,這也是他第一件木雕作品。

我在魔獸FB社團把「霜之哀傷」貼上去,欸,1000多個讚?我想說:「我從來沒有那麼多讚過啊!」就決定繼續做下去了。把剩料用完後,又叫了新的材料,一把一把做;我做了《魔獸》大概有15件(兵器),然後還有一件《爐石戰記》的那個盒子。很多人說:「阿北你是在賣的?」我說我不是在賣啦,在賣的在牛郎店,哈哈哈。

我只是自己開心啦!就一把一把做下來。然後就成立了粉絲專頁,雖然不多,但有些人來按讚;就會想說我自己可以解悶,然後又可以帶給別人快樂,那就夠了。

如果他們公司(暴雪娛樂)一直存在的話,《魔獸》我可能會再玩15年。因為我覺得我的病已經被治療了,我已經沒有debuff(遊戲用語,指削弱、不良狀態)了。

我希望我可以再玩15年;不管是《魔獸》的壽命,或是我的壽命。

欣賞更多手作的《魔獸世界》神兵利器: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更新時間|2019.12.31 12: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