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20.01.05 10:06

【全文】罹癌後決心遠離台北 木作遊戲神兵讓他成了「長濱魔獸阿北」

文|周文凱    攝影|周文凱
林昭辰是《魔獸世界》的資深玩家,閒暇時用木料打造遊戲內的武器,受到玩家喜愛。這次他應邀為《魔獸世界》15週年派對打造了寬3.5公尺的巨型LOGO木雕。
林昭辰是《魔獸世界》的資深玩家,閒暇時用木料打造遊戲內的武器,受到玩家喜愛。這次他應邀為《魔獸世界》15週年派對打造了寬3.5公尺的巨型LOGO木雕。

上週末在台北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舉行的《魔獸世界》15週年派對中,展出《魔獸》相關的電影板畫、木雕及樂高積木等藝術創作。其中,木雕作品包括多件《魔獸》武器,以及寬達3.5公尺的15週年巨型紀念LOGO,都讓入場參觀玩家讚嘆其細節之細膩;而這些作品都是由木雕創作者林昭辰親手打造,他更是從《魔獸》開服第一天就加入遊戲、堪稱「骨灰級」的死忠玩家。

雖然手藝精湛,但林昭辰受訪時謙稱自己不是專業的木雕師,創作《魔獸》木雕純屬興趣使然。其實現年52歲的他,過去曾在台北的房地產代銷行銷企劃公司從事廣告設計、建築設計、室內空間設計等工作;然而事業正值顛峰之際,卻被診斷出鼻咽癌末期,當時醫生更斷言他最多只剩兩年壽命。

「可是我得癌症到現在,已經7年多了;我還活著耶!」如果林昭辰不提,光從外表真的很難看出他曾大病一場。而這場病也成為他人生的轉折;他離開了職場,更在6年多前賣掉台北所有房產、車子,帶著妻子遠赴台東長濱定居,享受他一度以為可能所剩無幾的人生。

就算如此,他卻也從未離開《魔獸世界》;遊戲更在他休養生息的過程中,驅離了病痛的恐懼,甚至開啟了他木雕創作的契機。

在接受《鏡週刊》訪問時,他暢談為何如此熱愛《魔獸世界》;以及在罹癌後,他又如何從這款遊戲中找到人生的新樂趣。以下為他第一人稱的分享:

如果要把地球介紹給外星人 《魔獸》文化要放進去

我從DOS時代就在玩遊戲,玩電腦遊戲。後來從《魔力寶貝》啊、《金庸群俠傳》、《天堂》啊、《奇蹟》啊......一路玩下來。可是,你知道那種日系的遊戲、台系的遊戲,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玩家比怪物還要多」;你看《天堂》,扛了一把刀,走了一小時,打不到兩隻怪,一重新長出來就死了,你永遠殺不到他。

然後這時候剛好有《魔獸世界》進來。開服的時候,我們就一群人準備等他開服;就去網咖坐一整排,大概10來個吧,然後就進去了,一直玩一直玩。這幾年我中間可能有AFK(away from keyboard,暫時離開)一點點時間,也曾經嘗試要去玩別的遊戲。可是我說真的,我也找不到可以跟它匹配的。

《魔獸世界》15週年派對中,林昭辰受邀展出了多件作品。
《魔獸世界》15週年派對中,林昭辰受邀展出了多件作品。

因為第一個,全3D。我本身也有玩一些3D Studio max、Maya,所以那種全3D的東西我覺得很有吸引力。然後呢,它又即時戰鬥,不是那種你一拳我一拳、回合制那種東西;那種不刺激啊!手殘、腦殘的人是玩不了《魔獸》的。

我甚至在想說,有沒有那種腳的滑鼠可以用?像鋼琴的踏板一樣,滑鼠、鍵盤再加上腳踏板,我就可以把所有技能都放的很順、很好,瞬間就可以,不用再移滑鼠、要移到快捷列。

還有一個東西,《魔獸》的設計風格,你可以看到它的美術,非常的強;你可以看到現在的遊戲裡面,有很多都在仿魔獸。不管是種族啊,然後身上的裝(備)啊,場景啊。

再來一個,就是《魔獸》的故事性很強,你會把自己丟在裡面。比如說,薩魯法爾死掉了,可能那種部落的玩家就會很生氣;可是,擁戴女王派的就覺得薩魯法爾死的好。它會讓玩家真正把自己投入在裡面。

林昭辰對《魔獸世界》的故事、角色、武器都非常熟悉;連BlizzCon剛發表、尚未推出的最新資料片,他也已經開始研究裡面的兵器。
林昭辰對《魔獸世界》的故事、角色、武器都非常熟悉;連BlizzCon剛發表、尚未推出的最新資料片,他也已經開始研究裡面的兵器。

從(進入)《魔獸世界》第一天之後,我的人生分成三等份。第一等份是睡覺的時候,我稱為就是「World of the dream」;第二個是我的現實人生,叫做「World of reality」,第三個就是「World of Warcraft(魔獸世界)」。我醒著的時間有一大半都在《魔獸》裡面。我一半的時間在工作,那是現實;但是接下來的就是在《魔獸》裡面。

你不能把它當成一個遊戲,現在《魔獸》是全世界有多少人啊!它甚至就是在地球上的一個虛擬國家。它是一個文化,它是一個生活,它甚至是很多人的過去與未來。如果將來有人要把地球上的訊息丟在外太空,讓外星人去解開,告訴他們地球上是什麼樣子;《魔獸》鐵定要放進去。

遊戲之餘又拚工作 身體亮紅燈

我在台北的工作是房屋代銷,再加上建築設計、裝潢設計、廣告設計,我的工作量其實是巨大的,實在是太累。然後我每一個Case就是幾百萬、上千萬在拚搏,那壓力很大。

我們遇到的人就是建設公司,那種擁有10億、20億、50億、100億(的老闆),那你每天要陪他,不只是告訴他你的東西要怎麼賣,還要陪他吃飯、喝酒、聊天、上酒店、打高爾夫球。老董事長可能60歲、70歲,他是早上4點就起床了,然後就打電話給你,就是說:「6點了,那個北投球場。」「6點,那個美麗華球場。」

事實上我的《魔獸》時間都是把我睡眠時間拿去,因為工作不能不顧。我明明(早上)5點才下副本,然後6點就去打球了;所以我根本沒有在睡覺,只能趁空檔瞇一下。我也曾經打奧山打到睡著;因為奧山要農很久,打到睡著啊!然後我朋友就說:「幹嘛,你是當機喔?斷線嗎?沒有啊!你都一直在那裡啊!」

也是因為這樣子,因為沒在睡覺,睡眠不足是身心靈健康最大的殺手,所以那時候就得了鼻咽癌。

林昭辰原本在台北從事房屋代銷,正值壯年卻罹癌;他離開職場、遠赴台東定居後,以木雕《魔獸世界》神兵為樂。(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林昭辰原本在台北從事房屋代銷,正值壯年卻罹癌;他離開職場、遠赴台東定居後,以木雕《魔獸世界》神兵為樂。(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有一天就是流鼻血了,去看耳鼻喉科,以為是感冒,然後他(醫生)說不行,你這個要去(醫院)看。一檢查就癌症,那時候已經4公分了,(腫瘤)算很大。後來又去專門治療癌症的醫院,可是我那時候做放療、化療,整個臉都被輻射變得跟石頭人一樣,裂開。就是化膿、然後乾掉又結痂,整個人就是好像土元素一樣;然後脖子又都流膿流湯,臉沒辦法轉,東西也吃不下,連喝個水都好像刀在割。

後來我想說,不對,即便給你醫,癌症沒了,可是整個身體都壞了;然後就決定我不要治療。那時候醫生嗆我什麼?「你們這種病人我看多了,你現在4期已經末期了,頂多就兩年,你再回來就是安寧病房了。」

哇靠,他這樣嗆我;我想說你是有病啊?應該是你要去看醫生吧?

後來我就不管了。

搬去台東其實是太太起頭的,因為我們有一天去花蓮玩,住民宿,她自己在台北工作也很累,她說:「我們要是可以搬到這邊,開一家民宿就好了。」我說可以啊。剛好我後來又生病,就加速實現吧,過一些自己想過的日子。

我就在網路看到一個房子,然後就透過Google Map去看附近的環境。那是一個5、60年的老房子,背山面海,可以看到太平洋,然後看到那個景很漂亮,我坐火車去現場看;心裡有了想法要怎麼改造它,就把他買下來。

我們同時也把台北的一切,房子賣了,賓士車也賣了,直接就過去了。

搬到台東長濱後,林昭辰自己打造了一間小木屋,充滿《魔獸世界》元素。(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搬到台東長濱後,林昭辰自己打造了一間小木屋,充滿《魔獸世界》元素。(翻攝自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練7個職業 玩了15年還是有新發現

然後,就繼續玩《魔獸》啊!以前要上班,我現在一整天都可以玩《魔獸》啊,我也漸漸就忘記了生病這件事情啊。醫生說兩年,可是我得癌症到現在,已經7年多了,我還活著耶!也沒有人幫我補血,也沒有人幫我治療,我可能自己回復功能跟DK(死亡騎士)差不多,哈哈哈哈哈哈。

我現在是,從早上起床,吃完早餐就開始《魔獸》,因為我現在練了7個職業,滿等,120級。

我會練7個職業是因為......一開始我喜歡近戰,就一刀是一刀,不會複雜,也不用唱法,最簡單;然後練了10年以上的戰士。可是後來覺得不對啊,我如果不知道其他職業的功能是怎麼運作,我是沒辦法去把這個副本打好,因為你瞭解什麼樣的職業有什麼樣的技能,你才可以把那個團給handle的很好。

所以我想說:「不對,我只練一種職業不行。」我就開始練其他的。先是聖騎士,然後戰士、然後DK、DH(惡魔獵人),然後獵人、術士。最近,因為之前14年都玩聯盟,然後這個月開兩隻部落練德魯伊;我覺得德魯伊超讚耶。所以你看,我練了15年,《魔獸》還是給我非常多的意外,還是有新的發現;而且我練了部落之後,我才發現說,原來我以前只玩了半套的《魔獸》,玩了部落之後,你才可以把整個劇情串得很好。

打造木雕神兵解悶 「我已經沒有debuff了」

做木雕是因為玩《魔獸》嘛,那你一定會看一些YouTube上面有關於《魔獸》的周邊;然後有一天就看了國外他打造那個(武器),我就很希望有一把「霜之哀傷」。可是「霜之哀傷」玩家無法取得,因為掉落之後只有阿薩斯可以用,我就去看網路上有沒有賣;可是一把原尺寸的,在大陸淘寶都要1萬多,而且是模子做出來的。

我那時候剛好整理房子,釘了小木屋,然後剩下一些木頭料,我就想說,乾脆我自己來弄一把好了。我就把剩下釘木屋的材料,湊成了一把「霜之哀傷」。我之前沒有在做木工,買了雕刻刀,就自己玩,玩出來。

林昭辰打造的「霜之哀傷」,這也是他第一件木雕作品。
林昭辰打造的「霜之哀傷」,這也是他第一件木雕作品。

我在魔獸FB社團把「霜之哀傷」貼上去,欸,1000多個讚?我想說:「我從來沒有那麼多讚過啊!」就決定繼續做下去了。把剩料用完後,又叫了新的材料,一把一把做;我做了《魔獸》大概有15件(兵器),然後還有一件《爐石戰記》的那個盒子。很多人說:「阿北你是在賣的?」我說我不是在賣啦,在賣的在牛郎店,哈哈哈。

我只是自己開心啦!就一把一把做下來。然後就成立了粉絲專頁,雖然不多,但有些人來按讚;就會想說我自己可以解悶,然後又可以帶給別人快樂,那就夠了。

如果他們公司(暴雪娛樂)一直存在的話,《魔獸》我可能會再玩15年。因為我覺得我的病已經被治療了,我已經沒有debuff(遊戲用語,指削弱、不良狀態)了。

我希望我可以再玩15年;不管是《魔獸》的壽命,或是我的壽命。

欣賞更多手作的《魔獸世界》神兵利器:長濱魔獸阿北木作神兵FB

更新時間|2019.12.31 18: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