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1.11 13:08

【全文】《國際橋牌社》上架談2年 台灣政治劇險中求生

文|劉慧茹    攝影|陳仁萱
《國際橋牌社》借總統府拍攝,一幕總統宣誓就職橋段,出動大批車隊。(馬克吐溫提供)
《國際橋牌社》借總統府拍攝,一幕總統宣誓就職橋段,出動大批車隊。(馬克吐溫提供)

為振興台灣影視,政府鼓勵民間合力催生各類型劇種。政治職人劇《國際橋牌社》搭上文化部補助政策風潮,以每集750萬元製作10集,創2019年台劇製作費新高。

看好政治IP商業潛力,製作人兼總導演汪怡昕首次投身戲劇,但5年來從企劃開發、編劇到製作,過程一波三折,又因題材涉及敏感政治議題,一度面臨無平台上架的窘境,後來透過各種活動擴大聲量,突破難關,將在大選後上線。

紀錄片改玩戲劇 汪怡昕

1970年生於台北

代表作:

  • 2019年 劇集《國際橋牌社》第一季製作人兼總導演
  • 2018年 軍中人權紀錄片《少了一個之後—孤軍》製作人、導演
  • 2017年 紀錄片《客籍228受難者》製作人
  • 2014年 原住民歷紀錄片《國家的國家的國家》製作人
  • 2013年 紀錄片《哲人—總統李登輝》製作人
金鐘編劇來救火 鄭心媚

1976年生於台東

學歷: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文化政治碩士

編劇代表作:

  • 2019年 戲劇《國際橋牌社》《鏡子森林》
  • 2018年 迷你時代劇集《奇蹟的女兒》
  • 2015年 戲劇《燦爛時光》獲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
  • 電影《野孩子》入圍金穗獎優良電影劇本

台灣首部政治職人劇《國際橋牌社》,以90年代為背景,描述身處其中的小人物如何應對求生,故事虛實交錯,企圖描繪出台灣民主化歷程。

 

汪怡昕看好台灣政治環境的戲劇性,嘗試開發政治題材劇集。

製作人汪怡昕2013年起陸續製作《哲人—總統李登輝》《客籍二二八受難者》《國家的國家的國家》《少了一個之後—孤軍》等政治題材紀錄片,看好台灣政治環境的戲劇性,具轉化為商業IP的潛力,5年前首度嘗試開發政治題材劇集。

汪怡昕投入百萬元,委託團隊費時一年做田調,並請學者為團隊、編劇上課。但過程並不順利,編劇連換十人、劇本一改再改,直到2017年汪怡昕請前公視總經理馮賢賢擔任監製,協助調整編劇方向,才在隔年送案申請補助。

劇組花1年才申請到總統府介壽館首次出借拍戲。
劇組花1年才申請到總統府介壽館首次出借拍戲。

該劇規劃製作8季,第一季獲文化部「107年度超高畫質節目製作補助」3,000萬元,並由製作公司自籌3,000萬元對等投資,加上其他民間資金,總製作費達7,500萬元,共拍攝十集,創2019年台劇單集製作費最高紀錄。

《國際橋牌社》故事充滿話題,為吸引觀眾,前年底汪怡昕再找來《奇蹟的女兒》《燦爛時光》的金鐘編劇鄭心媚統整、改寫劇本,讓全劇更具可看性。鄭心媚表示:「為引起台灣人共鳴,同時貼近歷史,決定更改故事架構,用一集一個序場的方式處理。」

該劇歷史資料量龐大,和鄭心媚以往一人編劇包辦田調的狀況不同:「除了要瞭解歷史事件,還要清楚故事中影射的人物背景和經歷,才能揣摩他們當時的立場、會採取什麼行動。拿捏不準會激怒相關當事人,太貼近歷史又會對創作產生束縛,直到拍攝時,劇本仍不斷調整。」

文化部長鄭麗君(右二)出席記者會,力挺台灣首部政治職人劇。左起李登輝辦公室主任王燕軍、監製馮賢賢、編劇李志薔。
文化部長鄭麗君(右二)出席記者會,力挺台灣首部政治職人劇。左起李登輝辦公室主任王燕軍、監製馮賢賢、編劇李志薔。

 

台灣政治很精彩,台灣人也一直被政治影響,這類題材不是沒人看,而是沒端出好作品以致沒市場。

監製馮賢賢進一步解釋:「為了讓戲好看,在不脫離歷史事件脈絡下會虛構某些情節,演員演出也非模仿,而是依劇情發揮詮釋。」

她舉出劇中一幕閉門會議的橋段,因實際情況外界無從得知,細節得自行想像。事後請教相關人士,為避免爭議決定重拍,「這齣劇大家都睜著眼睛看,分寸拿捏不好很容易被批評,過程就像摸石頭過河,不斷在學習。」

製作人兼總導演汪怡昕(右),找來金鐘編劇鄭心媚(左)為《國際橋牌社》故事做最後統整。
製作人兼總導演汪怡昕(右),找來金鐘編劇鄭心媚(左)為《國際橋牌社》故事做最後統整。

鄭心媚透露:「編劇時花很多力氣在鋪陳事件前後人物如何盤算、產生衝突。」她以美劇《紙牌屋》《白宮風雲》為例,也許觀眾對劇中政治生態和法案不盡然了解,但仍會為情節緊張、為主角遭遇憂心。對此《國際橋牌社》也在故事上多所著墨,「吸引觀眾投入,感受大時代下小人物的掙扎與抉擇。」

《國際橋牌社》另一看點是盡可能重回劇中影射事件的現場,藉此增加真實感。例如,總統就職記者會的場景,就爭取到總統府介壽館首次外借劇組12小時;而立委打巴掌、互毆的戲碼,也借用立法院會議室實景拍攝,原型則來自1993年時任立委韓國瑜掀桌甩陳水扁巴掌、引發立委打群架的新聞。

加長型凱迪拉克、復古哈雷摩托車組成的車隊,8輛車每日租金要價50萬元。(馬克吐溫提供)
加長型凱迪拉克、復古哈雷摩托車組成的車隊,8輛車每日租金要價50萬元。(馬克吐溫提供)

因時代變遷,還原歷史現場得搭配特效處理道路、建築、景觀等,有時礙於費用只好妥協。但汪怡昕強調,仍煞費苦心在場面上增強可看度,「像總統宣誓就職,我們就借了加長型凱迪拉克、復古哈雷摩托車車隊護送總統,8輛車一天租金就50萬元,其中一輛是宋楚瑜擔任省主席時期的同款凱迪拉克,已無掛牌行駛,需以卡車運到現場才能使用。」

立法院會議室拍攝打群架橋段,唐從聖(左二)以陳水扁為原型,被立委甩巴掌。立委鄭運鵬(右一)特別客串演出。
立法院會議室拍攝打群架橋段,唐從聖(左二)以陳水扁為原型,被立委甩巴掌。立委鄭運鵬(右一)特別客串演出。

然而有一段在李登輝時代,一群記者在總統府走道堵麥克風搶訪總統的戲,被指是一大瑕疵,完全不符當年總統府採訪規定。汪怡昕解釋:「那場戲是刻意營造張力,讓主角之一的政治線記者林逸君問總統『身為台灣人,你有能力治理台灣嗎?』帶出戲的主軸。」

過去台灣影視環境普遍認為,台灣政治類型劇市場太小,導致鮮少人製作政治劇,鄭心媚卻持相反意見:「台灣政治很精彩,台灣人也一直被政治影響,這類題材不是沒人看,而是沒端出好作品以致沒市場。」她期待《國際橋牌社》能引發帶頭作用,讓更多影視公司創作更多政治題材作品。

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客串民眾在韓國大使館外抗議中韓斷交的橋段。(馬克吐溫提供)
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客串民眾在韓國大使館外抗議中韓斷交的橋段。(馬克吐溫提供)

 

《國際橋牌社》好不容易完成第一季,因遇總統大選、內容敏感,以及上映授權金未達共識,費時2年才談定平台。

《國際橋牌社》去年7月殺青後,首播卻一直延宕,買賣版權一波多折。汪怡昕坦言,該劇雖有文化部補助擴大製作規格,但費時兩年才談定平台,原因在於開拍前一年他提早與國內外通路洽談,但平台反應要看到作品才能評估,他只好先籌資開拍。好不容易完成第一季,又因遇總統大選、劇情內容敏感,以及平台上映授權金和條件未達共識等狀況,才不斷延遲。

《國際橋牌社》每集安排大場面,增加可看性。(馬克吐溫提供)
《國際橋牌社》每集安排大場面,增加可看性。(馬克吐溫提供)

直到去年11月在華山舉辦鄉民試映場,friDay影音人員報名到場觀看,感受到現場觀眾熱絡氣氛,才主動與汪怡昕聯繫:「friDay影音看見了我們團隊在製作、行銷規劃的用心,不到一週就談成合作。」預計1月20日、總統大選後播出。

《國際橋牌社》以劇中人物角色,開發成桌遊「背刺力量vs.死亡之握」。(馬克吐溫提供)
《國際橋牌社》以劇中人物角色,開發成桌遊「背刺力量vs.死亡之握」。(馬克吐溫提供)

《國際橋牌社》不僅把精彩的台灣政治轉換成戲劇,接下來將延伸開發為IP,推出桌遊「背刺力量vs.死亡之握」、電視電影《地下電台與計程車司機》;而正在籌備的第二季,也已獲文化部4,520萬元補助。汪怡昕期許資金陸續回收,做為第二季開拍基礎,也藉由此次經驗,在製作上更加精進。

更新時間|2020.01.10 15: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