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1.16 17:03

【鏡大咖】直視不安全感 苗可麗

文|翁健偉    攝影|劉耀勻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嚴鎮坤 
大家總是從電視上認識苗可麗,總覺得她是一個精明、強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面對挑戰時,她還是有不安的一面。
大家總是從電視上認識苗可麗,總覺得她是一個精明、強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面對挑戰時,她還是有不安的一面。

愛看電視的人,應該不會不認識苗可麗。曾經是鄉土劇的潑辣壞女人,罵出超高知名度。也是許多電視劇的熟面孔,但去年金馬獎開場表演時,卻讓人忍不住發出:「咦!居然是她!」看著在台上載歌載舞的苗可麗,驚喜又陌生。

所以常常覺得人生很有趣。」苗可麗談到大家重新發現她的歌舞才藝,連她自己都很意外,「一開始是唱歌出道,可是卻在唱歌這條路走得非常不順遂。也因為不順遂,才去演戲。也因為演了戲,在演藝圈可能有一點成績。在有一點成績之後,現在又有機會回到開始的歌唱,可是當回到歌唱以後,才發現原來以前自己唱歌好像方法都錯了!」

 去年在金馬獎的開場表演,讓觀眾赫然發現,苗可麗(右)還有許多大家沒見識過的一面。(李鍾泉攝)
去年在金馬獎的開場表演,讓觀眾赫然發現,苗可麗(右)還有許多大家沒見識過的一面。(李鍾泉攝)

舞台之上 一直抖

她說以前唱歌,就是「自己唱爽的」,但也會發現唱到高音時很吃力,甚至唱不上去。因為接演了音樂劇《台灣有個好萊塢》,被要求去上課,才知道唱歌發聲法是錯的,「很多發音位置對的時候,高音很容易上去,怎麼樣唱高音可以輕鬆一點?要瞭解怎麼去運用你的聲音。」

這張照片並不在計畫之內,苗可麗看到了娃娃車,愛不釋手,留下這有趣的瞬間。
這張照片並不在計畫之內,苗可麗看到了娃娃車,愛不釋手,留下這有趣的瞬間。

音樂劇的演出,又比想像中複雜,「因為以前演戲可以自己加台詞,情緒來了多加兩句,都沒有關係。」音樂劇就不行,她說:「台詞要完全在這個節拍裡面,只要稍微拖了一下,就過了,下歌的點就不見了。可是你台詞還是要講完啦,這要抓得多準!」

現在談起舞台演出,有完整的心得,但一開始苗可麗非常害怕接觸舞台劇,「拍戲,可以這句講錯,『卡,重來!』或者這場拍完,趕快看下一場劇本。舞台劇不是,兩、三個小時的戲,就是一直演下來。幾乎沒有時間再去拿劇本來背,而且沒辦法NG的,所以那個壓力是非常、非常大的,抗壓性要很高。」

演出舞台劇,讓苗可麗面對自己的不安全感,還學會從中克服。
演出舞台劇,讓苗可麗面對自己的不安全感,還學會從中克服。

從原本抗拒的心態,到願意面對挑戰,苗可麗認為老天爺都有安排,「我就去做做看吧!如果做不好,也有做不好的收穫。所以就會嘗試去做。不過結果都會覺得蠻好的,原來真的是上天的禮物。」

苗可麗承認,是那種自己給自己的壓力,要她演舞台劇就是不由自主的緊張,她甚至記得第一場演出時,要叼根菸上場,「那個手抖到,手指是僵硬的,很怕被觀眾看出來。」但是她不是在《台灣霹靂火》演個天不怕、地不怕,還會罵人的李豔萍,到底在怕什麼呢?「真的,沒辦法就是緊張到手一直發抖,也不知道在抖什麼!」

外放情緒 怕無感

第一次登台演出,她說劇本擺在舞台旁邊,一下場就衝過去,「趕快拿起來看,等一下我要講什麼。雖然已經都記住了。那種不安全感,讓我覺得剎那間,我是空白的,要趕快拿起來看一下,然後再衝上去!」苗可麗說舞台劇有太多需要快速換衣服的時刻,又要記牢台詞、走位,還有在換幕時全場會陷入一片漆黑,「一開始很不習慣,那種忽然間暗場,還要走到舞台定點,根本什麼都看不見。所有的、很陌生的狀態,無法掌控的狀態是非常恐懼。」

經過了實戰般的舞台劇壓力測試後,苗可麗學會抗壓了嗎?她說現在靠繪畫紓壓,「只要經紀人發現圖畫得非常多,就知道我壓力很大!」
經過了實戰般的舞台劇壓力測試後,苗可麗學會抗壓了嗎?她說現在靠繪畫紓壓,「只要經紀人發現圖畫得非常多,就知道我壓力很大!」

在還沒接觸舞台劇的時候,苗可麗最害怕的,其實是在多次演出後,情緒就不見了。「以前演戲,都是把情緒留在真正要拍的時候。第一次可能哭出來,到了第三次就哭不出來,因為拍了八百遍就沒感覺了。所以我那時候演舞台劇,想說:『天啊!一次也要演十幾場,後面的怎麼辦?』」所以她會認為,假使每次演出都要來真的,這個可能就是「情緒的中邪」。

對戲啟發 來真的

但是跟楊麗音合作的時候,光是在排練,一個看著她的眼神,竟然是眼眶含淚的,讓苗可麗驚覺「天啊!不能不在那個狀態!」「因為總覺得第一次是最好的、最真實的感情,所以排戲時,就會情緒hold住,頂多給百分之五十,不過就是排戲而已嗎?後來我發現,其實舞台劇演員光在每一次的排戲,都非常的入戲,而且基本上都是給真的情緒。我們有時候兩點進去彩排,一直到晚上十點,光一個戲要走多少遍,壓力超大的,就試著去調整自己。」

現在苗可麗也說,每次演出舞台劇還是感動到不行,不會因為演過十幾場,就突然沒感覺了,「我真的多慮了,可能經過這樣密集彩排以後,發現所有的情感也好,故事也好,好像就是變成在你的骨子裡。所以在演戲的時候,情緒真的就是很自然地到那裡,已經有那樣的感覺。」

尚未決定上檔日期的新戲《做工的人》,無論是題材、拍攝環境都是台灣電視少見,苗可麗(左)挑戰全新的表演。(大慕影藝提供)
尚未決定上檔日期的新戲《做工的人》,無論是題材、拍攝環境都是台灣電視少見,苗可麗(左)挑戰全新的表演。(大慕影藝提供)

還未上檔的新戲《做工的人》,是苗可麗主動爭取到的,「我先看了故事大綱,感覺一定會很辛苦,因為每天在工地。但是我覺得,如果可以因為演了這個戲,讓很多人看《做工的人》,對做工的人有不一樣的想法。身為一個藝人,我們的任務就在這裡。那時候去面試,就告訴對方,『你們要找我,因為我想要做這件事情。』後來真的選我,超開心的。」

環境好煩 幫入戲

不過開心沒有太久,因為接下來有收到通知要去工地實習,她說臉上就三條線。那當初幹嘛自我推薦?就說「演戲找我,有事找替身」,這不就得了呀!進入了四面沒有牆的工地,鋼筋都凸出來,樓梯也沒有扶手,地上又都是圖釘,走路都不能靠牆,很容易被刮傷,苗可麗形容這樣的環境「好煩」,「可是非常棒的是,當有這樣的場景,站在裡面的時候,應該已經入戲百分之八十了。所以有時候,環境也是會幫助你進入這個角色。」

因為在工地實地拍攝,苗可麗都覺得自己全身都是汗臭,擔心被別人聞到會很臭,就在自己身上灑香水。結果某天拍戲,大家席地而坐的時候,她身邊的李銘順卻反問,「妳是不是有噴香水?」「對呀!」「做工的人,這個時間怎麼還會那麼香?」

「我就想說,『好尷尬!』工人就是要有汗臭味,一整天不該那麼香!要自己在這個狀態,真的不能這麼做的!」苗可麗說這件小事讓她學到更多,「後來我就不管了,就讓它臭吧!」

苗可麗幾乎都是一頭短髮造型示人,她說是因為白頭髮太多,留長很不好整理,短髮就好處理多了。
苗可麗幾乎都是一頭短髮造型示人,她說是因為白頭髮太多,留長很不好整理,短髮就好處理多了。

場邊側記

苗可麗說自己的嗜好是收藏娃娃,有時候也會接手親友們、因為長大而不玩的洋娃娃。就這樣已經收藏了近百尊之多。

她講得非常輕鬆,聽起來也很療癒,但為什麼我腦海裡都一直冒出《安娜貝爾》的畫面?!

歌手惡女 苗可麗

1月13日生,曾以歌手身分出道,2001年起接連演出《台灣阿誠》《流氓教授》受到矚目,並以《台灣霹靂火》走紅奠定惡女形象,以《含笑食堂》榮獲第48屆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2018年起演出多部舞台劇。

造型:李詩文/服裝提供:Maryling、詹朴/場地提供:Switch Space

更新時間|2020.01.15 13:5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