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1.23 06:04

感覺像拍了好幾部電影! 他堅持仿拍舊片貼合時代氛圍

【默片解說員5】

文|祁玲    影音|甘政國 林雅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為了做出相當於老片效果的畫面,周防正行從拍攝角度、鏡頭轉換到服裝布景等,都依樣畫葫蘆重新拍攝。 (翻攝自twipu.com)
為了做出相當於老片效果的畫面,周防正行從拍攝角度、鏡頭轉換到服裝布景等,都依樣畫葫蘆重新拍攝。 (翻攝自twipu.com)

《王牌辯士》既然以辯士為主題,默片的畫面不可少。不但電影裡提到的五部舊作,導演周防正行都重拍一次新版本,另外也為劇情需要量身打造了三部新作,無怪乎他笑稱「感覺像拍了好幾部電影。」

周防出席金馬影展映後座談時解釋,不直接採用老默片的畫面,是因為電影呈現的大正時期樣貌是他想像出來的。若採用了當年那些默片,反而會造成時代上的違和感。「大家在電影裡看到的時代是我空想出來的,若其中出現真正的默片,會讓這部默片看起來像紀錄片。」

為了做出相當於老片效果的畫面,他仔細研究,從拍攝角度、鏡頭轉換到服裝布景等,都依樣畫葫蘆重新拍攝。例如早期沒有移動推軌的做法,因此攝影機盡量不移動,鏡頭也不能剪太細,以忠實呈現早年的電影技術。

此外,黑白片時代的畫面長寬比例與現在不同,現在大多是16比9,但當時的比較接近電視的比例,約4比3,他拍攝時也特別留意到這點。

仿拍老默片時,周防分別採用數位攝影機和傳統膠卷拍攝兩種做法,由於《茶花女》和《鐘樓怪人》需要比較多後製,例如製作背景,他會用數位攝影機拍。但《金色夜叉》和《不如歸》,因可找到完全能表現舊時日本電影風貌的場景,便以35釐米膠卷拍成黑白片。

早期台灣受日本影響,也有辯士傳統。《王》片藉由主人翁的電影夢重現這段亞洲電影史,也提醒人們觀影方式是會隨時代而演變的。他說:「現代人看電影的方式很多,有人用手機看,也有人在家或進戲院看。這部作品說明了電影的發展取決於未來電影院的樣貌,兩者習習相關。」該片將於1月31日在台上映。

 《王牌辯士》細膩描繪默片受歡迎的情景和放映場所,需要吸收大量知識和資訊,是周防正行(前排右)的最大挑戰。 (天馬行空提供)
《王牌辯士》細膩描繪默片受歡迎的情景和放映場所,需要吸收大量知識和資訊,是周防正行(前排右)的最大挑戰。 (天馬行空提供)

更新時間|2020.01.21 11: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