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活臺南】修復記憶裡的美好 臺南古蹟改造進行式

攝影|林韋言    文|黃淑卿
街頭藝術節中,以紙箱搭建的臺南郵便局,喚起許多臺南人的過往記憶。(臺南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在臺南這個古城,看古蹟已經不是件稀奇事,走在各區街道都能發現代表舊時代的歷史建物,誇張一點形容,古蹟分布甚至比便利商店還密集,不論是正被修復的,或是正爭取大家關注,希望重現風華的,又或者已被拆除,用另個方式重現大家的回憶,古蹟在臺南正進行一場改造進行式,要喚起記憶裡曾經有過的美好。

位在中西區的市定古蹟「原臺南州會」,自去年開始啟動修復工程,歷經1年時間,將後期加蓋建築陸續拆除,覆蓋半世紀的舊時樣貌逐漸浮現,吸引不少人駐足觀看,現在內部也已經可以看到日治時期的牛眼窗及圓柱等建築特色,沒見過這座建築原始風貌的臺南人,都相當期待修復後的成果。

「原臺南州會」後期加蓋建築陸續拆除後,覆蓋半世紀的舊時樣貌逐漸浮現。(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提供)

 

臺南州會 重新見天日

2004年被列為臺南市定古蹟的原臺南州會,建於1935年,當時因臺南州廳會議室空間不足而興建,戰後轉供臺南市議會使用,數十年來都是民意機構的議事殿堂,建築外貌呈現日治後期的現代主義式樣,立面僅以垂直(窗框)水平線條(出檐雨庇)分割, 3 樓窗框上則有開圓窗(俗稱牛眼窗),線條簡單典雅。只是到了1966年因辦公室空間不足,原本立面外也增建6層辦公室,室內的牛眼窗、圓柱及緊鄰中正路的建築立面,因此被整個包覆住。直到去年進行修復工程,著手恢復古蹟原有樣貌,投入經費約新台幣 4,500 萬元。

市長黃偉哲(中)也參與了紙箱臺南郵便局的推倒儀式,和民眾一起創造集體新回憶。(臺南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人員表示,原臺南州會已有84年歷史,在修復過程中發現許多歷史痕跡,像是3樓自治史室原有木圓柱裝修痕跡、東側大門出入口原有地坪材質、以及十字廊1╱4圓轉角等,這次修復工程還將重現臨中正路3樓的斜屋頂立面,恢復日治時期原有古蹟外貌。

原臺南州會修復完成後,將成為中西區圖書館,串連林百貨、原日本勸業銀行臺南支店、原臺南合同廳舍、原臺南測候所、原臺南州廳及臺南警察署等市區重要古蹟,成為古蹟活化再利用的典範。

內部已經可以看到日治時期的牛眼窗等建築特色。(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提供)

進行修整中的歷史建物,還能讓人有所期待,但若是過往已拆除的,大概也只能藉著昔日舊照,遙想那消失的身影,臺南郵便局就是這舊時美好回憶之一。日治時期1910年落成啟用,位於現在中西區忠義路及民生路口,出自設計臺南州廳(現台灣文學館)的知名建築師森山松之助之手,是當時臺灣最大郵便局。入口處的衛塔及牆面的紅磚白飾紋頗具特色,留有許多紀念明信片及照片圖像等史料,有最美的郵便局稱號。在見證60多年郵政發展後,於1973年拆除,另建為現在的中華電信機房大樓。

感受到民眾的這份思念,文化局在今年臺南街頭藝術節「國際進擊場」單元,邀請法國藝術家奧立佛.古斯(Olivier Grossetête)現地創作,特別設計了一個「參與式作品」名為《全民烏托邦》,以臺南已消失的建築物為思考起點,參考郵便局、圖書館和銀行等過往建築圖像,設計出大型作品,不用機械,僅用雙手和常見的紙箱與膠帶,透過巧妙的組合、拼貼與運用,讓臺南極具代表性但卻已消失的郵便局重現於臺南街頭。16公尺高的巨大紙箱建物,雖然由民眾共同搭建後再一起推倒拆解,但過程中喚起臺南過往記憶同時,也創造了集體新回憶。

在郵局工作的文史工作者莊昭盛,長期投入郵政相關文史研究。

 

建築活化 再造郵便局

已經逝去的令人回味無窮,依舊佇立的,更該及時把握。同樣是日治時期建造的佳里郵電局(舊佳里郵局建築),是臺南市現存唯一郵便相關的日治時期官署建築,除了見證日治時期郵便發展史,具歷史文化價值,整棟建築採日式「切妻造」屋頂設計,在日本是宮殿、神社常用的設計,立面則是以砌磚及洗石子工法並用,外觀頗具個性,造形優美,反映1930年代的建築風格,在2016年由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公告為歷史建築,今年將完成調查研究,後續再爭取設計及維修經費。

1989年就開始在郵局工作的文史工作者莊昭盛,長期投入郵政相關文史研究,一路關注佳里郵便局的建築保存再活化,他說,整座建物閒置超過50年了,許多民眾經過都不曉得這裡有個老郵局,而且全臺只剩9棟郵便相關日治官署建築,建築形式不一,佳里郵便局極具特色,更期待看到它修復活化,恢復當年人潮往來景象。

10年前他還特地拍照做影像紀錄後再印製明信片,將前面停放車輛及後方大樓處理後,可以看出佳里郵便局的純淨之美。佳里郵便局正面分成3個區塊,中間是主要入口,有一山牆面,中央開雙扇門,兩側則是各開一縱長形窗,都以褐色洗石子形成門框與窗框,開口上方還留有隱約能辨識的「佳里郵便局」5個大字,上頭再開一高窗,山尖處是木作破風面,建築物四面都有開窗。

莊昭盛為佳里郵便局做影像紀錄並印製明信片,還加蓋紀念郵戳。(莊昭盛提供)

而同樣也在郵局服務的稽查人員莊家鈞,兒時更曾經住過佳里郵便局後方宿舍,因為父親是資深郵局人,隨著父親工作搬遷,一家5口就擠在一方小室,雖然住的時間短暫,但記憶深刻,甚至記得郵便局後方,雜草深處有一個避難防空洞,如今看著圍牆內的荒煙蔓草,也不免有些感傷,期盼能早日看到整修後回復當年樣貌。

側邊也能見到以褐色洗石子形成的門框與窗框。

完整內容可參見臺南市刊《悠活臺南》

更新時間|2020.01.20 07:25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