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1.19 22:28

【羅文嘉專訪2】批阿扁被列入11寇 他灰心脫離政治圈去種田

文|黃文鉅    攝影|王漢順    影音|陳建彰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羅文嘉帶我們回到他的故鄉桃園新屋,他從父親那裡繼承的農地,至今每年仍固定收成有機稻米,農忙時,他也會下田幫忙。
羅文嘉帶我們回到他的故鄉桃園新屋,他從父親那裡繼承的農地,至今每年仍固定收成有機稻米,農忙時,他也會下田幫忙。

所謂白目線鏤刻在他背上,愛之者,惡之者,皆肇於此。去年初,他接任民進黨祕書長一職,「我明知這是坑,跳了會一身髒,但眼看香港的處境越演越烈,不得不讓人更憂心台灣,我的想法是今天改變不了,也不放棄改變的機會和責任,如果改變不了,最後是我們不想看到的結果,以後一定會後悔!」他說得儼如烈士。

背骨不信邪 烏鴉被討厭

「我的個性中是有一種不信邪的部分,我覺得很多事情為什麼一定得這樣?為什麼不能有別的樣子?為什麼不照你(統治者)的方式來,就得忍受恐懼及懲罰?我就是不能忍受持有權力的一方,來欺負、打壓沒有權力的一方,我要反抗、我要去改變。」反抗與改變,是他昔日抗衡國民黨的姿態,但若換成陳水扁垮台後他在民進黨內的四面楚歌,亦無不可。

投入選戰近1年,故鄉農舍外圍早已長滿了雜草,採訪這天,羅文嘉難得忙裡偷閒,忍不住說要好好整頓、修剪一番。
投入選戰近1年,故鄉農舍外圍早已長滿了雜草,採訪這天,羅文嘉難得忙裡偷閒,忍不住說要好好整頓、修剪一番。

太太劉昭儀不諱言說:「他的理想性格有時候不合時宜、不受歡迎,到現在還有人罵他背骨啊,他是格格不入的,是烏鴉嘛!他曾說他以為搞政治可以改變很多人,可是失敗了,個性不合適,也沒有眾人支持,後來都被討厭。」

2001年,他辭去文建會副主委參選立委,順利當選;2005年,辭去客委會主委參選台北縣長,卻落選了。2006年,陳水扁陷入國務機要費案、海外密帳案遭聲押,他批評阿扁以「南線專案」為自己抗辯,說法前後矛盾,是很糟糕的策略,這番話被挺扁人士抨擊「忘恩負義」,列入「11寇」。

 

灰心陷低谷 暫離政治圈

2011年,投入台北市立委初選,敗給姚文智,隨後痛斥負面選舉歪風,表達對政治灰心。他意識到性格與環境的落差,「我已到了臨界點,所以決定離開。」淡出政壇之後,他收購水牛出版社、回故鄉桃園種田、跟太太創立「我愛你學田」市集兼餐廳,仿效北宋「學田制度」,透過購買「學田米」的方式代替捐款,把盈餘投入偏鄉教育。

自2011年淡出政壇後,羅文嘉歸隱田園,種田賣米,經營書店,也積極推廣偏鄉孩童教育。若不是前年民進黨大敗,激發大家的「亡國感」,他也不會決定在去年答應受邀接任祕書長。他說,自己是為了下一代的自由民主而打這場仗。
自2011年淡出政壇後,羅文嘉歸隱田園,種田賣米,經營書店,也積極推廣偏鄉孩童教育。若不是前年民進黨大敗,激發大家的「亡國感」,他也不會決定在去年答應受邀接任祕書長。他說,自己是為了下一代的自由民主而打這場仗。

劉昭儀回憶那段低谷,用「很苦」形容,「縣長選輸後,被黨內人士凌辱,再加上他講了阿扁的所謂不中聽的話,這些之後,有些話不能說出口,往心裡吞成了內傷,等於是一個永遠無法結痂的疤,所以,當我知道他決定再次面對那傷口(回政治圈),只能由他去。」

台大政治系同窗、一同擔任陳水扁核心幕僚的馬永成說,羅文嘉很浪漫主義,有崇高理想性格,「他在扁政府時期像領軍打仗的主帥,回來當祕書長不一樣,必須協調整合人際,過程中,同理心變得很重要,得理解各派系不同人馬為何這樣想?過去他領軍作戰,同理心不太重要,黑白很分明,但同理心必須在黑白中間保有灰色地帶。」

更新時間|2020.01.19 14: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