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1.31 06:58

【心內話】媽媽請恁也保重

文|李桐豪    攝影|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我舊年10月初8假釋,恐嚇取財關10年,自龜山出來才知影物價上漲這呢嚴重,便當卡早一粒5、60箍,今嘛要100箍。找一個飯店住到隔日,普通賓館嘛欲1千700。我進去帶20萬,後來佇監所乎水塔壓傷腰椎,手術林林總總開銷,扣到剩2萬。人講自由的滋味,我一點攏袂歡喜。

阿生,42歲,廚師,台南

搭客運轉回故鄉新營,阮厝內人搬走了,我嘛毋知影怹搬去叨位。透過管區去找,才知影怹搬去隔壁庄,但序大人透過里長轉達,怹當作沒我這個人,若是我敢回去,怹明仔載就會搬家,後來阮媽媽叫里長拿二萬給我,乎我去看病。

我細漢不愛讀冊,爸爸憨慢講話,庄腳郎卡土性,教育就是打。厝內待不住,15歲上來台北,佇林森北路學日本料理,學7年,呷公司睏公司,存一百萬,後來簽六合彩,一切攏烏有,開始走偏路。

彼一時陣,轉回新營攏是找朋友飲酒唱歌,罕得回去。我被抓,阮爸爸打電話去警察局,說把我關到死。監所10年來,怹攏未曾來看,看同學攏有爸爸媽媽來看,怹帶一些家常菜分我食,就會想起厝內人,會想起佇厝大家作伙吃飯的時陣。認真講起來,以前攏做錯了,卡早當歹子,厝內透過小弟拿所費給我,一擺1千、2千,拿到就跟朋友飲酒唱歌,袂曉想厝內人乎我這條錢是乎我過生活,也袂曉想那是爸爸辛苦賺來的。

父母放捨我,我佇新營街頭,漫無目標行來行去。關久了,害怕接觸人,譬如要去便利商店買水,看到門口有2、3個人佇遐講話,我就不敢進去,會心慌,想說我買物件你們是按怎抵遐講話。錢快花完了,睡人家的亭仔跤,人報警來趕,3、4天換一個所在。後來行入一間農藥行,開200箍買農藥,欲自我了斷,但是目睭金金半點鐘,欲開不敢開,完全沒勇氣。

後來打電話給監護人,伊安排我去桃園安置街友的人安基金會。頭先不習慣,不敢佮別人講話,後來厝邊頭尾會來打招呼,問我是按怎會來這邊?才知影怹係真正關心。我佇廚房鬥跤手,煮食乎遊民呷,本來是幫手,後來換別人做我幫手。我佇遮等於贖罪,一方面煮食乎街友呷,比乎消費者快樂。另一方面,不用想明仔載會不會被抓,每日8、9點就睡了,一暝到天光。卡早的生活戴羅雷(ROLEX)開米淋(BMW),今嘛領殘障輔助一個月3千,但是卡早跟今嘛相比,我甘願今嘛。

我每日過得真平靜,但想起厝內人心會酸,不過大家攏有安穩欸生活,我也不方便去叨擾,一切攏係我應該。佇監所我畫POP做工廠布置,幫同學畫卡片乎家人佮女朋友,我每一日攏佇心內想欲畫卡片乎厝內人,講爸爸媽媽今嘛雖然不方便見面,但我會變好,請恁保重,等到彼一天,乎我有機會孝順恁。

更新時間|2020.01.16 17: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