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1.25 06:58

【全文】大亨搶金錢豹酒女遭狙殺 安全帽上指紋成破案關鍵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繪圖|王聖光、鄭雅紋 
2004年10月,台中娛樂界大亨柳東坡在街頭遭槍手狙殺,死於賓士車內。
2004年10月,台中娛樂界大亨柳東坡在街頭遭槍手狙殺,死於賓士車內。

台中娛樂大亨柳東坡2004年遭當街槍殺身亡,引發震撼。警方在槍手戴的安全帽上,採集到當時竹聯幫青堂堂主吳承暾弟弟的指紋,深入追查發現,柳與吳為了金錢豹酒店小姐爭風吃醋,柳發現包養的小姐與吳到KTV歡唱,憤而到KTV要人,結果被吳的小弟痛毆,柳事後找人槍擊吳的下體,讓吳無法人道,為了報復,吳才找槍手幹掉柳。一場腥風血雨,都是為了一個女人。

2004年10月14日下午4點多,台中電玩業及酒店業大亨、年僅38歲的柳東坡,在人車熙攘的台中市崇德路遭槍擊,當場死於車內駕駛座。消息傳出,民代紛紛抨擊台中治安敗壞,立委何敏豪甚至大罵:「市民忍無可忍!」

柳東坡遭槍擊後,賓士車一路滑到對街,撞上廣告看板。(東森新聞提供)
柳東坡遭槍擊後,賓士車一路滑到對街,撞上廣告看板。(東森新聞提供)

 

大亨醉茫 三百萬被乾洗

柳東坡在警界、八大行業小有名氣,人脈橫跨黑白兩道,遭槍擊前曾以被害人身分上過新聞。2002年7月某天清晨,柳開著賓士敞篷車外出收帳,共收了300多萬元現金與支票,卻因為喝掛,將車子停在路邊睡覺,醉茫茫的他忘了關上敞篷車頂,引起專門「乾洗」醉客的竊盜團覬覦,損失慘重。警方將此案列為重大竊案,調閱監視器,大陣仗偵查,但沒能追回贓款。

柳東坡因失竊金額龐大,上了新聞版面,也凸顯他財力雄厚,儼然新一代的娛樂大亨。事實上,柳早年從事電玩業,師承台中電玩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林姓業者,累積了做生意的技巧與人脈,自立門戶後,多角化經營,並跨足當年最紅火的三百暢飲酒店。

厲害的是,柳東坡日進斗金,卻不吝與同業分享,彼此交叉持股,對於黑道的朋友、白道的警官,更是慷慨捐輸,動輒十數萬元的花酒帳款一筆勾銷,與媒體關係也不錯。這個看起來「沒有敵人」的年輕大亨,為何會慘死街頭?

前竹聯幫青堂堂主吳承暾(圖)遭柳東坡買凶槍擊下體,從此不良於行、無法人道。(東森新聞提供)
前竹聯幫青堂堂主吳承暾(圖)遭柳東坡買凶槍擊下體,從此不良於行、無法人道。(東森新聞提供)

 

街頭遇襲 繞回慘遭擊斃

有些內幕,只有極少數人才知曉。當時在命案現場,焦慮的台中市警察局長葉坤福呶呶不休、二分局分局長余輝茂神情嚴肅,負責此案的刑事小隊長李松強站在封鎖線外,看著鑑識人員採證,他偷偷拉了分局長一把,到一旁密談。

警方在死者柳東坡車上發現50萬元現金,研判歹徒非劫財殺人。(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在死者柳東坡車上發現50萬元現金,研判歹徒非劫財殺人。(東森新聞提供)

李松強告訴余輝茂:「死者身上還有50萬元現金,行凶動機肯定不是劫財,這案子,1個月我破給你看。動作要快,不然抓不到人。」余睜大眼睛問:「你知道是誰?」在黑、白兩道布線極深的李,是少數的「內行人」,他知道,廣結善緣的柳東坡在事業上可能沒有敵人,但是情關難過,早已結下必須以命抵償的梁子!

現今已退休快十年的李松強告訴記者,警方很快釐清案發經過。案發當天下午2點多,柳東坡開著賓士車,到台中市北區漢口路靠近崇德路,一家高檔男士服飾店訪友兼採購,4點左右走出店外,一個戴全罩式安全帽、身穿雨衣的男子,越過崇德路,跑步靠近他的車子,柳趕緊鎖上車門,男子掏出手槍射擊,卻卡彈,柳連忙倒車,加速沿漢口路逃命。

已退休的刑警李松強(圖)當時承辦柳東坡命案,並順利在1個月內破案。
已退休的刑警李松強(圖)當時承辦柳東坡命案,並順利在1個月內破案。

李松強說:「柳東坡個性倔強,他沒逃回公司,一般人肯定有多遠跑多遠,但他竟然繞一圈,想找出對他開槍的人,沿途還不斷打手機,有打給他太太、公司幹部,其中一通打給某個偵查隊長,說有人跟蹤他,想要殺他!該名隊長正在開會,連忙叮囑他報案請線上警網攔截圍捕,但他沒報案,可能在調兵遣將,叫小弟趕赴現場與他會合。」

當柳東坡沿漢口路、綏遠路,轉永興街,再轉到太原路、崇德路,距離第一次被狙擊、卡彈地點不到500公尺,他又被盯上了。這時歹徒從一人變二人,騎機車雙載,趁柳停在路口等紅燈時,對著車內的他連開好幾槍。其中一槍擊中柳的腿部、一槍則從他的肩膀射入,深及心臟、肝臟,柳當場斃命。

吳承暾落網後被判刑15年,後來棄保潛逃,4年後被捕入獄。(東森新聞提供)
吳承暾落網後被判刑15年,後來棄保潛逃,4年後被捕入獄。(東森新聞提供)

 

爭搶酒女 被毆住院月餘

警方根據目擊者供詞,調閱路口監視器,查出凶手分頭逃逸。槍手殺了柳東坡之後,轉身沿進化北路280巷,再右轉崇德路一段503巷,穿越永興街後,將行凶時穿戴的口罩、雨衣、安全帽丟棄巷內,搭計程車逃走。另名騎機車的共犯,則在同伴接應下,從太原路右轉崇德路,往進化路方向逃竄,很快二人都消失無蹤。

警方找到槍手戴的全罩式安全帽,並在上面採到一枚可疑的指紋,指紋的主人是竹聯幫青堂堂主吳承暾的弟弟吳東鴻。李松強向分局長報告:「這起命案確定教唆殺人的是吳承暾,我們可以一面監聽蒐證,一面布線抓人了。」

被柳東坡包養的官小愛(花名),曾在台中金錢豹酒店(圖)上班。
被柳東坡包養的官小愛(花名),曾在台中金錢豹酒店(圖)上班。

李松強告訴記者:「柳東坡年輕、帥氣,又多金,家裡有賢慧的老婆,從不干涉他在外面的風花雪月,很多歡場女子喜歡他,但他就是看不開,單戀一枝花,才會命喪槍下。」

原來,柳東坡雖然投資酒店、舞廳,但他不吃窩邊草,眾多紅粉知己中,最鍾愛在金錢豹酒店「金山店」上班的「官小愛」(花名)。

一名與柳交情頗深的偵查隊長告訴記者:「官小愛身材好、胸部堅挺、腿又長又直,臉蛋雖然不是多漂亮,但大眼睛眨呀眨的,很迷人。重要的是,她很有手腕,很懂得如何服侍男人。現在當阿嬤了,還是風韻猶存。」

柳東坡與竹聯幫堂主為了酒店妹爭風吃醋,釀成命案。圖非當事人。(刑事局提供)
柳東坡與竹聯幫堂主為了酒店妹爭風吃醋,釀成命案。圖非當事人。(刑事局提供)

柳東坡儘管有眾多紅粉知己,還是包養了官小愛,讓她不用上班,專心跟著自己過日子,只是這女人過慣了夜夜笙歌的生活,柳又忙,她偶爾會偷偷跟昔日恩客出去吃飯、唱歌,未必劈腿「討客兄」,其實就是寂寞難耐。但既然被包養了,這等行徑,也讓柳東坡無法忍受。

 

打爆睪丸 結下生死怨仇

外傳,柳東坡派人監控官小愛,某天,他接獲訊息,得知官小愛與竹聯幫青堂堂主吳承暾,在自由路的錢櫃KTV唱歌;柳隻身一人,開車衝到錢櫃,要把官小愛帶走,拉扯之際,英雄主義作祟的吳,仗著自己人多勢眾,要小弟把柳痛毆一頓,柳因此住院一個多月,但此事極少人知道,大家都以為柳出國了。

柳東坡在錢櫃KTV(圖)被吳承暾的小弟打成重傷,住院許久。
柳東坡在錢櫃KTV(圖)被吳承暾的小弟打成重傷,住院許久。

2003年5月25日,吳承暾帶著妻子到台中市文心南路的夜市閒逛,突然遭歹徒從後方槍擊,而且刻意對著他的下半身射,導致吳的小腸與膀胱穿孔,右側睪丸爆裂,右側大腿穿透性受傷,右側骨盆粉碎性骨折。

身為竹聯幫堂主,吳承暾也是台中黑道的一方之霸,竟被打到不能人道,更糟的是,他多次稍受碰撞就又粉碎性骨折住院。至此,吳承暾與柳東坡的生死怨仇,已經無解。

前竹聯幫青堂堂主吳承暾逛夜市時,遭槍擊下體,睪丸破裂。
前竹聯幫青堂堂主吳承暾逛夜市時,遭槍擊下體,睪丸破裂。

2004年11月10日,吳承暾與行凶的梁原魁(槍手)、蔡敦勇,以及接應的吳東鴻等人落網,一審遭判刑15年,但吳承暾棄保潛逃,4年後吳在某餐廳用餐時,被眼尖的刑事局組長(現任雲林縣警局刑警大隊大隊長)丁靖認出,會同台中警方將他緝捕歸案。

本刊調查,吳承暾現今已刑滿出獄,而官小愛在案發後不久,也在酒國中消失,徒留柳東坡墓上荒煙蔓草,遺孀一世遺恨。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新時間|2020.01.20 16:5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