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2.02 06:58

【全文】又扯女女戀 Hebe新歌被拱出櫃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出道多年的Hebe,感情生活始終蒙上一層神祕色彩。
出道多年的Hebe,感情生活始終蒙上一層神祕色彩。

S.H.E出道以來,3人的感情狀態向來受矚目,尤其Hebe田馥甄多年來更是多次被傳和同性友人過從甚密。近日她推出單曲〈懸日〉,竟在網上出現一段洋洋灑灑的文章,內容惆悵著已逝去的女女戀,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討論,網友甚至稱,這是Hebe出櫃的前奏。

Hebe的感情世界向來神祕,面對外界好奇,她總是四兩撥千金,更指現在這個世界,愛男愛女不是重點,一切順其自然,就算已是適婚年齡,她一句:「強摘的果實不會甜。」簡單點明立場。但她之前承認談了幾場戀愛,且都是在眾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她表示,感情自己談就好,無須昭告天下。

Hebe推出新單曲〈懸日〉,在KKBOX的專輯介紹裡的一段女女戀,引人好奇主人翁的真實身分。(翻攝自KKBOX)
Hebe推出新單曲〈懸日〉,在KKBOX的專輯介紹裡的一段女女戀,引人好奇主人翁的真實身分。(翻攝自KKBOX)

 

新歌介紹 遭疑將出櫃

或許就是太過撲朔迷離,再加上經常被拍到與同性友人親密出遊,讓Hebe屢被傳是愛女生的。這一次她推出新單曲〈懸日〉,還在KKBOX網站上的專輯介紹裡,分享了一段心情故事,內容寫著看到前女友交了新男友的心情點滴,句句刻骨銘心。

田馥甄人氣高,是許多廠商邀約代言的對象。(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田馥甄人氣高,是許多廠商邀約代言的對象。(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該段故事寫著:「注視著妳的唇上抹了淡淡的粉色唇膏,還是似乎只有我才察覺得到的那抹藏不住的笑意,今天的妳,不一樣了。而我還是習慣性地先調侃妳:『怎麼樣,是戀愛了嗎?』這一次,妳沒有否認,透露著久違的那種美麗和期待,不假思索地回應我的問題:『嗯嗯(很肯定的點著頭)。』接著說:『是之前認識的朋友,但現在才發現他就是我的理想型男友啊…(燦笑著)。」』話才剛到嘴邊,幾個姍姍來遲的朋友陸續推開門入座,嘈雜聲音爭相看著妳手機照片裡的他,說著祝福的話,而我沉默了半晌,調侃著妳的同時,一瞬間也像是在調侃著過去的我們。」

故事寫得精采動人,光是字裡行間所傳達出的訊息,讓網友紛紛猜測「主人翁是Hebe」「Hebe要出櫃了」以及「這是Hebe的真實故事」諸多臆測引起網路討論聲不斷,且Hebe一路以來都贊同同婚,之前同婚法過關時,Hebe就曾在臉書大讚,被懷疑是故事的主角,一點都不意外。

 

感情撲朔 屢傳女女戀

日前Hebe出席代言活動,本刊單刀直入問她,這個在網路發酵的女女戀故事是否為親身經歷?她聞言後大笑說:「沒有喔,這個故事不是我的,你們應該去問一下企劃,那是她的故事。」唱片公司也證實,這是公司企劃的個人故事,只是一時有感而寫下。

Hebe形象雖高冷,但在臉書與粉絲互動,俏皮又可愛,圈粉無數。(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Hebe形象雖高冷,但在臉書與粉絲互動,俏皮又可愛,圈粉無數。(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感情世界引人好奇,田馥甄曾承認默默談了幾場戀愛,但都是在眾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進行。(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感情世界引人好奇,田馥甄曾承認默默談了幾場戀愛,但都是在眾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進行。(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雖然Hebe否認是自己的故事,但這其實並非她第一次被粉絲討論出櫃,不管是之前被拍到與張惠妹執行經紀人鍾若涵、前華研同事廖慧呈,甚至是演唱會製作人阿膨,都因與Hebe過從甚密而染上女女戀色彩。不過出道時,她也曾與周杰倫、舞者大目傳過緋聞,完全符合她所說的「愛男愛女不是重點」。

田馥甄曾被週刊拍到與當時是助理的廖慧呈(左)過從甚密。(翻攝自《壹週刊》)
田馥甄曾被週刊拍到與當時是助理的廖慧呈(左)過從甚密。(翻攝自《壹週刊》)
出道多年,田馥甄身邊的伴從鍾若涵到阿膨,性向模糊。(翻攝自《壹週刊》)
出道多年,田馥甄身邊的伴從鍾若涵到阿膨,性向模糊。(翻攝自《壹週刊》)

而她的新歌〈懸日〉,也傳達出對愛情的放下與放不下,Hebe超然說:「與其說這是一首放不下的歌,不如說是順其自然地放下,不用太過糾結。」她去年12月,還跑去桃園追逐為期3天的「懸日」天象,想呼應自己的新歌,沒想到好不容易抽出空檔奔到桃園,最後因天候不佳而追日失敗。

S.H.E出道十八年,三人感情緊密相連,是圈內有名的閨密組合。
S.H.E出道十八年,三人感情緊密相連,是圈內有名的閨密組合。

 

長輩關心 催婚不惱怒

過年期間,Hebe也回新竹老家陪伴爸媽過年,對於身邊的長輩總會化身超級媒婆逼問:「有沒有對象啊?」一般人對此問題都相當不耐煩,但Hebe幾乎都微笑回應,認為長輩是出於關心,她說:「不是我想要就有啊,而且他們也都沒介紹給我。」

田馥甄與媽媽(右)感情好,田媽媽對女兒的感情抱持隨緣的心態,完全不逼婚。(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田馥甄與媽媽(右)感情好,田媽媽對女兒的感情抱持隨緣的心態,完全不逼婚。(翻攝自田馥甄臉書)

除了親友的關心問候,Hebe好友們也沒幫她介紹對象,她說:「我的閨密幾乎都自身難保,哪還能顧到我?」閨密有誰?她伸出一隻手細數了好友的數量,從Ella、Selina到吳青峰,卻再也講不出其他名字。

周杰倫(右)曾傳出欣賞田馥甄,因此邀約合作了〈退後〉MV,才子佳人最後仍沒有在一起。(阿爾發提供)
周杰倫(右)曾傳出欣賞田馥甄,因此邀約合作了〈退後〉MV,才子佳人最後仍沒有在一起。(阿爾發提供)
田馥甄與吳青峰(右)是很緊密的好友,兩人曾在頒獎典禮上合唱,展現絕佳默契。
田馥甄與吳青峰(右)是很緊密的好友,兩人曾在頒獎典禮上合唱,展現絕佳默契。
林俊傑(左)曾在演唱會向Hebe表達好感,傳男方過於積極,嚇退女方。(華納提供)
林俊傑(左)曾在演唱會向Hebe表達好感,傳男方過於積極,嚇退女方。(華納提供)

前年,Hebe和Selina、Ella都離開了老東家華研,並各自成立公司當起了老闆,雖沒有設定年營業額,卻也認分工作,擁超高吸金力的她,光廣告就接了7支,從隱形眼鏡、手錶到低酒精飲料,代言類別包羅萬象,加上各地商演、尾牙邀約不斷,預估2019年收入破億元。

或許是經過多年工作累積,Hebe財力雄厚,她鬆口已一年多沒看過存款簿,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存款是幾位數,平日花用大多請同事代墊,累積一段時間後,再請會計將錢匯給同事。她也透露,自己不會罵人,反而常被員工揶揄,是一個與同事沒有距離的老闆。

離開華研唱片後,田馥甄(右)自組樂來樂好工作室,與何樂唱片結盟。
離開華研唱片後,田馥甄(右)自組樂來樂好工作室,與何樂唱片結盟。

更新時間|2020.01.21 20:1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