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20.01.28 10:30

【全文】荒誕寓言 戳破不正常的習以為常——3D漫畫家小深藍

文|周文凱
連載第350話〈隨便炸〉,用寓言吐露設計師接案的心聲,是小深藍最受歡迎的篇章之一。(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連載第350話〈隨便炸〉,用寓言吐露設計師接案的心聲,是小深藍最受歡迎的篇章之一。(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2018年底,一篇名為〈隨便炸〉的網路漫畫,用鹽酥雞老闆「小深藍」與「奧客」的對話,隱喻設計師在接案時,常常會被顧客用以不合理方式砍價,道盡設計人的心聲。這篇漫畫在臉書上獲得了超過1萬2000人按讚、5000多次分享,也讓小深藍的作品逐漸被注意。不同於一般漫畫家,他的作品都是利用3D繪圖軟體創作,擅長將職場裡不正常、卻又已習以為常的遭遇,轉化為更荒誕的寓言;他要讓讀者重新意識到:奴性不要那麼強,當員工也該維護自己的權益。

去年9月,這些關於職場、工作的作品受到出版社青睞,集結成冊出版,以書名直接告訴大家《上班不如賣雞排》。但於此同時,小深藍的關懷不僅限於職場了;他開始在創作中融入時政,表達對香港反修例運動的支持,以及維護台灣主權的迫切。

接受《鏡週刊》採訪時,小深藍堅持不拍照、不露臉,也不透露確切年紀,只說自己是七年級生。「因為從一開始創造小深藍的時候,主角就是小深藍,不是畫他的人;就像大家不會知道扮演米老鼠的人到底是誰。」他想透過漫畫傳達的,是理念。「我有這樣的能力,可以讓大家知道這些事情是對的、是錯的,那我就該去做。」

小深藍一角誕生是在2016年,外型上還是有著創作人的影子。「因為那個時候我才剛自學3D,大部分都是做一些比較工業相關;那我對於(畫)人比較不上手,想說不上手的東西該怎麼練習?就拿自己做個樣子。」

翻看連載第一話,小深藍是一塊塊零件拆卸下來組裝,概念來自於小時候愛玩的組裝玩具模型;而小深藍都戴著安全帽,寓意就如同第一話的標題:「別忘了保護好自己」。

第1話的小深藍,以組裝玩具模型的樣貌誕生。(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第1話的小深藍,以組裝玩具模型的樣貌誕生。(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當初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做小深藍要幹嘛,就是慢慢畫、慢慢畫;就發現,欸,好像越來越好玩。」早期作品的故事背景都發生在職場,其實也反映出工作占了當時小深藍人生的絕大部分。「因為在上班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很討人厭的事情,所以既然畫我自己,那就把不爽的東西統統放在裡面吧!」

小深藍在粉絲專頁的自我介紹中寫道,他是「在傳統代工廠裡打滾的一介小美工」;只是這並非他最早的工作。「職場一進來,應該是從PM(專案經理)開始做,倉管加PM,就是打雜。」後來他自學做網頁,「就被凹去兼著幫忙做網站;因為有興趣、不排斥,而其他人會排斥。」

那時候的小深藍,看起來就真的很像他作品中那種奴性堅強的員工,努力去完成各項上層交辦的工作;而他也一度被指派去帶領公司內部的新創團隊,成為小主管。只是這個內部創業最後做出成果,卻反被公司終止,他一怒下決定離職;他不願意多談細節,「但那一次之後,我就不再相信任何公司制度裡面的遊戲邏輯。」

第160話〈理性溝通〉,直接批判公司長官所謂理性溝通都是虛假的,「他只是想要你永遠閉上嘴。」(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第160話〈理性溝通〉,直接批判公司長官所謂理性溝通都是虛假的,「他只是想要你永遠閉上嘴。」(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現在的他換了一家公司,主要工作是做網頁前端設計,但還是要兼著拍商業攝影,做3D繪圖、3D動畫、影像剪輯;然而對他來說這些就是工作、就是賺錢。與他相約的週五傍晚,他直接就跟公司請了兩小時假,要提前展開週末,畢竟自己的人生更重要。他也坦言,現在遇到很拚、對公司非常有向心力的人,「我其實很怕這種人,有時候我會跟他說:『你不要這樣子好不好?』」

或許,他是從這些人身上,看到了過去的自己。

畫人不畫臉 「公司文化不喜歡員工太有個性」

題外話〈色盲〉,談的是設計師被主管用空話質疑的不滿。小深藍在談職場的作品中大多不畫臉。(翻攝自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題外話〈色盲〉,談的是設計師被主管用空話質疑的不滿。小深藍在談職場的作品中大多不畫臉。(翻攝自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在小深藍的連載中,有多個不同場景切換。最早出現的辦公室,就是影射他所身處的工作環境,「大部分的劇情都是發生過的事情,只是經過了一點點的轉換。」而這些轉換是赤裸裸的批判及反諷,讓讀者看了當下大呼過癮,心有戚戚焉。

例如以影片呈現的第230話〈願者上鉤〉,老闆或主管就像在釣魚,總是以夢想為餌來引誘員工上鉤;但員工的下場是直接被加工成罐頭,努力付出卻變成資本家的利益。第224話的〈夢想〉,又直接以老闆跟員工的對話告訴大家,「夢想是接觸到社會現實後第一個放棄的東西。」而且這些故事裡的人都沒有臉孔,「比較強調的是,公司文化其實不喜歡大家太有個性;或者是相處的過程中,你看臉、看外表不準,要長時間相處下去,才會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

(影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這些直接、甚至有些殘忍的劇情,都是從小深藍腦袋中發想的,「我個性比較龜毛一點,就是一點點的小事情,就會把它無限的放大。」「其實想跟大家講的是,現實世界比你想像的殘酷很多。」小深藍也並非每次都會出現在劇情中,「因為我想讓大家知道,其實小深藍並不全是主角,而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是這個故事裡面的主角。」

設計夜市場景 凸顯奧客的不合理

另一個漫畫中的場景,是廣受讀者喜愛的夜市。故事中體驗職場百態的小深藍,在白天工作之餘決定晚上擺攤當「頭家」,在夜市裡開了「台灣最後一家鹽酥雞」。設計出夜市場景,其實是想畫自己接案工作的遭遇,「這個東西其實跟辦公室的環境不太一樣,因為辦公室你會有上層、管理層,跟一般員工的階級關係;那你在接案的時候沒有,就是直接面對客人,所以就想說有沒有什麼樣的方式,可以更有效的表達。」

隨著夜市故事展開,夜市裡的角色也越來越多,而且每個角色都有獨特的性格。像是全副武裝、把奧客當「食材」的豬血糕老闆;正義感十足、外型像是聖騎士的「超靠杯」老闆;穿著熊大玩偶裝、武器是金鋼狼爪子的糖葫蘆老闆「蘆小小」;又或是看起來邋遢、但時常可以拿出新玩意(甚至變身魔動王)的叫賣老闆。

第434話〈基本權利〉。豬血糕老闆的狼牙棒攻擊,是許多讀者最期待的一刻。(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第434話〈基本權利〉。豬血糕老闆的狼牙棒攻擊,是許多讀者最期待的一刻。(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其實每一個角色大概就一半是自己,一半是在過往遇到的一些人。」例如悶不吭聲但常有驚人之舉的豬血糕老闆,個性就很像是小深藍以前搭檔的設計,「再加一點我自己比較任性時候會做的一些事情。」

至於漫畫中還有出現一個咖啡廳,「就比較安靜,比較舒適,比較像是自己可以躲起來,安全的地方。」小深藍覺得自己容易因為一、兩句話,就會去聯想很多事情,甚至會想到睡不著;因此在咖啡廳裡的故事,「比較像是自己跟自己的心靈對話之類的。」

擔心台灣變香港 用作品傳達捍衛民主信念

小深藍的夜市系列故事持續推進,最近展開了「夜市主委選舉」;故事篇章像是〈香水巷〉〈做出選擇〉,或是主委參選人之一的「遲刻魔」,也都直接讓人聯想到時政的話題。

第475話〈斷了〉,內容題材融合了時政議題。(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第475話〈斷了〉,內容題材融合了時政議題。(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雖然主角名為「小深藍」,但作者表示這無關政治立場,主要是自己的個性比較容易憂鬱;「所以一開始的名字叫做『Little Deep Blue』,並沒有中文,就是小小的、深層的憂鬱。」只是英文較長、搜尋較不方便,在讀者的建議下,他加上了中文「小深藍」。

不過在作品中,小深藍的政治立場就非常明顯。因為家族中有228事件的受難者,所以他從小就非常厭惡當權者的欺壓。「就像小時候敬禮唱歌,我絕對不會敬禮、我絕對不會唱歌;我覺得那莫名其妙。」

「小時候我覺得印象最深的是,我跟我弟弟晚上在房間裡面玩燈會被罵,說你這樣很危險,會有人把你抓走。」小深藍解釋,「因為你在那邊開關燈的時候,人家以為你在打暗號,那時候還在戒嚴。」

長大後的小深藍雖然關心政治,但此時的台灣已是自由社會,所以他過去在作品中也並不特別去批判時政。只是在去年6月,他感覺到必須要跳出來了;原因就在於香港反修例運動的爆發。

第431話〈香水巷〉,漫畫中以「香水巷夜市」暗喻香港的情況。(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第431話〈香水巷〉,漫畫中以「香水巷夜市」暗喻香港的情況。(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也是經營小深藍的關係,會有一些香港的朋友,偶而會傳一些訊息,讓我看看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直批中國政府持續打壓香港人追求民主的行動,「就是壞的」,讓他真的看不下去。「這樣子邪惡的東西,還一直說要吃掉台灣、侵略台灣;之前沒那麼誇張,但現在愈來愈誇張。」而且台灣還有一些聲音,要與他認知的邪惡合作,「以前說我們台灣要反共,現在反而是親共,這個落差真的太大了。」

「我就是那種,就算我死,我也要跟你拚了那種人。」擔憂台灣民主被蠶食,既然能夠畫圖,他就決定要透過小深藍來發洩,也是傳達他的信念。

權力交給最有錢的人?他的構思差點變成現實

目前小深藍的漫畫連載已接近500話,他表示未來夜市會繼續擴張,也計畫會放入新場景「便利商店」。便利商店的出現,他坦言有一些商業考量;相較於夜市,在便利商店中能放置一些好玩的商品,商店門口也可以貼海報,可以上廣告。最近他在網站上發布了關東煮的3D模型影片,也已經設計了店員;「但是因為它太龐大了,東西太多、細節實在太多,所以還需要一段時間。」

第449話〈跟風開箱〉。小深藍漫畫連載將近500話,他表示夜市系列的故事還會繼續擴張。(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第449話〈跟風開箱〉。小深藍漫畫連載將近500話,他表示夜市系列的故事還會繼續擴張。(圖片來源: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另外,小深藍也希望能有機會重啟他構思許久、已經擱置一陣子的「桃太郎計畫」。這是他一年多前開始構思的虛構故事,他用3D繪圖畫了很多角色,還有逼真的槍械模型,也完成了第一話的腳本;而且故事情節還差一點就在現實中發生。「講的是財團控制政府,政府把權力交給最有錢的人。」

「郭台銘要選(總統)的時候我有點嚇到。」差一點就成功預言,小深藍卻慶幸沒有成真,「畫現實的東西就不好玩了。」雖然還不確定要用漫畫還是動畫形式呈現,但他希望「桃太郎計畫」跟小深藍的連載能同時進行;他也透露,「到某一個時間點,你會發現(兩個故事)是串在一起的。」

「桃太郎計畫」的角色設計非常細膩,小深藍表示難度很高,要花很多時間完成。(翻攝自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桃太郎計畫」的角色設計非常細膩,小深藍表示難度很高,要花很多時間完成。(翻攝自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想做的事情很多,要創作又要工作,時間好像不夠用。但這些都不是問題,對小深藍而言,「只要是畫這些東西我都覺得超快樂。」

就像他在書中最後寫給讀者的:

「人生就只有一次,別讓那些上班時狗屁倒灶的事情,影響了你的好心情;把你的生命,留給真正需要你的人事物。」

Little Deep Blue / 小深藍 作品

更新時間|2020.01.21 18: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