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2.25 06:28

【族語是回家的路2】部落耋老送的美麗名字 讓他發願當守護月亮的星星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在經費不足、硬體拮据的狀況下,馬躍(左)仍堅持去年9月開辦部落河邊教室。
在經費不足、硬體拮据的狀況下,馬躍(左)仍堅持去年9月開辦部落河邊教室。

50歲的創辦人馬躍比吼(Mayaw Biho)其實不太會說族語,他的父親是外省老兵,曾任春日國小教師,母親是阿美族人。「高中前的教育都是學習爸爸的語言文化,媽媽平常都講國語,我從小根本不理解原住民。第一次有老師鼓勵我,是在世新大學念書時遇到一個怪怪的老師(齊隆壬),他的課我都沒去上,反而是下課後約在剪接室。他說阿美族的歌很酷,『你在部落長大為什麼不拍部落的故事?』我開始往這邊發展,拍了很多阿美族的祭典儀式。」

我要讓更多孩子接受愛的教育

1998年,馬躍29歲,拍攝大學畢業作品《如是生活如是Pangcah》,講的是九十多歲的部落頭目勒嘎馬固(Lekar Makur)。馬躍跟著他上山打獵,出發前用竹子占卜,上山後看星星辨認方向。但老人家講族語,他都聽不懂,需要靠翻譯。紀錄片得獎,出國參展,「我的生命因為這樣而改變,視野變得很寬大,他們這樣鼓勵我,我是在有愛的環境長大,所以我要讓更多孩子受這樣的教育。」

馬躍多次提及勒嘎馬固,但這一次,或許是在部落裡,他哽咽了,用很慢的速度繼續說:「我跟勒嘎馬固在一起,我不會講母語他也不會罵我。他常常說:『你不要3、5個月才來看我,有時間就常常來,我隨時要進棺材,你要我唱歌我就唱歌,要我跳舞我就跳舞,要我說故事就說故事。』他不知道什麼是紀錄片,但是他讓我拍,認為這樣可以讓未來的族人知道老人家的生活。他平常不講話也不唱歌,因為唱歌會讓他想起部落美好的過去,現在年輕人都離開部落,儀式斷了怎麼辦?他平常在家裡安安靜靜做編織,做好送給人家;祭典儀式時,他坐在那裡就很有風,會嚴厲指責不對的事情,他是用生命活出文化的尊嚴。」

老師帶著學生們圍圈唱母語歌,是每天早上的固定儀式,透過歌詞讓孩子認識更多單字。
老師帶著學生們圍圈唱母語歌,是每天早上的固定儀式,透過歌詞讓孩子認識更多單字。

 

用自己的語言,學自己的文化 

勒嘎馬固像是他的第二個父親,也是他推動所有原住民運動的動力來源。勒嘎馬固給了他族語名字「馬躍」,意思是「守護月亮的星星」。30歲,馬躍沒等父親同意,拋棄漢名「彭世生」,改回族語姓名。「教育是把孩子教成美好樣式的人,過去都是被國家決定,從日本人、中國人、到台灣人,我們以前用別人的語言學習別人的文化,後來可以用別人的語言學習自己的文化,現在有沒有可能用自己的語言學習自己的文化?讓孩子在第一個階段就知道自己是誰?」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母語政策是「母語在家學就好」,充滿殖民主義的歧視。

2016年民進黨執政,總統蔡英文代表國家向原住民道歉,但緊接而來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引發爭議,馬躍在凱道抗議四百多天,在總統就職典禮上受邀表演的歌手巴奈庫穗(Panai Kusui)至今仍在二二八公園面對警察驅趕。「後來我得了帶狀皰疹,免疫力降到很低,休養3個月,一直在想下個階段要怎麼辦?」

教育是他提出的解方。儘管去年實驗教育三法修法通過,教育部公布發展原住民族教育5年中程計畫;去年第一所體制內阿美族實驗學校豐濱國小阿美族聖山Cilangasan成立,自辦以部落為主題的教育;前年《國家語言發展法》通過,保障原住民各族語言為國家語言,去年底族語認證考試人數創19年來新高,達26,546人,族語教學成為年輕人學習族語的誘因。

更新時間|2020.02.25 15: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