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20.02.25 06:28

【族語是回家的路番外篇】看到孩子用真正的母語講話,那種感動無法言語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透過族語教育,部落新生代可以從老人家身上學習自己的文化。
透過族語教育,部落新生代可以從老人家身上學習自己的文化。

「語言要是母語,靈魂才是對的,否則軀殼跟靈魂是脫開的。小孩聽不懂阿公阿嬤的話,講很奇怪的國語,老人很傷心,這不是我們的孩子了。」

東華大學民族文化學系學者巴奈母路(Panay Mulu)用「靈觀」看待語言,她除了是學者,也是部落祭師,處理神靈與靈魂的事。母語連結的自然萬物中不同儀式被呼喚出來的一百八十幾個神靈,語言就是通往靈之路的鑰匙。

她曾經是一個不屑當原住民的阿美族女孩,學西洋音樂,在教會彈鋼琴,努力跟平地人平起平坐。「可是走到天涯海角,我還是不快樂,不能忍受那種沒有靈魂的活法。」1986年她大學畢業,老師許常惠鼓勵她研究自己民族的音樂,「他不喜歡叫我林桂枝(巴奈母路的漢名),原住民被漠視、不在乎,但有人願意看你的美麗,你就會愈來愈美麗。我放棄教職,開始做田野,學語言、文化、歌舞。」

如今中生代原住民多已不會說流利母語,國家語言法保障原住民語言保存發展,族人也投入挽救族語。
如今中生代原住民多已不會說流利母語,國家語言法保障原住民語言保存發展,族人也投入挽救族語。

漢名林桂枝的女兒成長於原漢客混居的社區,母親家說日語,她努力學注音,但她很困惑。「以前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阿嬤(部落裡的祭師)會說:『你就是沒有靈魂的人。』我到底是誰?一路走來,我其實是在了解自己的靈魂、文化,語言是靈魂的窗口,沒有語言承載,文化就不見了。」

靈觀的意思,用中文解釋,大意是:每個人用靈魂的覺悟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會是自己的樣子,跟萬物的靈和諧相處。那是一種永恆的狀態。「有靈魂的人就是有愛的人,那是存在的感覺,愛的彰顯那麼永恆,所以生命不值得歡慶嗎?」她解釋喝酒、吃檳榔等文化,都是在彰顯原住民的泛靈信仰:酒是靈與靈之間的路,喝酒能更靠近;吃檳榔則是出於對檳榔神的尊敬,阿美族傳說中,檳榔神是個美男子。「為什麼阿美族說太陽是媽媽?祭典第一天晚上,男生要通宵達旦唱歌跳舞,那是重新經驗在子宮被媽媽生出來的感覺,媽媽掌管秩序、給予溫暖,等同於太陽。」

巴奈母路花了很多時間,才重新找回靈魂,活出自己。她更希望部落裡的孩子們不要經歷同樣的痛苦,因此很支持馬躍開辦部落教室的想法,也心疼這些中生代在體制內外爭取原住民權益的辛苦,「凱道抗爭時,他有次偷偷回港口部落參加豐年祭,我看他瘦成那個樣子,好心疼,把皮包的錢全部掏出來給他。我們這種有靈觀的人就是這樣嘛!」她說了重話:「小孩子是最後的種子,做不好就等著毀滅吧!」而她長年關注港口部落Tamorak共學園的孩子,「他們可以用全族語跟我對話,還有老人腔,因為他們直接跟老人互動。看到孩子用真正的母語講話,那種感動無法言語,我只能泛淚說,你們真的好棒。」

除了「自己文化自己救」,巴奈母路也體認到,就大環境而言,語言不只是原住民的問題,而是台灣人認為我們要不要存在的問題。「最大的助力反而是漢族,不管是財力或聲音,鼓勵他們往這個方向走,面對世界說這個美麗的語言。如果大家覺得可有可無,它就會消失。」

巴奈母路常說:「原住民沒有靈觀,什麼都是虛的。」最後,她說了一句話當作祝福:「Sakalemet Ita」,意思是:在靈的領域中,我們互為完整的福氣。「我們的好是你們一半的好,欣然接受,變成一體,互為完整。」

★鏡週刊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更新時間|2020.02.21 13: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