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2.03 06:28

【比分數更重要的事番外篇】鼓勵跳脫汙名化,「性教育其實最需要的是大人!」

文|黃文鉅    攝影|鄒保祥    影音|陳岳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翁麗淑認為,性教育不足的結果,就是讓性及其衍生物被汙名化,然後壓抑、排斥、避而不談、遮遮掩掩。
翁麗淑認為,性教育不足的結果,就是讓性及其衍生物被汙名化,然後壓抑、排斥、避而不談、遮遮掩掩。

翁麗淑說,性教育其實最需要的是大人。「因為如果有權力的這些大人都用汙穢或閃躲的態度在看待,那小孩就真的很無辜,因為小孩其實超好教的,有些概念一下就通了,可是大人太難了,又會用這種方式壓迫小孩,小孩手無寸鐵啊。

她曾寫過一篇文章攤牌,談台灣的性教育文化,「我就說我們到底在怕什麼,為什麼性教育是這樣?性別本來就無所不在,我不是說上了這個課我才能講性別,本來就是在我們生活上到處都有。」有一次健康教育課,教到女性的月經,翁麗淑要求所有學生,不管男生女生,回家詢問家人如何「談月經」,比如有哪些說法?為什麼很多人不敢直呼其名?月經有何禁忌?比如不敢進廟裡。整個社會文化又是怎麼看待?女生的身體,為何在社會文化裡被認為是污穢?

性教育不足的結果,就是讓性及其衍生物被汙名化,然後壓抑、排斥、避而不談、遮遮掩掩。比如大家習慣稱「那個來了」或「大姨媽」,連衛生棉也不敢講,都以「蘋果麵包」為代號。「我記得有一次我去別校宣講,有一個老師會後跑來跟我說,這是她第一次這麼成功講出『衛生棉』三個字,她說太難了。我說你有感受到什麼?她說原來自己是這樣被綁住都不知道。你就知道我們的文化是怎麼樣綑綁一個人的?它無所不在啊,性這件事就是最好綁住你的,把它加入很多羞恥感,骯髒,不可言說,然後就會彌漫在空氣裡面。」

又說:「我希望學生看到,他們只要先看到就好,也不要先抗爭,看見就是一個最好的學習。身為一個人怎麼樣更有尊嚴地活下去,就是看到這個文化怎麼綑綁他們,就夠了,等到他們將來有力量起來的時候,自然就會去對抗。」

「像我的學生他們喜歡讀的言情小說裡面,最常講到的一種情節,是總裁喜歡上工廠小妹,然後怎麼樣去壁咚,讓小妹又愛又怕,就是典型那種女人要很嬌羞,大男人要有一點點權力強勢…我每次舉例都會說,這種總裁早就涉及性騷擾了,我會告他,學生就說,人家不是真的說不,她很喜歡他怎樣怎樣。我說你們要學會喜歡就說喜歡好嗎,說不就是不,否則當你有一天說不要的時候人家還是會覺得你要,你就沒有辦法了。」

「說要就是要,很大方的喜歡誰,勇敢去承認,追求當然不是等著男生來追,你當然可以追求你的幸福啊,有什麼不好?台下有女生就問說,被拒絕怎麼辦?奇怪,男生就不怕被拒絕喔?如果妳有這種同理心,那有一天當妳要拒絕別人的時候,可不可以學著溫柔一點,這樣就夠了!我們用這種方式一問一答,他們會談他們想像中的世界,我再把他們想像世界的需求告訴他們,就這樣啊,我很難說拿一個課本,上面怎麼寫,然後說把重點劃下來。」

「他們雖然才五年級,可是在媒體或這個世界已經接收到很多資訊,過程當中他們建立了某一種價值觀出來,我必須看到這個價值觀不對勁的地方,某一些我覺得需要他們再多想一點,多觀照自己一點,而不要那麼自然就跟著走,如果沒有培養出這種能力,以後還會再遇到很多難題耶,就會被原有這種框架限制住,很多悲劇都是這樣產生的。」

比如,談戀愛分手了,為什麼會去殺人或自殺?這終究是個難題。「因為他會覺得被傷害了,被否定了,痛苦是多麼巨大,他也否定了自己,也覺得為什麼你可以這樣對我,所以殺人或自殺這樣子,情感這麼美好的東西,怎麼會演變成這種樣態?如果從小就可以看到情感的本質,而不只是從羅曼史小說偶像劇,或他從爸媽那邊聽到或社會教他的規矩,他可以多一點思索,批判能力夠的話,很多東西會自己長出來。所以我不太會一直跟學生講怎麼樣才是對的,怎麼樣才是好的,而是多提供各種可能。」

更新時間|2020.02.02 13: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