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20.02.02 22:28

【惡童褻女屍3】有鞋印有唾液無法緝凶 8年後「小」證據反成破案關鍵

文|孫曜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女老師吳曉蕙到學校的地下停車場洗車,不幸遇上死劫。(東森新聞提供)
女老師吳曉蕙到學校的地下停車場洗車,不幸遇上死劫。(東森新聞提供)

震驚社會的國小老師吳曉蕙命案發生後,警方雖在現場有採到鞋印、唾液等跡證,但案情卻始終陷入膠著,連其父親吳振吉擔任內湖分局長期間也未能有所突破。最後卻因當年存檔的幾枚「小」證據讓偵破全案露出曙光。

警方在鞋印採集失敗後,指紋成為關鍵,當時刑事警察局也前來支援,並在車上採集到多枚指紋,經比對其他老師的指紋後,也都一一排除,最後僅剩在面紙盒採到的2至3枚指紋,以及在左後車窗上的掌紋沒有比對出來。

由於這些指紋和掌紋比較小,似乎不是大人的,當時警方認為應該是吳曉蕙曾載過的學生或其他小朋友所留下,因為政府沒有建立未成年人的指紋檔案,所以無從比對起,只能存檔。但誰也沒有想到,這些指紋及掌紋竟成為日後破案的關鍵。

小凶手犯案後原本想駕駛死者的車逃走,但因不知如何開鐵捲門,最後棄車離開。圖為警方現場蒐證畫面。(東森新聞提供)
小凶手犯案後原本想駕駛死者的車逃走,但因不知如何開鐵捲門,最後棄車離開。圖為警方現場蒐證畫面。(東森新聞提供)

謝松善說,當時在遺體及覆蓋大體的被單上,曾發現毛髮,因當時警方還沒有DNA比對技術,加上採到的毛髮條件不好,最後也沒有比對出任何結果。

此外,法醫在吳曉蕙的下體也採集到一些分泌物,經鑑識分析,發現不是男性精液,而是唾液。謝松善表示,如果要強姦,為何留下的不是精液而是唾液?讓很多辦案人員想不通,這個謎團直到後來破案才解開。

謝松善告訴本刊,2002年父親節前夕,他正在開車,突然從收音機聽到新聞快報,說吳曉蕙命案偵破了,他嚇了一跳,想說這個案子躺了8年,到底是怎麼破案的?仔細一聽是刑事局偵破,於是打電話到刑事局詢問。

原來當年在車上面紙盒採到的小指紋、車窗採到的小掌紋,就是凶手留下的,沒人想到這起震驚社會的大案,竟然是小孩子所犯下。

更新時間|2020.02.03 02: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