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2.07 06:23

【中國防疫如何失靈(下)】中國社會監視系統在防疫期間的運用 可能帶來「始料未及的後果」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凸顯北京的公衛治理危機。(網路截圖:CDC US)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凸顯北京的公衛治理危機。(網路截圖:CDC US)

黃嚴忠認為,新型冠狀病毒爆發之初,民眾缺乏資訊而錯失了遏制疫情的黃金時間。後續的一些處理失當,以致必須祭出封城等激烈手段。他認為北京的威權體制,本身正是疫情的問題之一。

與SARS防疫的差異

黃嚴忠說,在SARS期間,中共領導者主要是受到衛生官員的誤導而誤判問題的嚴重性。當時衛生部長一再宣稱SARS可控可防,到中國旅行安全無虞。

而這一次隱匿疫情則要從兩個方面來看。一個是地方向上層回報時隱匿資訊。黃嚴忠說他並不確定中央領導是在何時接到訊息。有可能是在1月16日之後,因為他們在1月18日才派了中國研究冠狀病毒最權威的鍾南山到武漢了解情況。

另外一方面是政府對大眾告知訊息的部分。顯然官方並沒有做到即時而正確的訊息公布。

黃嚴忠認為,從SARS到武漢肺炎,疫情隱匿都和威權體制有關。因為你只向你最直接的上級官員負責,而不必向因你的決策而受到影響的人民負責。自然官員有動機不把真相說出來,因為這樣可以讓自己好看一些。武漢的官員隱匿消息,是因為他們知道有糟糕的事情已經發生了,這會破壞他們兩場會議的政治氣氛。一旦洩漏了真相,會影響到中國的經濟、觀光,以及政治和社會的穩定,因此乾脆選擇自欺欺人。

封城的考量和效應

如今為了控制疫情,北京採取激烈的手段,包括規模前所未見的封城決定,受影響人數目前已超過5000萬。黃嚴忠認為,封城可能是在鍾南山的建議下,北京官方倉促中做出的決定。鍾南山在了解到病毒傳播的速度之後,知道必須採取非常手段來抑制病毒的擴散,而封城是唯一的選擇。

黃嚴忠說,從中國社群媒體的氣氛來看,中國大部分民眾,不管是在武漢或是以外地區,都同意封城的措施。他們認為阻止病毒擴散是必須而且重要的。即使這會涉及到侵害人權,違反公民自由,以及對武漢人的歧視等問題,一般中國人還是會接受。因為他們認為控制病毒是最重要的,即使這代表必須犧牲一些權利。

中國監控系統對防疫是否發揮作用

黃嚴忠提到中國的社會監控系統在這次的防疫被普遍使用,例如你過去一個月如果曾外出旅行,你只需出示車票或機票號碼,監控系統可告訴你,是否有確診的病患跟你搭同班火車或飛機。

不過他最擔心這個監視系統可能帶來「始料未及的後果」。例如來自武漢的人,基本上現在成了「不受歡迎人物」,無法訂到飯店房間。HIV帶原的人,受到封城措施和交通限制,可能無法買到需要的藥。也有病患因叫不到救護車、無法到醫院就醫而自殺的案例。

黃嚴忠也提到,和一開始的情況相較起來,如今官方的統計數字已經接近真實的情況,特別是在中國以外的地區是如此。不過,他對武漢的實際情況則不是那麼有信心。有許多人出現症狀卻沒有醫院可收容。他認為武漢目前整個醫療體系的承載已經超過負荷。

參考資料:Vox,New York Times

更新時間|2020.02.06 13: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