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20.02.14 10:55

【生意經】一人食 「泰」好賺 Coco Brother椰兄

文|邱莞仁    攝影|吳貞慧    影音|吳明曄
許博勳以泰國當地小吃椰子冰淇淋起家,在台北擁有4家泰式餐廳。(椰子冰淇淋,130元/份)
許博勳以泰國當地小吃椰子冰淇淋起家,在台北擁有4家泰式餐廳。(椰子冰淇淋,130元/份)

從夜市攤車到擁有4家泰式餐廳,35歲的許博勳,只花了4年時間。

因考研究所失利,打亂人生規劃,許博勳曾登陸成為年薪破百萬的台幹,卻在日夜交際應酬下,健康亮紅燈。2015年他前往泰國學習製作椰子冰淇淋,隔年回台在夜市擺攤起家,後又切入1人份的泰式定食市場。曾經1天慘到只賣85元的他,如今已滾出5千萬元年營收。

許博勳緩緩地將椰奶倒入鍋中加熱,再依序加入椰子水、砂糖,「一般做冰淇淋只要把東西加一加倒進機器,打起來就是冰淇淋,我會先把椰奶加熱,讓它變得更香。」他拿著大杓子攪拌,隨著白色液體逐漸升溫滾燙,空氣中滿布濃郁甜香。

「我用的是泰國香水椰子,有一股很特別的芋頭香氣。」開業邁入第4年,店內的招牌椰子冰淇淋仍由許博勳親力親為,「從泰國引進椰子冰用料一定要純正,沒有原汁原味,我覺得就算失敗。」

許博勳(左)曾到宜蘭烏石港邊擺攤,裸上身露出人魚線賣冰的照片曾在網路爆紅。(許博勳提供)
許博勳(左)曾到宜蘭烏石港邊擺攤,裸上身露出人魚線賣冰的照片曾在網路爆紅。(許博勳提供)

 

創業4年 年收5千萬

今年35歲的許博勳,5年前隻身前往泰國,學習製作椰子冰淇淋。隔年回台,他從夜市擺攤起家,後又跨入泰式餐飲,目前已是3家連鎖泰式餐廳、一家泰式餐酒館的老闆,年營收破5千萬元。

好奇店名為何叫「Coco Brother椰兄」?「台灣男生互稱兄弟,東南亞人看到我都叫brother、brother…」皮膚黝黑、輪廓深邃的許博勳搞笑地說:「可能我也長得像泰國人吧?」

許博勳以天然檸檬汁取代椒麻雞醬中的醋和醬油,雞肉吃來沒有死鹹味。(220元/份)
許博勳以天然檸檬汁取代椒麻雞醬中的醋和醬油,雞肉吃來沒有死鹹味。(220元/份)
許博勳某日突發奇想將打拋豬當作餡料包成餃子,推出「打拋豬冰花煎餃」。(220元/份)
許博勳某日突發奇想將打拋豬當作餡料包成餃子,推出「打拋豬冰花煎餃」。(220元/份)

許博勳大學念的是淡江化工,陰錯陽差踏上創業路,其實是因考研究所失利,「我的目標只有台、清、交、成,沒想到都沒考上。」升學挫敗打亂人生規劃,他一度當起室內設計公司學徒,2008年在朋友邀約下,前往廣東工廠當工程師。

「剛去中國時,會覺得什麼都很新鮮。」許博勳回憶,「那時我經常陪客人應酬到凌晨2、3點,隔天一樣早上7點要上班。」翻出當台幹時的照片,許博勳因長期作息不正常加上喝酒,壓力大到不停落髮,前額禿了一塊,和現在帥氣的模樣相差甚遠,「我整個人走鐘,胖到70多公斤。」

 

赴泰學冰 拋偶包擺攤

2013年許博勳動念回台,但過去在大陸的百萬年薪,回台後卻得對折再對折,因而動起創業念頭。在太太吳冠臻鼓勵下,他想起過去出差泰國時吃到的椰子冰淇淋,「當地把椰奶、椰子水跟牛奶做成冰淇淋放在椰子殼裡,我第一次吃覺得怎麼這麼好吃!但台灣沒有,我就決定要引進。」

許博勳(左)料理打拋豬不用現成調味醬,以大量番茄、九層塔與魚露提出香氣,太太吳冠臻(右)是他創業路上的最佳助手。
許博勳(左)料理打拋豬不用現成調味醬,以大量番茄、九層塔與魚露提出香氣,太太吳冠臻(右)是他創業路上的最佳助手。

2015年底,經朋友介紹,許博勳認識了在泰國賣椰子冰淇淋的師傅,他飛到泰國學做法,隔年回台後,考量租金壓力,先在新北市三重三和夜市擺攤,「我把摩托車接上加長型鐵架放冰桶…以前我很有偶像包袱,我的車怎麼能像路上阿伯的車一樣接鐵架?可是創業初期,只能用省錢的方式做。」

在乍暖還寒的3月開幕,當天還碰上寒流,但他自有一套哲學,「一開始我的技術沒那麼純熟、設備也不到位,可以邊做邊調整,等到7、8月天氣正熱,就是打仗的時候。」

「以前在夜市,我最大的勁敵就是賣炒冰的,但我在夜市做了快一年,沒人可以模仿我。」許博勳分析,因為椰子冰不添加乳化劑與安定劑,容易因溫度改變而導致冰淇淋油水分離,成為技術門檻。

創業邁入第4年,許博勳製作店內的招牌椰子冰淇淋,仍不假他人之手。
創業邁入第4年,許博勳製作店內的招牌椰子冰淇淋,仍不假他人之手。

 

夫唱婦隨 推輕食踩雷

到了夏天旺季,許博勳一天能賺進5、6千元,可惜台北多雨,「夜市只要一下雨就沒人,曾經一個月開張不到10天,到後來你會覺得怎麼做得那麼辛苦,還賺不到錢?那時就有開店的念頭。」

開店除了想改變看天吃飯的無奈,更想獲得家人認可。「剛創業時,我爸說,這樣一球一球挖,是要挖到什麼時候?岳父也說我都30歲了,怎麼還這麼異想天開,不去找個工作好好做?」提起太太,許博勳有些不捨,「她以前在當護理師,下班後還是會來幫我,隔天又要早起上班。如果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

「吵架時,只要想到他要一個人收攤到半夜,很可憐,我就又跑去看他。」自嘲是愛到卡慘死的吳冠臻,說起早年擺夜市的辛苦,忍不住嘆氣,「但如果做不下去,我們都有一技之長,再回去上班就好啦。」

單人份的泰式定食切中市場需求,許博勳陸續在北市南京復興捷運站、內湖等上班族密集的精華地段開店。
單人份的泰式定食切中市場需求,許博勳陸續在北市南京復興捷運站、內湖等上班族密集的精華地段開店。

2016年底,許博勳在台北市中山捷運站附近開店,因想做甜品、輕食,又到泰國學習打拋豬等泰式家常菜,將打拋豬當成餡料夾進吐司,但市場定位錯誤,最慘一天營業額僅85元,「客人不會想在中午吃吐司,磨到後面不行了,才開始賣飯。」

 

轉戰定食 速展4家店

採訪這天,完成冰淇淋製作後,許博勳開始料理打拋豬。「我前陣子收到的負評,都說太辣。」他不用現成的打拋醬,一邊翻動鍋鏟,一面撒下大量的番茄、九層塔與魚露提出香氣,「如果要改良成不辣的打拋豬,就不道地了。」許博勳還在廚房裡擺了3款精密度不同的秤,「東西差幾克味道都有差,只要一不對,我就是打掉。」

香辣下飯的打拋豬套餐,深受上班族喜愛。(220元/份)
香辣下飯的打拋豬套餐,深受上班族喜愛。(220元/份)

工作之餘,許博勳常拉著吳冠臻到處試吃。他發現,在台灣吃泰國菜幾乎都是合菜形式,「2個人吃3道菜就是極限了,所以我想做一個人也可以吃的泰菜。」他研發泰式定食,主餐選項有打拋豬、椒麻雞、檸檬香茅火鍋等,配菜則有涼拌青木瓜絲、泰式酸辣湯。一人份的泰式定食切中市場需求,許博勳大膽搶進南京復興捷運站、內湖等精華地段開店。

從夜市攤販到4家店老闆,許博勳仍每週窩在廚房研發餐點,去年將打拋豬當餡料做成餃子,推出「打拋豬冰花煎餃」,已是招牌料理。展店腳步衝得快,「很多人都跟我說『不要衝、要穩』,但假設今天你要走過一座很危險的獨木橋,已經有20個人掉下橋,何不說我小心一點,我會是成功過橋的人?」

 

顧客這麼說:泰式湯頭滋味不錯

台北市呂小姐
台北市呂小姐

我在附近上班,台北一個人的泰式簡餐蠻少的,感覺很特別,今天點的是檸檬香茅火鍋,火鍋湯頭蠻不錯。

更新時間|2020.02.13 12: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