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20.02.21 06:58

【心內話】離港213天

文|曾芷筠    攝影|鄒保祥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May是7月1日反送中運動抗爭者衝進立法會後第一批流亡來台的港人之一,在親友支援下過著有限度的生活。
May是7月1日反送中運動抗爭者衝進立法會後第一批流亡來台的港人之一,在親友支援下過著有限度的生活。

反送中運動開始,我每天都在街頭擔任急救員。晚上睡在路邊,整隻腳被蚊子叮到紅腫,一聽到有人叫「first aid」(急救)馬上跳起來,穿起裝備物資到處跑。後來我在灣仔警署附近被警察圍捕,身分證被登記、拍下全身特徵。7月1日抗爭者衝進立法會,隔天一個保釋出來的急救員說,在警署裡看到很多我們的清晰照片。當天我決定先離開香港避一避,只帶了一個背包、幾件衣服,跟堂哥借一點錢,7月3日凌晨5點的飛機逃到台灣。

從那天起我用手機計時,到受訪這天已離港213天了。原以為過陣子狀況比較好就可以回去,但警暴愈來愈嚴重,有女生被強暴,有夥伴被抓後轉做汙點證人,家人也勸我不要回去。我爸媽離婚,我是姑媽姑丈帶大的,他們說寧可來台灣看我,也不想去監獄探視我。他們來台北,帶衣服、日用品、香港的蝦片薯片給我。在一起的那幾天,我們都表現出像旅遊一樣開心的模樣,去夜市吃東西,去風景區玩,只想留下美好回憶。家人出關後我才躲回房間哭,回到一個人的生活。

每天睜開眼睛都沒事做,非常消磨心智。為省錢,吃飯就吃滷肉飯、便利商店關東煮,好想念煲仔飯、餐蛋麵、凍檸茶,但有時去茶餐廳反而不敢點,怕味道跟香港不一樣。有三次我已經買了機票想回香港,終究沒有。我會對著牆壁說話,心情不好時去夜市玩射娃娃紓壓,晚上抱著贏來的皮卡丘、柴犬娃娃比較好入睡,或是賣掉賺點生活費。我們多少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夥伴整天把自己鎖在房間,我會夢到自己被速龍小隊追,被按在地上打,嚇醒才發現自己在台灣。

來台一個月後,我剪掉留了3年的長髮,想辦法自我訓練體能,在手臂刺了被爆眼少女急救員的圖案,也刺了「I will never surrender」(我絕不投降)幾個字,皮膚的痛楚提醒我不忘初衷。我也在社區弄了一面連儂牆,很多台灣人去留言,看到就會提升意志力。

我在香港是個咖啡調酒師,只是一個small potato(無名小卒),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會放棄香港的一切,人生從零開始。但我變成熟了,以前我愛玩樂,花錢凶,現在我很少出門,靠有限的金錢活下去,也更珍惜跟家人每一次相處的時光。

幾個月前,我收養了2隻流浪狗,其中一隻7個月大的狗關節移位、營養不良,我自己省著吃,但會買很多營養品給牠。我常一個人跟狗說話、陪牠們玩,很高興牠們不再流浪了。不像我定居台灣,但感覺還是在流浪,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回香港。

May,25歲,新北市,咖啡師

更新時間|2020.02.12 12: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