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20.02.21 18:19

【台灣名店】賣出狠腳色 Footer

文|楊筠    攝影|林育緯    影音|梁莉苓
35歲的黃立忠是市場擺攤賣襪子出身,7年前轉做電商,創立自有品牌。年賣百萬雙除臭機能襪,去年營收1.72億元。
35歲的黃立忠是市場擺攤賣襪子出身,7年前轉做電商,創立自有品牌。年賣百萬雙除臭機能襪,去年營收1.72億元。

從菜市場擺攤起家,婆婆媽媽口中的賣襪阿弟仔黃立忠,從小不愛讀書卻也不怕吃苦,開著貨卡穿梭各大市場勤奮賣襪,「最高紀錄1天賣30萬元。」

靠擺攤累積出一桶金,7年前黃立忠在友人建議下轉做電商,只賣單價最貴的除臭襪。憑著想做有續航力事業的信念,什麼都不懂的他,以過人的抗壓力,一頭栽進電商世界,並自創品牌Footer。

黃立忠邊做邊學,強化品質與包裝,砸重金做廣告行銷,從1天只接到10雙襪訂單,到年賣百萬雙;去年也進入實體連鎖通路,已有上千個銷售據點。白手起家的他,要打通線上線下任督二脈,繼續擴建品牌王國。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許多公司行號取消春酒,黃立忠少了一些應酬。他稍顯放鬆,卻又擔心沒了拓展人脈的機會;身為Footer品牌創辦人,他現階段自我設定的工作日常,除了管好金流,最重要的就是必須帶回資源,而不少資源是在飯局中促成的。

Footer有專業的襪子設計團隊,而黃立忠(後)說自己的功能就是管好金流跟帶回資源。
Footer有專業的襪子設計團隊,而黃立忠(後)說自己的功能就是管好金流跟帶回資源。

送襪攬客 穿了就知道

「好比去年,在一場飯局認識了棒協的人,飯局結束,我遞上名片,跟對方說如果需要贊助,錢是沒有,襪子我一堆……」於是他談成了中華職棒明星賽聯名款的運動機能襪。

每回應酬,他都會送上自家襪子,「有些社團主委老人家,襪子都穿便宜的,突然換上我們這種LV等級,都說你家襪子怎麼那麼厲害?我說,是您平常穿太差。」黃立忠總是大方送人試穿,他覺得抑菌報告、認證都是冷冰冰的,只有親身體驗過,才會一試成主顧。「我都跟他們說,腳還是要好好愛護。」

由左至右:中職明星賽聯名船短襪、中職明星賽聯名機能襪、中職台灣犬聯名機能襪。(580元/雙)(Footer提供)
由左至右:中職明星賽聯名船短襪、中職明星賽聯名機能襪、中職台灣犬聯名機能襪。(580元/雙)(Footer提供)

Footer的除臭機能襪,強調抑菌技術及符合人體工學的編織法,「一般的竹炭除臭襪是跟尼龍紗混合,我們是將抑菌奈米混合在100%純棉紗裡,吸汗性更好,穿起來也舒適。」他邊說邊拉起牛仔褲、露出襪頭給我們看,他自己就是自家品牌擁護者。

照理說,除臭襪算是小眾商品,Footer卻可以年賣百萬雙起跳,去年營收1.72億元,市占第一。彰化社頭是製襪重鎮,負責幫黃立忠安排代工廠的旭聖旺實業吳尚蘴說:「旺季的時候,社頭有5、6家代工廠同時在幫他趕工。阿忠很顧品質,都要用最好的機器,比很多國外品牌還龜毛!」

2019年7月Footer與中職合作,成為明星賽指定用襪。(Footer提供)
2019年7月Footer與中職合作,成為明星賽指定用襪。(Footer提供)

白手起家 從小會賺錢

很多人以為今年才35歲的黃立忠是製襪廠二代,只是繼承家族事業罷了,他笑說,自己真正是白手起家,而且是從小苦過來的。「我媽以前在新店成衣廠做刺繡工人,我爸開計程車,本來家境就不太好。我爸又愛賭愛喝,比如他常常賺了2瓶高粱酒的錢,下班就買2瓶酒回家喝。我心想,你喝飽喝爽了,我們都不用吃飯就對了!」

黃立忠小學三年級時,父母就離婚,媽媽帶著他和2個姊姊到宜蘭娘家展開新生活,「我不愛讀書,但很會打工賺錢,小六就會騎腳踏車去幾公里外的工廠,做那種拿鐵棍把鬆緊帶穿進褲頭的手工,我穿的速度很快,穿到手掌都受傷,但賺了好幾千元。」

他會接觸襪子則跟姊夫有關。「我姊夫家裡曾經是製襪廠,做絲襪的,後來倒閉了。姊夫改做襪子批發。」黃立忠高中就曾跟著媽媽拿姊夫的貨,到宜蘭火車站旁擺路邊攤賣襪子。「我看到跟我媽差不多年紀的,我都叫媽。那時就滿會賣的。」退伍後,黃立忠姊夫的襪子批發生意已經做到一定規模,他先被找去看管倉庫,後來有次幫忙代班去菜市場擺攤,結果賣出興趣來。

「凌晨3、4點,我被趕鴨子上架拎著四大袋的貨出門,燈、桌子都忘了帶。後來乾脆摸黑就地把袋子打開,在地上攤開賣。我就大喊是百貨公司清倉貨,結果一個上午4大袋幾乎全部賣光,賺了5萬多元。」

黃立忠(左)與代工廠窗口吳尚蘴(右)討論新款襪子。他極要求襪子品質,指定用義大利或日本的機器製襪。
黃立忠(左)與代工廠窗口吳尚蘴(右)討論新款襪子。他極要求襪子品質,指定用義大利或日本的機器製襪。

市場叫賣 現生意頭腦

黃立忠後來正式加入姊夫的批發團隊,開始市場人生,「在菜市場人家看到我都叫我賣襪阿弟仔。菜市場跟路邊攤是完全不同的,菜市場那一整條有多少攤子跟你競爭,你10元1雙的襪子要賣到民國哪年?你要會跟婆婆媽媽互動,還要從中知道她們的喜好。」黃立忠說,他就有辦法讓本來要買一雙的變買5雙,買10雙的變買2打。

「我們後來租很大的1樓空間做跳樓大拍賣,你以前看到掛一堆紙板寫清倉、慘賠的特賣會,只要是賣襪子、內搭褲的,幾乎都是我姊夫團隊在賣。我們生意超好,賣的襪子有長有短,有泡泡襪也有船型襪。但我發現最常被偷的就是除臭襪,因為它單價最高,又掛在旁邊,還有1盞燈照著展示。」黃立忠姊夫批來的除臭襪,其實也跟黃立忠有關。

「我記得學生時候,有一次姊夫從上游那邊拿了一款有日本抑菌紗的除臭衣來賣,我隨口說,如果是除臭襪不是更好,有腳臭問題的人很多吧…」黃立忠自爆學生時期就頗受腳臭困擾,「我以前是運動員,練過划船跟舉重,活動量太大,我腳超臭。每次去同學家,脫了鞋都是先衝去洗腳。」沒想到過了一陣子,姊夫就拿了10雙混了抑菌紗的除臭襪回來給他試穿,說是上游廠商找代工廠開發出來試賣的。

少年黃立忠可能沒想過,自己多年後會在市場賣襪,後來甚至以除臭襪創業。「我靠擺攤存了第一桶金,25歲就買房子了。那時候很累,可是賺滿多錢,都是靠檳榔、保力達B提神。只要想到可以摸到現金,就會拚下去。」黃立忠那時已經結婚,老婆也常陪他一起去擺攤。

黃立忠退伍後就在菜市場擺攤,存出第一桶金。(Footer提供)
黃立忠退伍後就在菜市場擺攤,存出第一桶金。(Footer提供)

進軍電商 延長續航力

一次他去台東找友人喝酒,朋友建議他何不轉做電商、二人合作賣除臭襪。黃立忠說,他其實一直想做個有續航力的生意,「什麼叫續航力?我今天擺攤摸現金,沒錯很棒,但我出門才有錢賺,不出門沒錢賺。那可不可以我睡覺也有錢賺?跟朋友喝酒,也有人在幫我賣襪子!」

朋友一句話,觸動了黃立忠埋在心裡的想法,他決定轉做電商。「什麼是電商?我根本沒概念,我當時只知道奇摩拍賣,反正就網路購物吧。」他拿了11萬元,匆匆找人做了個網站,「就是那種公版網站,沒有太多功能。」

從零開始的黃立忠連網站要取名都不知道,「網頁設計師說台灣有英文品牌迷思,我們想了半天,我們做襪子跟腳有關,那就叫Footer好了,中文就叫步行の人。」他邊講邊從櫃子裡翻出Footer第一代的產品包裝:「你看,步行的人,穿了就不行了!」他自己笑出聲。

黃立忠(左)一手創立自己的襪子王國,帶年輕團隊打出市占率第一的成績。
黃立忠(左)一手創立自己的襪子王國,帶年輕團隊打出市占率第一的成績。

先做再說 邊賣邊改良

2013年,網站正式上線,辦公室就是黃立忠家,員工就是他跟老婆還有友人3個。「我記得網站註冊當天,就有第一筆訂單,是在高雄,他買了10雙。但那是那天的唯一一筆。」回憶創業初期,黃立忠覺得自己根本是奇葩。「什麼都不懂,我連跟黑貓談寄貨都不會,我根本沒有量,也不知道未來在哪?但就這樣做了,然後一切慢慢演變出來的。」

一開始他就賣姊夫上游廠的公版除臭襪,第2年他下決心經營品牌,跟代工廠談改良配方,做獨家黃金比例的抑菌除臭襪,「除臭襪的技術大同小異,就是看線紗的比例。怎樣的比例、織法舒服又耐穿。」產品雖一直升級,但他發現他的網站就好像在田中央蓋了一棟別墅,「你不宣傳,沒人知道有別墅,誰會去找你的網站?」他開始宣傳做引流。「剛開始沒人相信Footer。不好推,你今天砸10萬元的廣告費,大概有9萬9,000元都是沉下去的,沒有轉成訂單。」他說前2年,都一直在賠。

入冬之後就算是襪子的旺季,黃立忠說光是去年12月的出貨量,就有25萬雙。
入冬之後就算是襪子的旺季,黃立忠說光是去年12月的出貨量,就有25萬雙。

「我賠了起碼400萬元以上,營業額根本軋不過去,我就一直出錢、一直出錢,等於說我菜市場賺的錢差不多都賠光了…」黃立忠也曾經想放棄,「你會覺得當初為什麼要做電商,為什麼要自創品牌?我菜市場好好做一個月2、30萬元,穩穩地過不是很好?」

除了除臭機能,Footer也注重花色。低筒船型襪則有特別設計,不易滑落。(由左至右:三色混搭船短襪、民族風格船短襪、日式榻榻米薄襪,280元/雙)
除了除臭機能,Footer也注重花色。低筒船型襪則有特別設計,不易滑落。(由左至右:三色混搭船短襪、民族風格船短襪、日式榻榻米薄襪,280元/雙)

「我賠了起碼400萬元以上,營業額根本軋不過去,我就一直出錢、一直出錢,等於說我菜市場賺的錢差不多都賠光了…」黃立忠也曾經想放棄,「你會覺得當初為什麼要做電商,為什麼要自創品牌?我菜市場好好做一個月2、30萬元,穩穩地過不是很好?」

讓黃立忠轉念的,是一個原料廠的老大哥,「他說一個品牌能不能存活,要給它5年的時間。撐過這5年,真的做不起來再說。」黃立忠決定硬撐下去,不只繼續從品質、包裝下手優化,後來也做登山、運動等機能襪,「以前只有長襪、短襪2種,後來開發很多種。」並開始找部落客配合,也競價關鍵字、聯播網提高曝光率,慢慢帶動銷售。

但黃立忠也做過錯誤的決策。「前2年我冠名電視節目,花了快2,000萬元吧,但完全是無效的。無效的原因還是跟自己有關,因為我當時沒有什麼實體通路,愛看八點檔的媽媽們,看到我的襪子,想去買也沒地方買,網路她們也不太會用。」2,000萬元等於丟入大海。

為突顯品牌價值,黃立忠還開模製造Footer專用的襪夾。
為突顯品牌價值,黃立忠還開模製造Footer專用的襪夾。

鞏固品牌 拓銷售據點

黃立忠抗壓性強,決策失敗,並未讓他退縮。「很多人說,你不是電商嗎?幹嘛做傳統廣告?我以前是電商沒錯,但我現在要做的是品牌端,我線上線下都要打通!」去年他再度花大錢冠名,「這次不只冠名,我還置入,而且我請電視台幫我介紹通路。」他打進連鎖藥局及家樂福等賣場,花半年時間拓展了上千個銷售據點。

位於新板誠品的店面,是Footer第一家直營櫃位。(Footer提供)
位於新板誠品的店面,是Footer第一家直營櫃位。(Footer提供)

「找對代言人也很重要,那時候我們找黃鐙輝挑戰襪子連穿7天不臭,他拍戲空檔就會直播叫大家聞,襪子上都有簽名證明沒換過,後來有記者好奇他在幹嘛,就報導了,整個流量就上來了。」本來Footer網站業績差不多是20萬元,當晚忽然跳到40幾萬元,「然後就一路飆,我還以為駭客入侵哩,隔天就飆到破百萬…」

Footer成立7年,已賣超過700萬雙襪子,這2年開始賺錢了,黃立忠卻一直在思考轉型,「除臭襪就跟感冒藥一樣,沒有症狀,沒有腳臭你是不會去碰的。所以我會慢慢把除臭二字拿掉,就講護足機能,希望感覺上更大眾化一點。」除了襪子,Footer也有護足鞋墊、機能內褲等產品。

黃立忠苦思轉型,除了襪子,也生產其他產品,圖為核心足弓機能鞋墊。(580元/雙)
黃立忠苦思轉型,除了襪子,也生產其他產品,圖為核心足弓機能鞋墊。(580元/雙)

「還有更妙的產品快要上市……」開著X7休旅車,黃立忠載我們從社頭回台北,一路聊著他的最新想法。忽然他指著前方貨卡頗有感觸地說:「我以前就是開那種車到處去擺攤。」賣襪阿弟仔也許從未想過有今天,卻真正是靠著做中學,一點一滴拚出自己的品牌王國。

顧客這麼說:透氣好穿無異味

黃小姐 台北

在朋友的推薦下,開始穿Footer,因為老公每天在外奔波,腳底常起水泡,脫襪子後更可怕,味道讓人不敢領教;換了Footer後,老公說襪子夠厚卻又很透氣,非常好穿,腳也沒有什麼異味了。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