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謬信殺人可改運 隨機挑目標 殘暴凶嫌栽在記者手中

文|孫曜樟    攝影|賴智揚    繪圖|米承鹤、王聖光
黃富康假意租屋看房,卻在浴室持鐵鎚、番刀殘殺簡姓房東。(圖為示意畫面)

2009年3月9日中午,時任台北市警局刑事鑑識中心主任的謝松善接獲通報,得知士林德行東路一處民宅發生命案,立即帶隊趕往現場蒐證。

簡姓房東在準備出租的房屋內,慘遭凶手殺害。(東森新聞提供)

身中多刀 死狀悽慘

謝松善說,死者簡姓房東身中多刀,渾身是血,倒臥在浴缸中,面目全非,脖子幾乎被砍斷,牆上、地板也到處是噴濺的血跡,死狀極為悽慘。環視其他房間以及客廳,謝松善發現還有一些慢速滴流的血跡,由於死者被害的第一現場在浴室,因此推斷凶手應該也受了傷。

正當謝松善還在思考凶手到底是什麼人?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竟以如此凶殘的手法殺死簡男時,手機突然響起,通知他簡男的住家也發生凶殺案。

黃富康自稱仿效日本漫畫中「殺人改運」的情節犯案。(東森新聞提供)

謝松善隨即調派人力前往現場,身受重傷的簡妻和遭砍傷的兒子,已被趕來的救護車送醫急救,鑑識人員在簡家的浴室、客廳,同樣看到砍殺過後噴濺的血跡,以及慢速滴流的血痕。謝松善當時研判,凶手可能是熟人,才會先殺了簡姓房東,再去殺他的家人。

沒想到警方詢問受傷的簡姓房東之子,得到的答案竟是:「到家裡砍人的凶手,是一名完全不認識的陌生男子。」不知凶手是誰,偵辦難度提高,但就在警方苦惱之際,卻因種種巧合,使得全案在4個小時內便宣告偵破。

凶手從租屋網抄錄十多名房東姓名、電話,準備犯案,猶如死亡名單。(翻攝畫面)

謝松善回憶,本案的凶手黃富康家住南投,原本從事水電工作,賺了錢就拿去投資,不料卻被騙600多萬元,還欠下100多萬元債務,因此失去鬥志,工作也不做了,整天流連在網咖和漫畫出租店。

某天,黃富康看了一部日本暴力漫畫,竟深信書中「殺人可以改運」的情節,於是仿效漫畫、擬定殺人計畫。黃知道殺人不能在大街上,要在密室殺人才不容易被抓,因此上網搜尋哥哥家、台北士林附近的租屋資訊,抄下十多名房東的電話及地址,接著帶了番刀、鐵鎚、防狼噴霧劑和衣物,北上到哥哥家借住。

假藉看屋 狠殺房東

謝松善說,案發當天上午,黃富康先將防狼噴霧劑、鐵鎚、番刀及1件上衣放入背包,然後騙哥哥說要去找工作,再騎著哥哥的機車,到附近的公共電話亭,拿出那張「死亡名單」,從第一個房東的電話開始打起。

前3個房東因房子已出租、看屋時間喬不攏、電話無人接聽,逃過一劫,第4個簡姓房東就沒有這麼幸運,電話通了,雙方約好早上10點看屋。

黃富康用番刀砍殺無辜的簡姓房東一家人。(翻攝畫面)

當簡姓房東帶著黃富康進入準備出租的房屋時,黃先假意寒喧,卸除簡的防備之心,隨後簡帶著黃逐一查看屋況,就在2人進入浴室時,黃突然拿出防狼噴霧劑,往簡的眼睛噴,接著再拿鐵鎚狠擊簡的後腦。

簡姓房東慘叫一聲,倒進浴缸,黃再拿出預藏的番刀,瘋狂地朝簡男砍殺,直到對方斷氣為止。黃在行凶的過程中,也因為用力過猛,不慎傷及自己的虎口,血跡才會留在現場。

犯案後黃先在現場清洗身上及番刀的血跡,並換下染血的衣服,接著翻看簡姓房東皮夾內的證件,記下簡男的住家地址,隨後拿了簡身上的鑰匙,將大門鎖好,才下樓騎機車離去。

黃富康行凶時用力過猛、手部受傷,他在二度到新光醫院就診時被捕。

二度行凶 從容離開

由於虎口受傷,黃先到新光醫院急診室治療,他向醫師謊稱,不小心遭電纜刀割傷。待醫師縫合其傷口、包紮完畢後,黃竟變態地認為,簡姓房東的家人也該死,於是轉往簡的住家,按了門鈴,說是早上看房子的房客,然後騙簡妻說,簡男請他到家裡簽約,簡妻不疑有他,打開大門讓黃上樓。

黃富康走進簡家後,隨口與簡妻說了幾句客套話,接著藉口借廁所,然後向簡妻謊稱浴室漏水,當簡妻進入浴室查看時,黃突然拿出鐵鎚,朝簡妻重擊。

簡姓房東的妻子捨身阻擋凶手,才讓兒子有機會逃離現場。(圖為示意畫面)

簡妻遭受突如其來的攻擊,大喊一聲,她的兒子立刻從房內衝出查看,並上前阻擋、反制,結果也遭黃富康持番刀砍傷。由於身材高壯的黃富康堵在門口,母子倆無處可逃,最後簡母衝上前抱住黃的腿,打算犧牲自己,才讓兒子有機會逃出家門。

簡姓房東的兒子(紅圈處)負傷從家中逃下樓,對外求救。(翻攝畫面)

渾身是血的簡姓房東之子大喊救命,立刻引起鄰居注意,黃富康見狀,竟又再拿番刀往簡母身上補了幾刀,才從容下樓騎車離開,這時現場還沒有人知道凶手是誰,為了救人,好心的鄰居立刻通報119,救護車緊急將簡家母子送往新光醫院急救。

記者攔阻 難逃法網

黃富康二度行凶後,才剛縫合、包紥好的傷口因為用力過猛又繃開,回到哥哥家時,問他為何受傷,他支支吾吾說不清楚,哥哥只好押著他到新光醫院求診。

急診室醫師一見到黃富康就問他,為何早上才來包紮傷口,現在又繃開?醫師的這番話,正好被一名接到消息趕到急診室守候,準備採訪簡家母子的記者聽到,引發了記者的好奇心,而院方看到黃的傷口是刀傷,也暗中報了警。

黃富康(箭頭處)犯案之後,從容地騎哥哥的機車離開。(翻攝畫面)

正當黃富康結束治療、準備離去時,警車剛好趕到急診室外,記者第一時間攔下警車,告訴警方:「這個人有問題,很可能是今天凶案的嫌犯!」員警一聽,立刻將黃攔下、拔槍要他跪下,直接問他:「你到底做了什麼?人是不是你殺的?」

沒想到黃富康立即回答:「人是我殺的,我就是想要殺人!」不僅坦承砍殺簡姓母子,也供稱殺死簡姓房東,經過警方初步偵訊,很快就被帶回現場進行模擬。謝松善說,當時他曾上前問黃,究竟有何深仇大恨,要殺對方全家?黃竟回說:「我和房東不認識,也沒有深仇大恨,但耳邊就是有個聲音叫我要殺人。」

黃富康(中)犯案後不到4小時,就被警方逮捕到案。(東森新聞提供)

這起震驚社會的台灣首件隨機殺人案,因各種巧合4個小時就宣告偵破,黃富康最終被判處死刑定讞,為自己荒謬的殺人改運罪行付出代價。

更新時間|2020.02.16 07:2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